爱而不朽——读《柏拉图文艺对话录·会饮篇》

SylviaAlice
2011-12-14 看过

        阿里斯托芬说:“我说全体人类都只有一条幸福之路,就是实现爱情,找到恰好和自己配合的爱人,总之,回原到人的本来性格”。在此之前,他讲述了一个非常神奇的人类神话:从前人的形体是一个圆团,每人有四只手四只脚,头上有两副面孔……这样的人总共有三类,男人、女人、阴阳人。因为人类触怒了神,神把人截成两半,所以我们每人只是人的一半,一种合起来才见全体的符。每个人都常在希求自己的另一半,那块可以和他吻合的符。于是他认为因为我们本来是完整的,对于那种完整的希冀和追求就是所谓爱情。
        我相信这个是我听说的最好的爱情的神话由来,不是被丘比特一箭穿心,更不是被月老红线牵引,只因我们曾经是一个人,现在我们就要找回被神劈开的另一半,回到最初的自己。然而我也明白,即使爱情的源头如此奇妙,我仍然无法相信这个就是爱情的真谛。
        一如斐德若所言,爱神助人就善避恶,有道德的作用;尊敬爱神的人须全心全意,不惜牺牲性命,才达到爱情的最高理想。再如跑塞尼阿斯所说,爱神不只一种,应颂扬的是“天上爱神”而非“人间的爱神”,是心灵的爱而非肉体的爱;一切行为自身无所谓美丑,美丑因“做的方式”好坏而定,爱也是如此。此后在阿伽通那里,爱神得到了世间最尊贵的赞美:“人世间的和平,海洋上的风平浪静,狂风的安息,以及一切苦痛的甜睡”。爱神是集世间之大美与大善于一生的存在。
        于是我不由涌起对无上真爱之向往,努力要抓住它,将这份桃花源一般的美好握于掌心。无奈它却是肥皂泡那样,五光十色,但一触即破。正如《歌剧魅影》中,我无法不相信克莉丝汀不爱魅影,她以为魅影是她父亲派给她的音乐天使,她以为魅影像天使那般拥有皎洁的光辉。然而她见到的是一副丑陋的面庞以及处于地底黑暗之处的他的居所。理所当然的她把身心投向了自己拥有显赫权势地位的青梅竹马的怀抱,她和魅影心灵交汇的爱情脆弱无比,恍如幻影。
        所以我知道,一切关于爱情的光鲜表象都不是它的本质,它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也正如爱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丽。
        苏格拉底说:“一个人既然爱一件东西,就还没有那件东西;他想它,就是想现在有它,或是将来永久有它。”爱必有对象,爱情的对象是美的,故而美就是爱情所缺乏的,还没有得到的。既然爱神缺乏美,所以她不美。不过爱神并非单单是不美的存在,美善同一,所以爱神也不是善的。爱情那层绚烂的外衣终于被慢慢脱下。
        听闻过女巫第俄提玛对于苏格拉底的教诲,我们也就明白了爱神介乎美丑、善恶,有知与无知。神与人之间的一种精灵,是丰富和贫乏的统一,总之,就是一个哲学家。她和我们少数人有着共同性,而非高高在上的神灵,甚至可以说是她是我们之间的一员。
        明晰爱神的真实身份之后,对于爱情的本质也更为深刻。爱情其实就是想凡是美的善的永远归自己所有的那一个欲望,爱情的目的是在美的对象中传播种子,凭它孕育生殖,达到凡人所能享有的不朽。
        爱必然是我们要达到不朽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我们人类的寿命何其短暂,不过光转几十年,也因此自古帝王多爱寻找长生不老灵药。我们在时间的冲刷下,从稚嫩到衰老,几乎是片刻的变化。很快便尘归尘、土归土。仿佛风中的裸岩,当最后它被千百年的风雨销毁得只余下泥土时,谁还能记得它昔日的形貌?它无疑被放逐在过去,永远被遗忘,永远地腐朽着。如果我们没有了爱神,我们便会同这裸岩一道,在过去腐烂殆尽。是故可朽者尽量设法追求不朽。达到不朽的唯一方法便只凭着生殖。
        我和第俄提玛有着一致的观点:“我们通常以为每一个动物在它的一生中前后只同是一个东西。”但这个其实是不成立的,因为我们始终处于变化中。“可是他虽然始终用同一个名字,在性格上他在任何一个时刻里都不是他原来那个人。他继续不断地在变成新人,也继续不断地在让原来那个人死灭。”如此即使无法得到永生,依凭着生殖以后一代接替前一代,以新的接替旧的。新的个体必然与原有者相类似,所以可朽者得以不朽。
        在第俄提玛的观点中,生殖力分为身体与心灵两方面。身体方面的爱的方式便是求生育子女,得到名字的久传,得到无穷的后世,以此令自己得以不朽。心灵方面的爱的方式便是创造,心灵孕育的东西就是思想智慧以及其他心灵的美质。一切诗人以及各行技艺中的发明人都属于这类生殖者,他们孕育了巴黎圣母院,他们孕育了诗三百,他们孕育了悠扬的歌谣……这一类的人,只有他碰见一个美好高尚而资禀优异的心灵才会五体投地去爱慕着。因其有着这样一个爱的对象,他自小便孕育着的心灵生殖能力带给他丰富的思想,而他们之间生育的子女比寻常肉体子女更美更长寿。他们的许多子女至今仍活在我们的生活中,他们是最最成功地获得了不朽的能力。
        我无法忍受分辨不清爱情之种种,我不愿意因为爱情而变得迷狂。爱神的存在是让人们更为幸福地去求知。人生而具有一半兽性一半神性,因为爱神的缘故让人们拼命地淡化自己的兽性,逐步向神靠近。神是世上唯一不朽的存在,接近神性,也就让我们更为接近不朽这一人生终极。
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文艺对话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艺对话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