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的地方

水妞路人丁
2011-12-09 看过
       之前有幸和爸爸一起去山西阳城的郭峪村,看望在那里调研的静姐姐和王鑫以及他们的领队宫老师。也顺道一起参观了黄城村的皇城相府和郭峪村。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陕西的文物在地下,山西的文物在地上。大意是说,陕西的地下宝藏多,很多王侯将相的墓群是我们这个时代保护的对象。山西的古建筑非常的丰富,例如说保护下来的平遥古城。我对这一点一直持怀疑态度,因为每次回老家,爷爷奶奶住的村子老宅子大都拆掉建了毫无特色的新宅子,村头的魁星楼越来越黑越来越旧,当年搭建的气派的新戏台还拆了我家一孔窑,在那间屋子里有数不清的我和太奶奶的回忆。
    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那次郭峪村的旅行让我终于相信了山西的文物在地上这句话。郭峪村比爷爷奶奶的村子看起来大气许多,这是一个有城墙的村子。这里的城墙不仅可以防御还可以居住,三层依次抬高的城墙里是一户一户的城窑,增大了居住的面积又满足了防御功能,不得不赞叹劳动人民的智慧啊。村子里的每个院子的门楼看起来都好像很熟悉,好像爷爷奶奶的村落那样,可是每家的影壁又精致了很多,每一个院子,虽小却有好像藏起来

...
显示全文
       之前有幸和爸爸一起去山西阳城的郭峪村,看望在那里调研的静姐姐和王鑫以及他们的领队宫老师。也顺道一起参观了黄城村的皇城相府和郭峪村。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陕西的文物在地下,山西的文物在地上。大意是说,陕西的地下宝藏多,很多王侯将相的墓群是我们这个时代保护的对象。山西的古建筑非常的丰富,例如说保护下来的平遥古城。我对这一点一直持怀疑态度,因为每次回老家,爷爷奶奶住的村子老宅子大都拆掉建了毫无特色的新宅子,村头的魁星楼越来越黑越来越旧,当年搭建的气派的新戏台还拆了我家一孔窑,在那间屋子里有数不清的我和太奶奶的回忆。
    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那次郭峪村的旅行让我终于相信了山西的文物在地上这句话。郭峪村比爷爷奶奶的村子看起来大气许多,这是一个有城墙的村子。这里的城墙不仅可以防御还可以居住,三层依次抬高的城墙里是一户一户的城窑,增大了居住的面积又满足了防御功能,不得不赞叹劳动人民的智慧啊。村子里的每个院子的门楼看起来都好像很熟悉,好像爷爷奶奶的村落那样,可是每家的影壁又精致了很多,每一个院子,虽小却有好像藏起来的故事,需要你细细品味。
    郭峪村不只有多功能城墙,还有着古代高层的豫楼,在那个年代文人的社会地位最高,商人的社会地位最低,而这个豫楼的设计者主持建设者却是当时村子里的王姓大商人。豫楼高8层,木构架砖混结构,每层都有瞭望的洞口,层层之间用木质楼梯相连接,每层都有卫生间。相传,战乱时期的豫楼可以容纳全村几百号人住在里面。地下一楼的灶房和仓库,同时还连着地道,通往全村另外的几个出口。
    郭峪村旁边的黄城村是清初非常有名的陈廷敬的家族居住的地方,比起郭峪村更大气了,依山而建,视野开阔。明显的带有了几分官府气味。并且其中的园林设计也更加的精致美观。处处体现着一代名臣的风范。
    在这一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同样也是出了很多文人,有一家几代为官的,也有同辈几个兄弟一同高中的,我好奇这个神奇的地方为什么可以孕育如此之多的文人儒官。是不是物质文明到了一定的巅峰时,精神文明也因此一样的发达了呢?
       粗略的翻完了这一本书,在后记中读到作者们研究郭峪村的起因。村里有志的村干部们早以认识到郭峪村的文化价值,不遗余力的保护着村子里的现有面貌,对前去调查研究的学者认真接待,还专程到北京,克服重重阻力邀请许多学界年岁已高的学者去郭峪村调查研究,确定郭峪村的历史价值。也正因为这些努力,终于在2002年左右邀请到了一队清华大学的调研人员,也最终确定了郭峪村的保护价值,为我国历史保护村镇留下了一笔丰富的财富。
    一个村子从居民点慢慢演变,经过历史的洗礼,一砖一瓦的建设起来,逃脱战争的伤害,从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中保留到今天,又经过无数有志之士的努力,和现代文明抗争保留本来的样子,最终从一个无名的小村落成为代表地方文化特色的旅游景点,这一个过程中隐含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饱含了多少汗水泪水,多少心血,都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我们国家还有很多这样的村落,有些已经在现代文明的影响下渐渐的面目全非了,有些只剩下了星星点点历史的记忆。保护的力度不到位,经费不够,当地的领导、居民思想上未能重视,法律上未有严格的界定,更多的是文物的历史价值未被发现、肯定,等等很多很多原因让我们还有更多的事情更急迫的事情去做。
    我很庆幸我的研究生方向选了一个我比较感兴趣的方向。我希望未来的2年半,我没有荒废,而是真的能为这些看不到的地方做些什么。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郭峪村-中国古村落系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