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摘录】

董泽宇
2011-11-21 看过
【分居】

人在睡眠的时候,呼出的气体多不干净,分居可避免交叉感染。

【爱情】

结婚以后,他常给妻子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对这本书,他的评价是:一部教男人如何

生活得快乐的指南。小说里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个男人有3个情妇,每个都在外边干活,

男人过得像皇帝一样,而3个女人则拼命挣钱,为的只是晚上能受到君主的临幸。

才女甲,说话尖刻,比如“男人有两种,一种坏,一种要伺候,没有好男人这一说”。我

听了就很是如雷贯耳。才女甲说话总这个套路,好用短句,像打嗝一样。又比如她引用法

国人加缪的话:“爱有两种,一是燃烧,一是存在,但二者不能共存”,我听了又是如雷

贯耳,回家就翻加缪的书,想查出确切的出处,结果没查到。便再去问人家才女,才女甲

告诉我,这是她从亦舒小说中看到的,接着便向我推荐亦舒的小说。

我有一个朋友,我们都叫他“徐大哥”,他谈恋爱的时候经常要求女友跟他上床,他对她

们说:“怎么能等到结婚呢,你不跟我做爱,你怎么能了解我呢?你不了解我就跟我结婚

不是也太草率了吗!”结果是他经常挨人家一嘴巴子。而我觉得徐大哥是男人中少有的比

较真诚的男人。

古龙说过:男人一辈子中,三分之一的时间是等着女人脱衣服。

【知识】

考夫曼是社会学家,他在今年新作《家务活儿的理论》中说:“在抹布和灰尘的王国里,

一切都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因为日常家务的细枝末节都蕴含着人之成为人的原动力。”

按照他的观点,吃完饭要擦桌子,饭碗要放进洗碗池,人们正是在这些习惯的基础之上构

成了一套极为复杂的行为和思维系统。家务活儿看起来微不足道,实际是文明的奠基石。

美国学者玛格丽特·莫斯就曾写过一篇有名的《日常迷乱的本体论:高速公路、购物中心

和电视》,称购物中心构筑了一种“非空间”即脱离现实环境的空间,由此造成了主体的

迷失。

如果一个写作者太急于表达自己,太急于获得别人的笑、掌声或者其他反应,那他就不可能沉下心来试着去写一个更长的、更复杂、更丰富的东西,这实际上是对创造力的一种损坏。

【逸事】

我的一个朋友,男的,80年代初去美国留学,到了那儿的头一年过分曝光,凡是国内没干

过的,他都要尝试一下。他跟我讲,有一次他和一帮美国同学一起吃了“药蘑菇”,这是

一种美国印第安人在作仪式时吃的幻觉药,他吃了以后就开始幻想他的上半截和下半截分

开了,上半截跟着红军上了井冈山,下半截跟着一个美国大美妞跑了。这就是说明他的外

表是革命的,而他的本质还是小资情调的东西多一点。

当我还在努力去适应今天的这个消费时代,我的儿子生下来就是这个时代的孩子,于是我

对他的很多教育就成了张勋复辟:总是很快就失败。虽然他还不满3岁,可是对他来说,

他的父亲已经是一个旧时代的产物了。现在他经常对我说这样的话:“我没见过这个东西

。”他的意思就是要得到这个东西。完全的消费主义的腔调,他想得到的不论他是否需要

,而且他是否喜欢,尽管他现在还不明白这一点,但是以后,我想他这样的腔调只会是越

来越强硬。为此我经常不要,同时也经常无可奈何,因为不仅是我的儿子,同时也是这个

消费时代的儿子。

甚至安德鲁·韦尔斯在这一点上也比不得陈景润。费马大定理在折磨了众多数学家三百余

年后终于遭遇了克星。韦尔斯自10岁上初次知道这一著名难题后,孤独地潜心钻研30年,

最终一证而闻名于世。一方面,这个刚过不惑之年的英国人可以如释重负安安稳稳地在普

林斯顿大学教他的数学了,但另一方面我也实在担心没了费马大定理可证,他是不是会闲

得慌。使他的余生显得一片苍白。

来自书里的印象:法国这地方有思想的人都整天在咖啡馆里坐着,小说哲学之类的东西部

是在这儿生出来的。那位自称对这种地方退避三舍的玛格丽特·杜拉,也一数就数出一串

咖啡馆的名字,“塔布”、“四季”、“两个烟蒂”、“花神”,都是些著名人的著名去

处。好热闹的萨特和他那永不分手永不同居的波伏娃,天天约着去个咖啡馆相聚,就连波

伏娃给萨特再找个年轻的也往那儿带。

据说法国人是:春天工作,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圣诞。

跟夏威夷做爱的方式是冲浪,而不是游泳,就像与天空做爱的方式是跳伞,而不是坐飞机



加菲猫里有一个故事,说是地球上的猫都是外太空过来的,他们为征服人类分为两派:武

力派和怀柔派,最后后者占了上风。在猫的聚会上,聪明的狗听到了它们祖先的阴谋,要

去告密,于是猫就用高科技把狗变成了只会摇尾巴吐舌头的傻家伙。

电影《乞力马扎罗山的雪》里,格利高里·派克对非洲黑人说:“我们文明人不像你们,

用牛去换女人,不喜欢了再把牛换回来,我们是用感情。”

奥威尔在他的《好的蹩脚作品》一文中说,歌舞厅中的一些歌词比四分之三的诗歌要好,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卡梅隆】

1998年底,我终于听到了《泰坦尼克号》导演卡梅隆要跟他老婆离婚的消息:,他老婆叫

什么名字我忘了,据说是位演员,她说好她难以容卡梅隆的愚蠢。

卡梅隆愚蠢吗?他拍出了那么卖座儿的《泰坦尼克号》。据说,有记者曾问他老婆,卡梅

隆拍过这部电影之后是不是变得更联明了,他老婆回答说,卡梅隆原来就太蠢了,所以难

以比较。言下之意是,他是那么愚蠢,干了什么事也难以脱掉身上的愚蠢之气。

以旁观者来看,卡梅隆有个这么瞧不上他的老婆真够倒霉的,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这个的

确有点儿愚蠢。,泰坦尼与》上演之后,标房佳,但就是有不识抬举的影评人对这部电影

大加指责,其中较为著名的批评是卡梅隆应该多花点儿钱请个好编剧把泰担尼克的故事编

得好一些。卡梅隆不爱听批评,写信给《洛极时报》,说泰坦尼克号的故事怎么不好?那

么多人走进影院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电影就说明这是个了不起的经典故事。

1998年底,我终于听到了《泰坦尼克号》导演卡梅隆要跟他老婆离婚的消息:,他老婆叫

什么名字我忘了,据说是位演员,她说好她难以容卡梅隆的愚蠢。

卡梅隆愚蠢吗?他拍出了那么卖座儿的《泰坦尼克号》。据说,有记者曾问他老婆,卡梅

隆拍过这部电影之后是不是变得更联明了,他老婆回答说,卡梅隆原来就太蠢了,所以难

以比较。言下之意是,他是那么愚蠢,干了什么事也难以脱掉身上的愚蠢之气。

以旁观者来看,卡梅隆有个这么瞧不上他的老婆真够倒霉的,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这个的

确有点儿愚蠢。,泰坦尼与》上演之后,标房佳,但就是有不识抬举的影评人对这部电影

大加指责,其中较为著名的批评是卡梅隆应该多花点儿钱请个好编剧把泰担尼克的故事编

得好一些。卡梅隆不爱听批评,写信给《洛极时报》,说泰坦尼克号的故事怎么不好?那

么多人走进影院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电影就说明这是个了不起的经典故事。

【亦舒】

我的药方是请编导们熟读亦舒三百卷。对亦舒,我佩服得要命。一个人的创作能力强就值

得尊敬,阿西莫夫一辈子写了400多本书,了不起。亦舒写了100多本小说,也了不起。更

了不起的是她对自己的定位,她说:“我是个写下三滥言情小说的人。”多好呀。我们有

些导演,导了几个MTV,导了两个言情戏,还忘不了自己是学艺术的。

亦舒的小说挺传奇的,写一场爱情动不动就扯到名门望族,最过火的是扯到宋美龄老太太

。但她的爱情观念却没什么离奇的。亦舒小说中,写一个穷医生遇见一个女人,那女人是

别人的小老婆,两人热闹一场,但女人最终说,她舍不得房子、汽车、金钱。“世路难行

钱做马”,亦舒老这么说。再比如男友出国,女友独处,竟等待5年,别感慨爱情的力量

,这只是因为“没有遇见更好的”。亦舒讲“门当户对”,讲“不能瞎浪漫”,讲夫妇有

第三者,罪在“狐狸精”身上,狐狸跑了雨过天晴,讲“娶妻娶德”,都是陈芝麻烂谷子

的事,世事练达皆文章。

【肖斯塔科维奇】

肖斯塔科维奇在列宁格勒被围困期间写出了他的《第七交响曲》。据说,红军战士听完这

首曲子的转播之后勇气倍增,终于把围困的德国鬼子打败了。前两天看到一个纪录片,正

是讲这段历史,列宁格勒一片备战景象,电台播音员说,为了保证《第七交响曲》的现场

演出,红军各战斗单位要压制住德军的炮火,不许德国鬼子破坏艺术。

【歌手】

我想,崔健到了像鲍伯-迪伦和保罗-西蒙一样年纪的时候,开演唱会,他不管唱多少新歌

,他还是得唱一遍《一无所有》。那就像是你创了一个教,你是教主,你有本经,广为传

诵,你自己接见教徒时不念怎么成?

  今年夏天,又有一个老牌歌手在纽约开演唱会--80年代的斯普林斯汀。他去年开始为

时一年的巡回演唱,从他的家乡新泽西州始,今年在曼哈顿的麦迪逊广场结束。票已抢购

一空。他也是年轻时吸引我的美国歌手。盒带封面上,美国星条旗,一个男人穿牛仔裤的

背影,歌的名字叫《生于美国》。男性的,嘶哑而浑厚的声音不断重复唱着,born in

the USA,born in the USA……那是他当年的畅销金曲。我们那时听这歌的同学现在都在

美国了,是受了这歌的力量的诱惑吗?到了美国之后,我才知道这歌更深的涵义,才知道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是一个代表蓝领阶级的歌手。

【洗脚】

 总之,我在青春期时经历了一长段捉迷藏的游戏,我的父母和老师们把许多东西藏起来

,而我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并在脑子里拼凑出个完整的知识体系。后来,我酷爱读鲁迅

,读他的全集,这让父母师长极为放心。我甚至读鲁迅的日记,鲁迅日记里隔几天会出现

一个词“濯足”,我查字典知道这是“洗脚”的意思,我甚至查出来这个词事自《诗经》

,我当时想,人家文豪洗脚都要记来而且要用这么雅训的一个词,真了不起。

  几年之后,我上大学,读到了学者李庆西的一本杂文集,里面有一篇谈鲁迅的日记,

还提到了“濯足”。他说这可能不是洗脚,而是做爱的隐语,做爱比洗脚更有理由写在日

记里。他又说,可鲁迅临死前两天也“洗脚”了,这不大可能,他身体很差嘛。看来,“

洗脚”问题应由鲁迅研究专家们再去分析论证。

【卡尔维诺】

“因为在出版社工作,我花在别人的书上的时间比自己的书多得多,我并不介意:任何消

耗在有益于以文明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的事务上的精力都是适得其所的。”卡在自传中如是

说。这种心平气和令我敬仰。没在出版社干过的人很难理解卡的心态有什么不凡。

卡尔维诺喜欢隐形的快感,“当我所在的环境让我自以为是隐形人时,我觉得无比自在”

。他的曾经存在对这个文人奔跑过甚的世界是一个嘲讽。他的想法是:“我认为作者一旦

曝光,损失不小。以前真正受欢迎的作家根本没人知道他们是谁、长什么样子,他们只是

书皮上的一个名字,而这一点使他们拥有非比寻常的魅力。”“我觉得对一个作家而言理

想境界应该是,接近无名,如此,作家的至高威信才得以远播。这个作家不露面、不现身

,但他呈现的那个世界占满整个画面。像莎士比亚。今天,作家愈想越俎代疱,他所呈现

的那个世界就愈空洞,作者亦被淘空,最后落得两败俱伤。”

【维特根斯坦】

维特根斯坦有一次在讲到如何教给幼儿语词的用法时说,大人总是以为小孩笨,总是不能

正确理解大人的话,比如,一个母亲指着一个红皮球对小孩子说:“这是红的。”以后,

这个小孩见到圆的东西,就说:“这是红的。”维特根斯坦说,这难道是小孩的错吗?这

是大人愚蠢。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在大人向小孩讲述知识和道理时,不能仅仅给出一个

教条,得给出一个系统。

【英语】

新加坡版英语,末尾辅音往往省掉,“兔子”不说“rabbit”,说“rabbi”,最后的“t

”太胆小,缩起来了。说时间长了,你真恨不得把它的尾巴从喉咙里给揪出来。而且

Singlish听起来抑扬顿挫,特别亲切,真像一种你不懂的汉语方言。听印度版英语,是一

场意志和体力的双重考验:你乍一听,几乎没有一个你熟悉的单词,还以为他在传授金刚

经呢。等他“d,p,b,l”地“德”了几分钟后,你才明白,这些就是英语中常见的“th

,f,v,r”,你真想当场给他上一堂英语语音课。我不由地想起大师泰戈尔,究竟他有

何“德”,能征服整个英文世界?如果你一不小心碰到日本版英语,那只好祈求天皇陛下

保佑了。唯一可行的方法是礼貌地请他闭嘴,拿起笔和纸,把你要表达的意思用英文和中

文写在纸上。

【艾森豪威尔】

早几年,我读《光荣与梦想》,艾森豪威尔的副官说,艾森豪威尔不自称“我”,而是说

“艾森豪威尔如何如何”,文中称,大凡用名字指称自己,就是自大狂开始发作了。

【厕所】

在英语中也有类似混乱的情况。通常人们觉得说“WC”没有什么,但实际上这个缩写的全

称是“water closet”,对应的汉语和说“茅房”差不多,更雅的说法当然是“toilet”

。和许多高雅词一样,这个词来源于法语。“toilet”这个词不仅本身高雅,而且经常可

以为后面修饰的词语平添几分身价。”“soap”前面加上“toilet”就不再是肥皂,而是

化妆用的高级香皂;千万不要以为“toilet water”是冲马桶(或者说:坐便器)用的水

,它的实际意思是化妆水或花露水。“toiletable”指的是梳妆台,但你不应由此认为“

toilet seat”的是马桶---“toiler seat”的意思是马桶坐垫圈,真正的马桶是“tolet

bout”。“bout”在英语中是“一次、一回合”的意思,在法语中则是指“物体末端”。

我听说过有一个厕所内分“听雨轩”与“观瀑亭”。

【戴安娜】

她的弟弟在悼词中说,戴安娜的最大天分是直觉。这些我都相信,因为看到电视上一对普

通英国大妇讲他们患绝症的女儿如何想见戴安娜一面,戴安娜不但来了,而且还跟他们一

家交了朋友。她对那女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一定很愤怒!”这家人自孩子生了病,

怎么安慰的都有,却没有人说过这话,但是女孩子觉得最能理解她的就是这句话!

她出身富家,当年做幼儿园老师完全是出于喜欢,而且跟小孩子相处特别有办法。她同时

还在一个美国人家做保姆,后来她做了王妃,还一直与他们联系,到美国时与他们见面,

请他们去豪宅做客。

【艺术世家】

巴赫活了65岁,生了18个儿子,活了11个,个个都是音乐家。不过,没有很突出的。

莫扎特生下儿子不久就死了,名字竟然是用自己学生的名字随便起的,幸亏有一些音乐节

的好友,把儿子培养成了音乐家。不过两个儿子一个结婚没生子,一个终身未娶,莫家最

后也就没了香火。

【穷人】

纯粹的穷人故事没有吸引力,那只能激起你的怜悯。面对穷人,你有两种选择,第一是做

格瓦拉,舍弃你的身家性命,彻底地去为穷人斗争;第二是做特雷莎修女,踏踏实实地去

帮助弱者。除去这两种选择,那就剩下怜悯。

  然而,让我疑惑的是,我们的怜悯之情似乎越来越少。法国人孟德斯玛出生在一个贵

族之家,爹妈都有城堡和领地,他出生时家里正好来了个要饭的,结果家里就让这乞丐为

孟德斯玛洗礼,认为教父。法国文豪蒙田也生在一个贵族之家,他的教父也是个乞丐。我

搞不清楚,贵州让乞丐当教父是一种习惯吗?这种事让有学问的人去探究吧。

【雷诺·阿】

1915年4月,在欧洲,大家也认为小伙子们是在参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第一次世界大

战。身在法国军队的让·雷诺阿开始也这么想,可待了一阵,他发现自己不太适合打仗:

新出现的机械化武装,更快的、更不容分说的战争节奏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战壕里,让开始想念巴黎的悠闲生活,五十多年前,那种生活成就了父亲——印象派大

师雷诺阿。那时连巴黎公社的巷战还打得那么古典,他们厌恶大规模、集约化的现代打法

,放弃了广场,宁可退到胡同里,这样他们可以一边吹着口哨,脑筋里打着拍子,一边打

敌人或被敌人打——这就是19世纪的生活,充满了悠闲、舒缓和可以入诗入画的戏剧性,

连战争都是如此。

当时,在战场上,让·雷诺阿由于考虑这个问题而走神,这时候,一粒子弹打在他的小腿

上,结束了他的战斗生活。他回到巴黎,过上悠闲的生活,后来当了电影导演,我想那颗

子弹是在告诉他:你只应该在战场上待那么长时间。

【画家】

印象派大师莫奈的画面模糊,细节甚少,那是因为他有白内障。德加也有眼疾,所以画面

中间没有焦点。凡·高的画都泛黄,因为他患有洋地黄中毒病。

【普鲁斯特】

各种学派和流派就像微生物和细胞一样互相吞噬,通过交战保证着生命的延续。

【海明威】

海明威在自己的墓碑上留有一句“恕我不能站起来”,这个传奇硬汉是一语双关。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孤独的狂欢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的狂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