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传 李鸿章传 8.9分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

竹光侍
2011-12-14 看过

近日看到史学新秀雪珥先生在《中国经营报》上连载的《李鸿章谈心专栏》,为“裱糊匠”翻案辩解之意跃然纸上。遂想起梁启超先生对李鸿章的持平之论: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李鸿章传》第一句话——“天下唯庸人无咎无誉”,如界碑准星,定下了全书不偏不倚的基调。 据梁启超自云,《李鸿章传》夹叙夹议、褒贬昭然的风格创自太史公,史记伯夷、屈原、刺客、货殖列传皆属此类。只是后世史家囿于学识,不敢在沿袭这等考验功力的文体,传、年谱、形状等都只是纪事而已,作者只好恶论断不见踪迹,即便有,也只能稍稍附于篇末而已。 梁任公之所以敢上溯两千年,直追太史公遗风,无疑是源于对自身学识的沛然自信。纵观全传,其对当今群雄环伺、国事强撑的时局洞若观火,对中国政治沿袭、西方历史兴衰、东西方历史掌故、人物形状了然在胸、信手拈来,有此识见垫肚,才能将李鸿章置于历史时空的坐标轴上,看出其在中国历史、世界舞台上的位置。 诚如梁启超所言:李鸿章乃时势所造之英雄,而非造时势的英雄。清朝开国200年来,咸丰之前,将相要职皆无汉人立足之地。正是因为强敌威逼、内乱蜂起,而暮气沉沉、荒淫骄横的满旗子弟溃不能挡,不堪大用,才给了李鸿章等汉人重臣趁势而起、力挽狂澜的机会。故而,李鸿章的前半生怀才郁抑,抚髀蹉跎,而一旦天平天国因清军怠慢迅速坐大,启用曾国藩的湘民团练,“随赞曾军数年”的李鸿章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淮军以8000人起于上海三区,在刘铭传、常松林、程学启等一帮得力干将的戮力同心之下,在英国“常胜军”的左膀右臂之下,解松江之围,牵制敌势,入浙江、克苏州,与浙江之左宗棠军联络贯通,对金陵成东围之势。其后金陵城破,论功行赏,李鸿章头角峥嵘开始展露。知行知止的曾国藩在平乱功成后激流勇退,然随西捻之警得以解除,山东、河北等地的东捻之乱横行乡间、烧杀掳掠,甚至一度逼近京师,剿捻大任落于李鸿章肩上。在曾国藩平捻方略的指导下,不出一年,东捻之乱水消火灭。 兵家时代之李鸿章一路高歌、顺风顺水。洋务时代、外交时代之李鸿章却为他挣得了一世骂名,至今日犹绵绵不绝。 李鸿章为洋务运动之领袖固无可疑,其之所以热衷洋务,领风气之先,与见“常胜军”长枪短炮、见列强船坚炮利大有干系,深知中国兵力平内乱有余,御外侮不足。举凡其所办至商务,无非军事、商务两类。海陆军事,是气生平心血全力以赴之事业,自以为大有把握,在奏折之中颇为自信:“臣练军简器,十余年于兹,徒以经费太绌,不能尽行其志,然临敌因应,尚不至以孤注贻君父忧。”然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日一战李鸿章引以为豪的艨艟楼舰在日军的坚甲重炮之下仿佛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几乎全军覆没,淮军苦战数年挣得的名声一旦之间扫地以尽。 洋务家之李鸿章大梦骤破,开始了左支右绌、缝缝补补的外交家生涯。他的外交策略一曰:衅不自我始。二曰:合纵连横。甲午之战就源自于李鸿章在朝鲜问题的一再退让、外交失策,交战之时,又下令“精神全在守局而不在战局”、贻误战机,直至不可收拾。签订马关条约之时,李鸿章据理力争,寸步不肯稍让,即便在遇刺重伤之后依然舍命为国争权。 面对列强的争相抢滩、各据地盘,李鸿章似乎寄望于战国时代“合纵联合”的外交韬略,在中法之战中,欲借英德之手牵制法国;中日之战,则乞援英俄对日掣肘;待到德国强占胶州半岛,又求告于英法使馆门下。然而,往往前门拒狼、后门迎虎,为列强围猎中国提供趁虚之机而已。中俄密约就是三国还辽之后俄国的狮子大开口,乃李鸿章在太后谕旨下雨俄国秘密签订,瞒天过海,甚至皇帝都被蒙在鼓中。中俄密约亦是各国划分势力范围之滥觞,李鸿章也因为触动众怒、背负卖国之名,断送了外交生涯,贬谪为两广总督。然而,安闲未及一年,大清政局风云突变,义和团民意汹涌、八国联军攻陷京城,两宫仓皇出逃,李鸿章临危受命,复拜议和全权大臣,主持和议,只能拖着78岁残躯仓促应招,议和未定即心力不支、溘然逝去。 “不学无术,不敢破格,是其所短也,不避劳苦,不畏谤言,是其所长也。”虽然与满朝峨冠傅带、摇唇鼓舌、指天画地的空谈误国者相比,李鸿章力排众议兴办洋务,在国内可称得上数一数二的有为之人。在与列强周旋之时,他也是朝廷唯一拿得出手的人物,在国际舞台上风光无两,使国外观者有“以一人而敌一国”的感慨。然而,身处闭关锁国的“酱缸”之中,四处漏风的“纸屋子”里,他也只能鞠躬尽瘁尽力延续国祚,小修小葺、缝缝补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已,时势如此,他无胆识、魄力跳脱出来。所以,与德日英法等过雄才大略、大展拳脚的政治家相比,李鸿章都远远不及。慧眼如炬的日本人看的明白:“彼可谓支那人之代表人也。彼纯然如凉血类动物,支那人之性也,彼其事大主义,支那人之性也,其容忍力之强,支那人之性也,其硬脑硬面皮,支那人之性也,其词令巧妙,支那人之性也,其狡狯有城府,支部人之性也,其自信自大,支那人之性也。” 近年来,持盈保泰的曾国藩行情看涨,其自保锋芒的处世哲学受到世人追捧。然而,我却最欣赏李鸿章身上的不避万难、血气方刚。丧权辱国的历史罪人总要有人担当,其他保守名节的人都畏而远之,手持道德大棒以待出头之人。只有李鸿章将一生清誉抛之脑后,一次又一次揽下这最脏最累的伙计,流弹、叫骂皆能坦然受之。“无论若何大难,皆挺然以一身当之,未曾有畏难退避之色。”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李鸿章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鸿章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