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何为?

小田
2011-11-13 看过
       记得有一次给电视新闻学院的本科生做平日的写作练习的评卷,题目很简单:记者何为?作为本科非新闻传播的我,只能是以一个读者的角度来看看这些即将成为记者的学生对于自己的定位或是期许。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首先是对新闻专业主义的强调,客观、公正、不党不私等基本的标准被无数次的提及,作为论述的基本逻辑;其实便是极为浓厚的悲观情绪,即在理想的专业主义和现实的巨大鸿沟使大部分学生困惑于当良知遇到无知、当公正遇到偏私、当阳光遇到黑暗时,自己到底该如何厕身其间,于是乎,纠结啊纠结,不是在纠结中低语,就是在纠结中疯狂。低语者,常言“戴着镣铐跳舞”,在承认纠结的同时,希望通过自己的坚持,即使只是低声自言自语,也不忘自己的新闻理想;疯狂者,常言“即当婊子又立牌坊,非我所愿”,似乎看透一切,灰心于新闻理想被残酷现实无情凌辱,或放浪言辞抨击现实,或否定理想,不一而足。
       在对他们文章进行评论时,作为外行的我,首先是感动于公平、正义、良知、理想等美好词汇的不断出现,在这些美好的重复里我看到了改变的可能;其次也是唏嘘于这些还未涉世的年轻记者的切肤的无力与无奈,但是想想,这些无力与无奈又何止只是出现在新闻界。为了能给他们一些亮光,同样也是为了给我些希望,我在评论中尽量缩小了灰暗的色调,而强调记者本身所具有的解放的与积极的力量。
       这件事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了,但是这个问题却一直在萦绕,记者何为?白岩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新闻与历史之间的关系,今日之新闻即为明日之历史,而记者作为新闻的制作者则很大程度可以比附为曾经的史官,他们决定着具体的历史的叙述,他们文字的或褒或贬,就是后世来了解这个时代的重要线索。以此推之,史家何为的结论似乎就可以引介为记者何为的答案。
       对于史家何为最为著名的论述,中有司马迁所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西有希罗多德所谓“为了保存人类的功业,使之不致于由于年深日久而被人们遗忘”。虽然听起来有些宏大,但究其核心无法是为了真实记录事件的发生,在这一点上,新闻与历史可谓殊途同归。古代史家及其论述常被近人讽为只见帝王将相而不见芸芸众生,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如果勉强对应于今日七点至七点半的新闻,是否也会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之感呢?但是史家并未裹足不前,近代以来新史学的兴起,社会史、文化史、日常生活史等一系列以平民为视角的研究方兴未艾,历史正在还给人民,接着与上文对应的话,那么这时便可以看到新闻本身的力量,新闻正是把历史还于人民的重要的途径与载体。待以时日,将记者的文字集结成书,便是今世之《史记》以及《世说新语》。
       既然记者可以等同于史家,那么对于史家的要求,便也可以同样适用于记者,中外古今对于史家的要求各种各样,流派不同亦有不同侧重,在此采用“史才、史学、史识、史德”之说,才、学、识、德缺一不可,在此基础,秉笔直书,记录现实,彰显人的价值与意义,守望人的底线。这是我对于记者何为这一问题的回答。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地孤独闪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地孤独闪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