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西行漫记 8.5分

自由的号角,永不消失

驼驼郡主
2011-11-09 看过
      《西行漫记》的诞生、流传、风行是一个传奇。
    1936年6月,31岁的美国人——《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埃德加斯诺冒着生命危险,突破严密的新闻封锁深入陕甘宁苏区进行为期四个月的采访。一个外国人,一个年轻的新闻工作者,出于职业追求和个人兴趣放下安宁丰裕的生活而深入一个时人罕知的世界,用一段苦行僧般的漫长旅程来成就一本报告文学著作。这样的举动无疑具有理想主义的浪漫色彩,这种浪漫气息因为严酷复杂的背景而更添庄重深刻的内涵。因此,它和任何时代都会不断涌现的历险猎奇行径有着本质的区别。
    人是一只钟摆,需要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但也总是追求可以远眺俯瞰的风景。“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意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这段温情脉脉的广告词确实渲染了一种生命体验,但是核心意思不过是——活的就是心情,玩的就是心跳。
    不安分是人的本性,于是山穷水尽时有人揭竿起义,岁月静好时有人出轨失踪,千篇一律时就有恶搞荒诞……宏观的大事年表之下,微观人生也无不布满围城内外的波澜。和平年代,按部就班的螺丝


...
显示全文
      《西行漫记》的诞生、流传、风行是一个传奇。
    1936年6月,31岁的美国人——《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埃德加斯诺冒着生命危险,突破严密的新闻封锁深入陕甘宁苏区进行为期四个月的采访。一个外国人,一个年轻的新闻工作者,出于职业追求和个人兴趣放下安宁丰裕的生活而深入一个时人罕知的世界,用一段苦行僧般的漫长旅程来成就一本报告文学著作。这样的举动无疑具有理想主义的浪漫色彩,这种浪漫气息因为严酷复杂的背景而更添庄重深刻的内涵。因此,它和任何时代都会不断涌现的历险猎奇行径有着本质的区别。
    人是一只钟摆,需要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但也总是追求可以远眺俯瞰的风景。“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意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这段温情脉脉的广告词确实渲染了一种生命体验,但是核心意思不过是——活的就是心情,玩的就是心跳。
    不安分是人的本性,于是山穷水尽时有人揭竿起义,岁月静好时有人出轨失踪,千篇一律时就有恶搞荒诞……宏观的大事年表之下,微观人生也无不布满围城内外的波澜。和平年代,按部就班的螺丝钉生活定位了生活坐标,但消费不了野草般疯长的情绪。背包远行,以路为家的人日渐众多,记录远行经历的书也风行各处。无论阅读山水,还是阅读别人的旅程,这样的阅读无疑都因为按摩了“生活在别处”的隐痛而被津津乐道。
    然而,按摩毕竟是片刻的享受,有时还会因为按摩师的水准而使得效果堪忧。倘若“理疗”的过程假以猛药邪术,即使不死也要偏瘫!当然,大多记录旅程的书不过是一张治疗心疾的太平方——读时沾沾而喜,读后依旧茫然。我想,包治百病的书自然没有,但是品质卓越的书还是比比皆是。倘若要给所有在校读书的学子推荐一本记录旅程的好书,我认为《西行漫记》首推一指。
     这里不乏异乡风情,1936年的中国在埃德加斯诺的叙述里如一部无声纪录片;这里不乏知识文化,新中国缔造史上的领袖元勋被一些直接感性且绝非宣传辞令的语言所描述;这里不乏激情信念,斯诺先生确实玩的是心跳——四个月中,多次传出他被土匪杀害的死讯。这里不乏回味思索,“春水般清澈的语言”里记录的不仅是年轻人的敏感知觉,更是一部革命史。
    如果说作者和作品是传奇,那么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则堪称神奇。这种神奇在于以上所诉诸种好处,还在于一个外国记者的手记无形中吻合了本国历史教材和政治宣传的宗旨,而且这种吻合如此有机而自然。这样的阅读体验对我来说称得上震撼。斯诺以历史的横截面,在忠实于客观的职业追求中完成了历史人物的生动呈现——“他确乎有这一种吸引力,似乎是羞怯、个人的魅力和领袖的自信的奇怪混合的产物”,这是对周恩来的第一印象。在与毛泽东对话记录中,我们看到其革命行动的家庭因素。对朱德、贺龙、徐特立等元勋的描述无不让我的历史内存得到刷新。印象最深的是他称刘志丹为“现代侠盗罗宾汉”!
    报告文学、旅行手记、历史著作是《西行漫记》的三重身份,而在这些标签下面,我们还可以触摸到到人物志、风情画的轮廓。如今,众多的红色著作都有当代影视作品的改编之作,而始终以文字面世的《西行漫记》有着文字本身的魅力——既定格于特定的历史时代又不被时代话语所覆盖的阅读空间。
     而和苏区有过“生死相许”经历的斯诺,从此和中国结下半个世纪的友情,1972年,在第四次访问中国前的一个星期病逝于瑞士。遵其遗嘱,其一半骨灰安葬在北大未名湖畔。我相信,每一个了解斯诺的中国人都将感叹这份情谊之深,也将认识什么是自由的灵魂。
     比起当下众多的户外游记,《西行漫记》所记录的苏区之旅因为充实深邃的精神诉求而浑厚博大,并且别具一格。自然、历史、风俗、人物如同闪烁的群星镶嵌在书页中,而其中最亮的星星就是斯诺的眼睛。
     1936年的斯诺,心灵不羁,灵魂坚定,眼神中写着两个人人向往的字:自由。这样的精神和1979年版本的封面——《红星照耀中国》的标题和红军昂首吹号的侧影结合并辉映,我仿佛听到嘹亮的号角声破空而来,永不消失。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行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行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