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之刃》——摇摆的正义

唐小钰
2011-12-13 看过
  日剧《怨屋本铺》里有类似的剧情。
  一对夫妻被三个未成年人在地下停车场绑架了。他们先是暴打男人,然后威胁女人做出各种猥亵动作不然就杀掉男人,最后强暴了女人还把她吊死了。对于这样的三个禽兽,男人却知道因为《少年法》的缘故很可能不能得到严惩,所以他找到怨屋,终于让三个人因为彼此怀疑而自相残杀而死。
  在女人的坟前,男人对怨屋说,她是好人。这是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起过的事。
  那究竟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在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所以的事情都是没有定数的。一个外面的好人可能是一个回家打妻子的暴徒,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可能是个孝顺父母的好儿女。我们不能如同上学做判断题一样单纯的以一个人的行为判断他的好坏,所以,道德和法律不能永远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作为青少年,本着人性本善的原则,所有国家的法律几乎都有所宽容。因为人生是有很多变数的,不能因为曾经的错事就全盘否定这个人。但很多时候,人性的阴暗面总是过早的呈现在这些孩子身上。他们的脑中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人生观,他们的人生信条就是“过把瘾就死”,他们怕麻烦,宁可杀死一个人也不愿意承担做错的责任。那么这个时候,为青少年设置的“再来一次”的机会究竟有没有用,能不能真的救赎他们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彷徨之刃》的少年题材也是争论了很久的“老瓶装新酒”的问题,这样的少年究竟应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少年究竟应不应该和成年在刑罚上一视同仁?他们没有法律意识,头脑中还幼稚的认为一切的行为都可以被原谅,行动上却已经开始如成年人般邪恶暴力,判定这样一群人的行为,显然不是简单的法律条文就可以解决的。
  在去年,日本首次判处了未成年少年死刑。那次的事件中,男子因为不甘被甩愤而杀了女友姐姐和她的朋友。这是日本恢复陪审团制度后首个死刑判决,理由是“被告没有充分意识到案件的严重性。他重新做人的可能性极低,而年龄不是决定是否执行死刑的最关键性因素。”司法是不断改进的,但这个的改革总要伴随着无数冤魂的离世,这之中有多少如长峰这样的家庭的牺牲,颇有“一将功成万骨枯”之感。

  至于《彷徨之刃》中长峰先生的行为,我们也很难界定他是不是绝对的正义,但在内心深处,我也希望他可以手刃仇人成功,因为那样失去亲人的痛苦,即使不必亲身体验,我也可以理解。记得之前“车祸事故频发”的时候,有朋友问我,如果是我的亲人出了事,要给我多少钱我能接受。我说多少钱我都不接受,就是要他死,因为再给我什么,这个亲人也回不来了。
  所以我理解长峰先生,甚至有些佩服他。因为我给小骑士讲这个事情,他的第一个问题是“长峰为什么不把指纹擦掉伪装起来”。我想,他并不把自己流离在司法之外,他给警官写信说等报仇成功,自会自首。这说明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管动机如何,其本质也是故意杀人,他愿意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只为为女报仇。
这和那几个少年犯有极大的不同,这也就是成熟所要付出的惨痛的代价吧。
  这样的行为并不是绝对的正义,但是正义,和法律一样,从来就不是一沉不变的。我不是圣母,很难理解无论内心怎么纠葛,却压抑着怒火因为法律的判决而选择高风亮节的人,真是遗憾。
32 有用
1 没用
彷徨之刃 彷徨之刃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彷徨之刃的更多书评

推荐彷徨之刃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