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村的三部证明

桑田巫
2011-11-23 看过
       推理小说看得多了,就觉得很多的情节和人物开始在脑袋里打结,各个侦探也开始跨案追凶,古典推理里的文字游戏,我记得游戏规则,却不清楚谁和谁参与,闲来无事,学校图书馆里两大书架上尽是推理,信手翻了几本,好像重新拾掇线索,再去还原一个个扑朔迷离。

     日本那一块东野奎吾的占了大半,还有很多零散的推理名篇,最扎眼地搁着的还是森村诚一的,《野性的证明》,《人性的证明》,《青春的证明》,排了一排,书脊最破的一排,不由感慨良多。日系推理里,如果没有看过森村的《三部证明》,估计也算得上“阅尽推理也枉然”了吧,在经历过很多事情之后,更觉得作者的社会意识和推理头脑令人惊喜地杂糅在一起,成了一幅幅日本社会的人间推理剧。

      《野性》、《人性》的情节不输于玩头脑游戏的古典推理,甚至有一种俳句般的优雅笔调,一幕幕逼近真实,日本的历史和社会面貌似乎都得到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深化,斑斑驳驳的血迹,控诉着罪恶,曲曲折折的推理思路,展现了人性。《青春》甚至已经属于推理的边缘,一恍惚你都不觉得是身陷在两场命案,而是反思战争和责任的某种情绪一直绕着,无法排遣……单凭这些独特的推理气质,森村诚一的小说,是我看过的推理小说中,最不会被混淆于其他的一个支系,叫我迷醉于那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状态。

       巧合,真的是巧合,我再不会在别的地方看到如此的巧合!每一部《证明》读完,都不由得拍着大腿感慨,这才是戏,这才是不真实,然而换句话说,生活本来又有多少真实呢?只需要稍稍想到当下的“人间喜剧”,巧合算什么,背常理人伦的事情都有,巧合算什么,至少小说的巧合里,有那么一点人性能给我安慰,这是现实生活里,少有的温暖,所以我强迫症又犯了起来,强迫自己无视这之中故意编排的生硬感,和对情节的故意弱化,最后伦敦的老兵是否想起来自己曾经去过日本,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是么。

        也许我还是有点矫情,三部证明里的诗或者歌,作为引子,像是标记一样,《草帽诗》如果用平假片假读起来,是不是会有那么一丝母亲的体香呢?我一直困扰这个问题,就像那个澳门的女孩,唱《七子之歌》的时候,我的的确确特想拥抱我妈一把。《人性的证明》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凶手与被害人的联系,从小说开始决然想不到,最后的结果也不是有什么摆在桌面上,可以冷笑地看着凶手惶惶然伏法,而是最难得的——人性,是结局的必要条件,也可以是非必要非充分条件。森村拿捏得很好,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给了我们一个惊艳的结尾。听说,《人性》被拍成了电影,有时间一定要找来看看。

        《野性的证明》建构显然更加宏大,杀人动机从一开始就显得不可思议:竟要杀害一个村子的人。结局有点哭笑不得,尽管与我的猜测暗合,但是其实真相并未如我们想象一样发展,戛然而止的时候,我尚未从故事里及时抽身,愣了又愣。值得嘉奖的作者对社会描写的勇气,对大场丝毫不加偏袒的指责,使得小说背后的作者其人,令我钦佩和欣喜,有着纂书人特有的责任感,读他的书,也会像小时候跟在长辈的屁股后面逛街,对长辈的话,我向来深信不疑,不知道这样好是不好。环环相扣,没有关系的两个案子,穿插得甚好,像一盘荤素搭配到营养刚好一样,特别实在。

        《青春的证明》,虽然我觉得这题目起得有点怪,不那么服服帖帖,也许是对当年二战时期的零星回忆,使得推理显得过于琐屑,反而有一种喧宾夺主的感觉,到最后,我反正已经不关心凶手是谁谁,只想知道,发生战争,爱情,分手,在经历人事,岁月,婚姻,责任之后,究竟能否得善终的问题上面,还有也许是我太懒,我觉得“红死龟”有打酱油的嫌疑,而且这名字起得既不英姿飒爽,也不骇人听闻,而是有点猥琐地可笑。

        推理什么的太累,累也还是要推理,多么无奈却难以放弃的乐趣!读罢三部证明,才真明白,人性野性青春什么的都是浮云,推理才谓真理。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人性的证明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的证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