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凡间的女巫

柠檬树下
2011-11-16 看过
我评价苏伟贞像个时髦女巫,无论是从立体形象,还是从平面接触,后两句评价有点苏伟贞写作风格的感觉。女巫是褒义词,我固执地认为,因为她有魔法,苏伟贞小说就是女巫手上的水晶球,旋转的永远是未知的世界,或是已知可未被察觉的现实。

第一次读苏伟贞的小说《魔术时刻》,集结了她的八部短篇。卷首有一篇王安忆老师对此书的导读《解密》,看题目就可知苏伟贞的小说有种不可逾越的神秘感,每篇都像一个魔术。苏伟贞认为人的生命中总会有一个暧昧不清,模糊不明的时段,在影视技术里将其定义为“狼狗时间”,在拍摄过程捕捉到该时段的抢拍手法叫“魔术时刻”。我同意王安忆老师的观点,如果仅用“魔术时刻”来形容苏伟贞小说内涵构建,显然是不完整的,其深刻喻意恰恰是隐匿在魔术时刻之外。

苏伟贞的立体形象,来源于书内页的一张像片。她坐在书堆里,黑白影像搭配严肃神情,眼神里饱含睿智深邃,镜头是个大仰角,仿佛她能预知未来。谈及平面接触,她的文字很时髦,扎扎实实的现代派,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小说写法,天生的文学语言创造能力,简洁有力。华语文坛颇有几位先锋派女作家,像朱天文、朱天心,还有擅长散文的钟怡雯,她们的作品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冷静中渗透着犀利的人生洞察力。

应该赋予《魔术时刻》几个主题词:女性、孤独、冷静、隐喻。小说的女主角几乎是清一色的知性女子。包括《孤岛之夜》中意欲投身政治的小新党员、《魔术时刻》中多情放任的女作家、《倒影小维》中同性取向的女大学生、《日历日历挂在墙壁》中撰写日记的精灵女童;她们都身染孤独。一夜情后抖落的虚空,婚外恋中的寻找安慰的孤独,爱恋却未能言说的压抑;小说中全部故事都冷到冰点,静得怕人。《老爸关云短》是书中的例外,突出男性主人公,却将喧闹大家庭故事设置得分外冷静,《候鸟顾同》更是把因性别错置造成的人生崩塌聊得那么淡,仿佛世事无常理应为生活包容。

小说中的隐喻是苏伟贞驾驭得最得心应手的特点,好似经验老道的射击运动员,一击中地。比如《魔术时刻》中的摩天轮,在高空中盘旋时的爱欲时段,恰到好处地点明了婚外恋中所能捕获的欲望与刺激,悬浮于云端是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以上情节》中连续不断的电影片断,暗喻生活就像电影场景,每个片断都拥有特殊的意义。《使者》本是归乡寻根的故事,偏偏故乡晴隆像是生命中的第五季。这篇让我想起了龙应台的《目送》,同样的归乡,苏伟贞却跳脱了惯常的思念乡情,着力书写一个年轻的身体里隐匿着被禁锢的灵魂。

苏伟贞的祖籍是黑龙江大兴安岭加格达奇人,也许她未尝过天寒地冻,但骨血里早已渗入东北人豪放大气的性格,加上她在军中服役背景,使她的作品不仅拥有女性作家的细腻柔美,还增添了对女性社会存在感的思考力,扩展创作格局的外延线。

苏伟贞不太像作家,倒像女巫,她的文字充满魔力。写一篇小说好像表演一场魔术,手握水晶球的她,即能洞察现实,又能预知未知,这样的女子谁不爱?


(已发表于生活周刊)
0 有用
0 没用
魔术时刻 魔术时刻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魔术时刻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术时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