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在本格派与社会派交界处的土屋隆夫

1984
2011-12-08 看过
很遗憾,直到土屋老师辞世近一个月之后我才开始拜读起他的第一部作品。土屋老师的书很特别,倘若允许,我想将其描述为是踩在本格派与社会派的交界线上。社会,是指其对于人物内心的雕琢,以及细腻的人文关怀;本格,则是指其对于诡计的探索。
先论诡计。本书中所采用的诡计看似朴实无华,没有标准本格中形形色色的机关,密室亦或暴雪山庄云云。完完全全的采用日常化布局与设定,但绝不缺少惊艳,也绝不会带给读者以沉闷质感,反倒会带给如笔者这样读惯了本格新本格之类的读者以一缕清新之感。
再论社会。如果说《圣女的救济》塑造了一名经典的“圣女”形象,那么可以说这部《危险的童话》中塑造了一名贞女的典型形象。不靠轰轰烈烈的实际,不靠浮夸的辞藻,只靠那一次半自白的杀人行为。没有过多的心理独白,单靠事件的叙述就将这一人物的特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为了丈夫的名誉,即使选择死亡也不愿被捕而被警察被世人挖掘出对丈夫不利的更深的真相,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直到写下留在这人世间的最后文字之时,也要将所以对丈夫名誉有影响的事实捂得严严实实。
然而,她是一名好妻子,却绝不会是一名好母亲。无论孩子的父亲是谁,她都是孩子的亲生母亲。然而,她却将孩子视为了自己罪恶行为的一部分,用那浪漫的童话将孩子变成了自己罪恶行为的帮凶。倘若,当孩子长大,当她了解了当年的这一切。她又将会如何看待的母亲,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她杀死了属于自己女儿的一部分幸福。
这就是社会派推理,是属于弱势者的悲剧——就如同本书中的女主人公一样。他们用自己柔弱的双手,采用着法律所不允许的方法,去挑战去击碎那将自己置于不幸之境地的黑暗,去找寻幸福——即使采用的方法是抢夺。而书外的我们更像是个旁观者——我们总是愿意欣赏这悲剧之美,即使自己在生活中已被与这类似的东西强暴了数次。我们观看,我们唏嘘,我们悲叹,我们在书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我们却没有一点办法,等待着有人将我们的故事写成书,然后唏嘘我们,悲叹我们,然后他们在我们身上也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想逃避,却又恋恋不舍,痛并快乐的享受这一切,妄图在书中寻找一种未来,一种可能,一种逃脱的出路。
抱歉,不小心动情了。现在言归正传。这本书笔者给了四星——因为一处难以接受的情节。难道两个人小时候的照片相似就可以妄自推断两个人有很近的血缘关系吗?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危險的童話的更多书评

推荐危險的童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