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简评

[已注销]
2011-10-22 看过
在大街上游行的时候,人群们比肩接踵地在拥挤的人群中挪动步子其实和个人意向没多大关系,而是遵循着简单的法则——当人们为了避免碰撞改变了方向之后,只要发现有人的移动方向和他们的方向是一样的,就不会再往另一个方向走。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定的人流,而这本书要研究的主题就是人们走到一起并制造模式的方式。


把人们当成社会原子来研究,就是研究人的两个最主要行为特点:根据简单的法则采取行动(非理性层面),同时以快速的适应能力来获取利益(理性层面)。


行为学家认为,我们不是理性的计算器,而是狡猾的赌徒。直觉、情绪、猜疑,它们都是从哪里来的?来自大脑深处锁着的原始人,他们对事物的看法和感受,与我们有意识的大脑完全不同。我们今天之所以活着,是因为我们的祖先的行为已经被硬套上了一整套简单的规则,告诉他们如何做决策才会有好的结果。虽然这些好的结果足以让他们生存下来,但是却和理性的计算没什么关系。


这套简单的法则,涉及到很多变量,普通心理学层面下的人类非理性倾向,社会学、社会心理学层面下的互惠、模仿、标签效应等,简单的经验法则(自私、自我保护等)等等,更多体现的是非意识层面,这类惯常的思维常常违背了我们的理性。


同时,我们又是由适应能力的机会主义者。虽然理性的思维并不如过去经济学家所认为的那么重要,但也不是完全不重要,因为我们的部分大脑的确是依靠推理和逻辑来帮助我们的本能系统,并避免让我们陷入困难。即便如此,真正使我们有意识的那部分大脑力量强大的并不是逻辑思维,而是一种适应能力——根据规则、思想或信念采取行动,然后根据结果来调节自己的适应能力。


如果要从这两方面来作决策,就要考虑不少因素了,而使模式变得如此复杂的更重要原因也许在于社会化原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反馈、自组织等),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偶然因素,在机制下影响不断加强,甚至能够改变事件的最终格局。所以,大事件的发生往往会不经意地发生一些小插曲。


作者认为,偶然变化加上自然选择再加上时间的累积,最终将会产生有秩序的形态,偶然性并不妨碍预测的准确性,至少在有限的时间内是可预测的:

“我们假设市场上的参与者不够多,那么把所有参与者的策略加起来,也不足以涵盖所有的可能性。于是,市场上就出现了某种残留下来的“可预测性”,这种可预测性自然而然地,会诱使其他人参与进来。如果参与者真的能够不劳而获,那么更多的人都会处于同样的理由加入市场。但是没加入一个新的参与者,就带来了新的策略,越来越多的策略于是有效地“吃掉”了一部分残留下来的“可预测性”。人们会不断地参与进来,直到可预测性完全消失为止,于是这个市场就变得完全不可预测了。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人当然再也无法获利,于是决定离开这个市场,同时也带走了他们的策略,这样一来,一点点的可预测性又一次冒出来了。”


查理 芒格曾经提到过的“双轨分析”的方法,与这本书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处:首先,理性地看,哪些因素真正控制了涉及的利益;其次,当大脑处于潜意识状态时,有哪些潜意识因素会使大脑自动以各种方式形成虽然有用但往往失灵的结论?前一种做法是理性分析法——就是你在打桥牌时所用的方法,认准真正的利益,找对真正的机会,等等。后一种做法是评估那些造成潜意识结论——大多数是错误的——的心理因素。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隐藏的逻辑的更多书评

推荐隐藏的逻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