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开窗 霍金宇宙原理落地

倍魄
2011-10-24 19:38:15 看过
  被誉为“宇宙之王”的英国科学家斯蒂芬·威廉·霍金最早在他的著作中提出了人存原理。粗略的讲,人存原理是说,我们看到的宇宙是现在这种样子,至少部分原因是我们人类的存在。从整体外观上看,和完全可预见的统一理论的梦想刚好相反。在统一理论中自然定律是完备的,而世界之所以是这样子的,是因为他不可能是别的样子。人存原理具有多种不同的版本,从弱到无聊,到那些强到荒谬的程度。虽然大多数科学家对人存原理的强的版本持怀疑态度,但是仅有很少人对弱的人存原理的论证有怀疑态度。
  
  美国物理学家罗杰·G·牛顿在他的著作《何为科学真理》中,从根本上否认人存原理:“有一种不受类似批判的人存原理的版本:它是基于以狄拉克为其最杰出建议者的一种观念,即所有自然界的基本常量都和宇宙的大小有关,所以在时间进程中是变化的。如果是这样,智慧生命只有当这些常量达到适于它产生的取值范围时才会出现,我们自然发现自己是处在那种阶段。在这种形式下,人存原理具有科学的意义而且服从验证,不过它不具有其他形式相同的解释目的。”随后,牛顿以遥远星系光谱的无差别性,否认了常量变化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他排除了不受类似批判的人存原理的版本,余下的就是必须拒绝的人存原理版本。
  
  仔细考察一下,人存原理是说,各个物理常量的取值必须不偏不倚,正好可以满足产生膨胀的宇宙和彼此远离的星系,并且能产生炭元素,进而产生生命和我们人类,大那么一点点或者小那么一点点,都不可以,都不可能产生人类。于是,宇宙似乎是不偏不倚为人类的存在而“设计”的。(人存原理在百度百科里有条目解释 http://baike.baidu.com/view/364697.htm
  
  人存原理不存在理性上的困难,但它容易导向宗教的创世观,这是罗杰·G·牛顿不肯接受它的重要因素。但是,人存原理的最根本的困难在于它的决定论的宇宙观,这也是大爆炸理论的根本困难:在我们的信念中,我们不会认为现实的历史进程或者大自然的进化过程是完全决定论的,它们的每一个细节不可能都是安排好的,从而不给偶然性留下任何余地。
  
  举例来讲,我们不可能如此理解历史:在1879年3月14日这一天必然会有一个犹太人出生,这个人不早也不晚,会恰好是在26年零两个月之后的某天完成一篇名叫《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的论文。而且,在其后的1942年1月8日,无可避免地会有一个被取名为Stephen William Hawking的英国人出生,并恰好在他46岁时出版一本名叫《时间简史》的畅销书。
  
  也许人存原理最极端的版本可以如此描述:我们看到的宇宙是现在这种样子(它的物理常量是如此不大不小刚刚好),至少部分原因是在大爆炸发生137亿年之后,在太阳系的第三颗行星上,有一个叫霍金的人要提出人存原理。——这个宇宙至少部分是为了“人存原理”而准备的。
  
  网上有一个笑话“潘金莲你开神马窗户”,说如果潘金莲如果不开窗户掉棍认识了西门庆,就不会有武松杀人上梁山,就不会有方腊被擒,就不会有宋朝的延续,就不会有靖康耻以及后面的清兵入关,就不会有清朝的闭关锁国鸦片战争烈强入侵,那么,中国到今天还会是世界第一的中央帝国!——所以,潘金莲你闲滴没事开神马窗户啊?
  
  卡尔·波普尔在其著作《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中证明,历史决定论是一种拙劣的方法——由于纯粹的逻辑理由,我们不可能预测历史的未来进程。回到科学,我认为以决定论的方法断言宇宙,这样做的意义十分有限。宇宙大爆炸理论也许十分有趣,但它只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人存原理只是它的一个小小的困难,它把时间和空间都限定为大爆炸产生,这直接悖于我们的理性模式。而如果我们的理性模式内存在矛盾定律,根据现代逻辑,任何一种奇谈怪论的理论都会被证明出来。
  
  所以,神马宇宙大爆炸——所有决定论地断言和概括全部宇宙的理论,都是浮云。我们必须意识到人类理性的限度,更不要说是某个具体的、当下流行的物理假说,它的局限和它的可证伪性不言而喻。当然也因此,按照波普尔的标准,大爆炸理论依然不失为一种科学理论。
  
  物理学家断言宇宙存在了137亿年,好吧,我听到了你的故事,就像我听说过尼斯湖水怪的传说。但把它当成金科玉律,就跟认为是潘金莲开窗户决定了中国历史一样,显得幼稚可笑。所有的物理常数离开了时间和空间范围,离开了限定的物理条件都不会成其为常量了。任何物理的理论无可避免地是外部世界的局部的暂时的模型,这是基于认识论的根本性判断。
  
  人类的理性信仰一个因果论的世界,却拒绝假定一个决定论的宇宙。(倍魄)

1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推荐何为科学真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