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生命,注定飘零

呈墨
2011-11-20 看过

我无意再现历史,在这个充满可能性的世界里,我只代表其中的某个声音。    常想象假如李白生活在蛮荒时代会是个什么样子。也许草叶连缀的短裙代替了一袭长衫蔽体,疯狂杀戮的身影代替了充溢心胸的郁郁诗情,汪洋恣睢的大手笔变成暴虐无以驯服的蒙昧性情。在生存竞争尚未形势明了的年代里,上天拒绝了李白的出现。石器时代的李白,应该是个矮小精悍,肌肉发达的野蛮人,有着喜怒无常的心情和一双混浊嗜血的眼睛。    其后的岁月,经过无数个没有名字的年代,千里神州逐渐有了些生气。夏孽无道,商周近了;百家争鸣,春秋到了;三国鼎立;秦汉过了。也许李白曾出现过,不止一次的,作为商人,侠客,道士,刺客或是纵横家,。但是李白最终没有出现。老天似乎特别看重他,以一种近乎残酷的漠视和忽略。也许天也知道那个终属文人的孱弱身躯承载不起兵荒马乱的战争岁月和太过激荡不安的灵魂。那个注定将会璀璨夺目却又漂泊无依的灵魂长久的徘徊在世界的边缘,沉睡于时空的盲点,随着岁月的流逝,颠沛流离,等待在无限未来的某一瞬间苏醒,完成真正意义上的轮回或是重生。    于是时光之舟一下推送到了唐代,那是一段浮华绮丽而有喧闹繁华的日子,充斥着明亮的色彩和饱满张扬的线条。神放心了,于是不朽的诗魂悄悄降临人间。    时光流转,许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从前人的叙述中想象起那些曾经鲜活的存在过却早已风干在记忆中的日子。仍旧坚定的相信唐代是整个消逝岁月中少有的充满生气的时代。关于那些帝王与臣子,征服与伤害的事,我一件也不想说。中国的历史早已习惯了战乱,太多的分分合合和更替转换使向来为国人标榜的文治武功只能成为万里江山画卷上凝重而唐突的几笔。喜爱唐朝,仅因为那是一个真正属于诗人的年代。无法忽略那种从平静的,轻松的,明快的,淡薄的亦或偏激的,沉重的,晦暗的只言片语下渗透而出的蓬勃思想。当然,唐代也属于李白。    可是,不知为什么,历史于我而言总能引起一种深深的怀疑和极度的不信任感。总认为,历史应该是位风烛残年的老人,絮絮叨叨回顾往事的同时丢三落四;或是安妮宝贝笔下冷淡落拓的女孩,黑如盲眼的发下掩着曾经沧海的心情,扑朔迷离的眸中深藏着真正的忧伤。唐宋的风尘,元朝的烟,无数真诚或是虚假的纪念。几千年来,人们义正词严的为心目中的天才涂抹了太多媚相,几经夸张,粉饰,变形,于是今天,我们所见,所有画上的李白都有一颗永远高昂的头,所有文字中的李白都有一张超脱尘世的脸。    李白,那个迷一样的人物,在久远的模糊了真实与虚幻的年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梦回唐朝......    我总觉得,那个告别长安之前,踌躇满志的青年,并不是真正的李白,尽管那时的他以才华初现。可是奢华的物质,幻想的功名,纸醉金迷的日子,生命被诱惑着滑向精致堕落的深渊。感谢李白,感谢他不羁的性情,感谢不拘小节的习惯,感谢无数个决定命运的瞬间。终于统治者厌倦了。请回吧。于是宿命的在某个白天或是夜晚,某个失望,悲伤或是挥泪作别的瞬间,诗人的禀性悄悄醒转。    总是疑惑,李白的一生,为什么总在漂泊?于是想到了安史之乱。繁盛之极,衰亡之始。雍容华贵的面容掩不住颓废空虚的内里,貌似坚固的铜墙铁壁在尚未抵抗之前已经分崩离析。后来便有了战争,有了流离失所,有了聚散分离。对于这一切,我感到平静,总觉得是和平暗藏下战争,苦难孕育着诗情。李白,这个充满矛盾的天才,这个文明时代的浪荡子,这个必将把自己文字流传千古的巨人,他的生命,注定飘零。    突然觉得,李白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想做官,却又不得其法;想遗世独立,却又难以割舍。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幸福。突然觉得我们都是很理想主义的人,不知疲倦的理想化着理想中的李白,生活或是希望………    课本上,插画中的李白依然高昂着头,文字中的李白依旧有着超凡脱俗的脸。可是我看的出来,他们很寂寞,那些饱经季节沧桑的容颜僵持在岁月尴尬的寂寞里。我明白,一个生命依旧飘零,在我们若有若无的纪念中。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那个童话诗人喃喃的轻诵着。他也离去了,在某个寻梦的白天或是夜晚,连同他的妻子和儿女。忽然觉得他们是那样的相似,无以表达,仅以此诗纪念那个不朽诗魂的一世飘零。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李太白全集(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太白全集(全三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