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十二段摘抄

林@语堂
2011-11-09 看过
       
       一
  读书的习惯,是在学问中寻出一种兴趣,在闲暇时可以寄托心神。
  书是读不尽的,且许多书没有一读的价值,须慎加选择。尤其不要养成读新书追求时髦的风气。
  读书方法基本两点:一是,值得读的书至少两遍,第一遍快读着眼大意与特色,第二遍慢读,以批评态度衡量内容;二是,读过一本书,须笔记纲要精采和你自己的意见,不仅有助记忆,而且逼得你仔细,刺激你思考。其他方法,可自己体会寻找适合自己的方法。
  
  二
  闲愁最苦,愁来愁去,人生还是那个人生,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所以,生活的方法与目的在于孟子说的“尽性”,从动的中间寻出生活快感。
  
  三
  人生乐趣一半得之于活动,还有一半得之于感受。感受也可说是领略,不过领略只是感受的一方面。所谓领略,就是能在生活中寻出趣味。领略趣味的能力固然一半由于天资,一半也由于修养。
  一般人不能感受趣味,大半因为心地太忙,不空所以不灵。所谓静,便是指心界的空灵,不是指物界的沉寂。你的心界愈空灵,你愈不觉得物界沉寂,也愈不觉得物界喧嘈静的修养不仅是可以使你领略趣味,对于求学处事都有极大帮助。在生活仓皇扰乱的潮流里,能雍容应付,忙里偷闲,闹中习静。
  
  四
  中国人蜂子孵蛆的心理太重,只管煽动人“类我类我”,比方我欢喜谈国事,就藐视你读书;你喜欢读书,就藐视我谈国事。
  自成一种特殊阶级,吧社会看成待我改造的阶级。这种学者架子早已御人于千里之外,还谈什么社会运动?青年人在谈爱国谈革命之前,总应该默诵几声“君子求诸己!”
  
  五
  十字街头上握有最大威权的是习俗。习俗有两种,一为传说tradition,一为时尚fashion。传说尊旧,时尚趋新,新旧虽不同,而盲从附和,不假思索,则根本无二致。社会是专制的,是压迫的,是不容我伸张的。
  一种社会最可怕的不是民众浮浅顽劣,而是没有在浮浅卑劣环境中而能不浮浅不卑劣的人。
  
  六
  道德的宇宙里真正的圣贤少,科学的宇宙里绝对真理不易得,美术的宇宙里完美的作家寥寥,恋爱的宇宙里真正的恋爱人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恋爱真纯程度以人格高下为准,一般人误解恋爱,往往境过则情迁,这是冒名恋爱,实则纵欲。
  
  七
  做学问,做事业,在人生中都只能算是第二桩事。第一桩事是生活,所谓生活,是享受,是领略,是培养生机。
  学问这件东西,先要能博大而后能精深。“博学守约”,真是至理名言。比如亚当斯密是经济学的始祖,他在大学却是教文学的,近如罗素,对于数学、哲学、政治学样样都能登峰造极。西方大学者大半都能同时擅长几种学问。
  
  八
  学文如学画,可临帖,又可写生。写生自然较为重要,可临帖也不可一笔购销,笔法和意境在初学时总须从临帖中领会,所谓临帖在多读书,但读书只是一步预备的功夫,真正学作文,还要特别注意写生,要写生,需勤做描写文和记叙文,这两种文做好了,议论文是很容易办的。
  
  九
  纯任理智的世界中只能有法律而不能有道德,纵然说道德,也是问理的道德,而不是问心的道德,前者迫于外力,后者激于衷情,问理而不问心的道德,只能给人类以束缚而不能给人类以幸福。
  规范虽与事实不同,而却不能不根据事实。问题是,一般人制定规范,往往不根据事实而是根据自己的希望。
  
  十
  舞台的悲剧生于冲突之得解决,人生的悲剧则多生于冲突之不得解决。世间许多人站在歧路上只徘徊顾虑,既不肯有所舍,便不能有所取;世间也有许多人既走上这一条路,又念念不忘那一条路,不免差误时光。
  这些毛病都在于“摆脱不开”,这是人生悲剧的起源。认定一个目标,便专心致志向那里走,其余一切都置之度外,这是成功的秘诀,也是免除烦恼的秘诀。
  文章之术在知遗漏,生活也是如此,要知所遗漏。
  
  十一
  科学愈进步,人类征服环境的能力也愈大。征服环境的能力愈大,本确是人生一大幸福。但同时也易生流弊。困难日益少,而人类也愈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做一件事不免愈轻浮粗率,而坚苦卓绝的成就也便日愈稀罕。
  我所知道的学生们,学者们和革命家们都太贪容易,太肤浅粗疏,太不能深入,太不能耐苦,太类似美国旅行家这般来去匆匆地看《蒙娜丽莎》了。
  
  十二
  顺着自然所给的本性生活着,像草木虫鱼一样,生活自身就是方法,生活自身也就是目的。
  
3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给青年的十二封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给青年的十二封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