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分析

苏小小小小酥
2011-10-15 看过
     当时写的作业。怎么写得这么烂?
        
                       
                       父爱的悲歌
                        ——细读高老头临终泣诉

     《高老头》是一首父爱的悲歌,作为故事主角的高里奥老头在小说的前五章里面却很少看到他的话语。他从来不抱怨自己的女儿,也不对别人诉苦。直到最后一章,高老头弥留之际,泣诉了很长时间,也许他最后说的话比他在人生最后十年里说的话还多。通过高老头这些泣诉的话语,我们可以对他的内心世界有一个深刻的了解。下面我将摘抄一下句子进行文本分析。
     “朋友,你别结婚,别生孩子!你给他们生命,他们给你死。你带他们到世界上来,他们把你从世界上赶出去。她们不会来的!我已经知道了十年。有时我心里这样想只是不敢相信”。
     高老头知道两个女儿不会来的时候万念俱灰,从没有表达过的愤怒,终于溢于言表。高老头几十年来溺爱女儿,对女儿的不孝行为从来没有抱怨过。这并不是他感觉迟钝,而是因为他不敢相信。
        “人家这么说,恭恭敬敬瞧着我,就像恭恭敬敬瞧着钱一样”“那时他瞪我一眼,因为我说错了话,丢了她的脸我很想懂得交际场上的规矩;可是我只懂得一样:我在世界上是多余的”;“看到他们眼中的金光变的向铅一样不灰不白,你真不知道是什么味儿。自从她们的眼睛不在对我放光辉之后,我老在这儿过冬天”
        小说前面的描写使得高老头给人的印象是一个生活没有情趣且情感迟钝的人。这些话语表明高老头是一个自卑而敏感的人。虽然而他有钱的时候,别人对他非常恭敬,但他知道自己实际上是被这个社会所孤立和抛弃的。因为他不懂得交际场上的规矩,不像时人那样奢靡享乐。他对于别人对他的排斥和漠视非常的敏感,尤其是女儿对他的态度变化他更像狗对气味一样敏锐。他也是一个懦弱的人,虽然别人特别是女儿对他造成了心理上的折磨,但是他从来没有表示过反抗,他默默地接受了一切。尽管女儿们已经把他赶出家门,他对于女儿们还是有求必应。
    “社会,世界,都要靠父道做轴心的;儿女不孝顺父亲,不要天翻地覆了吗?”
        在封建社会里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位,而作为家长的地位更是崇高。而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个人从家庭中解放出来,人不再绝对地从属于家庭,家庭不再是社会的基本单位,作为家长的父亲已经地位随之下降,社会世界不再靠父道做轴心。金钱成为了这个世界的轴心。高老头的思想还停留在旧时代,他虽然也知道在当今社会“钱能买到一切,买到女儿”,但是他还是不能做到把金钱放在比亲情更重要的地位上。金钱对他而言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他还没用异化到葛朗台那种把金钱当做目的和精神依托的地步。他有着传统的价值追求。
   新旧社会交替,老一辈人的习惯和性格来源于旧社会,他们不能适应新的环境和新的价值观念。资本主义社会“把父亲踩在脚下”,金钱破坏了原来的父女关系。高老头溺爱女儿,因为他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也是一个在新旧社会交替中由于不适宜社会而导致的内心的自卑和空虚。他需要从女儿那里得到关爱来消除心中的空虚感和被抛弃感。

   “哎!做老子的多蠢!我太爱她们了,每次都回头迁就她们,好像赌棍离不开赌场。我的嗜好,我的情妇,我的一切,便是两个女儿。”
        有人说高老头有恋女情结,从这一句话看高老头的爱真的是太过了,已经超过了一般父女之爱。原来妻子是他“敬爱和崇拜的对象”。可妻子早逝后,有很多人给他说媒都没成功。这固然是因为他爱妻子爱的深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已经有了最能替代前妻在其心中地位的人,那就是他的两个女儿。他对妻子有多好,对女儿就有多好。一般父亲对女儿的不合理行为都会进行教育和约束,而他却满足了女儿几乎一切的欲望。他就像对待情妇或者妻子那样对女儿千依百顺。除了性之外,女儿对他而言跟妻子没什么两样。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心理上的病态。前文又多处可以印证这点。例如 “他躺在女儿脚下,亲她的脚,老半天盯着她的眼睛,把脑袋在她的衣衫上厮磨;总之他像极了一个极年轻极温柔的情人一样风魔。”女儿但齐纳也说“我们和父亲在一起,就得整个儿给他。有时的却麻烦得很。” 高老头的另一句话也体现了这一点“欧也纳,你得爱她,想他父亲那样爱他”。在他看来情人的爱与父亲的爱没有分别。”
        “哦她们回来的!……朋友她们没有罪。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纵容她们把我踩在脚下的”
        在这段话之前高老头不断埋怨和数落自己的女儿,并赌咒要上帝惩罚她们。但是很快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说“她们没有罪”,把一切都认为是咎由自取。他明知道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问题,但是从来没有改正。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已经把女儿当情人看了。高老头对女儿极其愤怒,一方面又竭斯底里地爱着自己的女儿。他把自己贬低为女儿们的附属物,抛弃了自己的独立人格。当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悲哀地发现自己连做女儿们的附庸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可以上敖德萨去做高等面食。……计划中还有几百万好赚……你告诉她们有几百万不是扯谎。她们为了贪心很是肯来的;我宁愿受骗,我要看到她们。我要我的女儿!是我把她们生下来的!她们是我的!”
        高老头在理智上知道是金钱毁了他们正常的父女关系,但是却还想通过金钱来换取女儿们哪怕是虚假的关怀。他像是染上了毒瘾,女儿们对他的关爱就像毒品。当他倾家荡产时,再也买不起女儿们的爱了,于是他像毒瘾发作一样痛苦难当。“我要死了,我太苦了!把我的脑袋割掉吧,留给我一颗心就行了。”
   “爱了一辈子的女儿到头来反给儿女遗弃!简直是些下流东西,流氓婆;我恨她们;咒她们;我半夜还从棺材里爬出来咒她们”
        高老头对儿女爱极了,也恨极了。父爱疯狂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简单的父爱了。一般而言,父亲不会因为临终前儿女不在身边儿诅咒他们。这段话表明高老头内心深处强烈的被抛弃感和无助感。
        “永远口渴而没有水喝,这便是我十年来的生活”
        女儿们出嫁后,高老头再也不能经常得到女儿们的慰藉。“从她们出嫁之后我就再没有女儿了”。“杀雷托斯!杀纽沁根!”他憎恨女婿就像憎恨情敌一样。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高老头是这样一个形象:他因为新时代的到来而成为暴发户,而在骨子里他还是一个传统的人。他在新旧交替中极其的不适宜,对新时代的生活不敢兴趣,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没有生活情趣的糟老头。因此他内心有着强烈的自卑感。他在生活上唯一的情感寄托就是他的妻子。在妻子死后又把对妻子的爱转嫁到女儿身上。而他唯一拥有的就是金钱,于是金钱也成了唯一表达爱的方式。父爱里夹带的情爱成分使得高老头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金钱成了维系父女关系的唯一纽带。女儿们在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中成长起来,对父亲也缺乏真心的关爱,她们的关爱是可以出卖给父亲的商品。随着高老头钱财的流失,父女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先是被女儿赶出家门,最后一无所有的时候,女儿们甚至不愿在他病重时守候在他身旁。
        高老头的临终倾诉表明他对自己溺爱女儿的不当性有着清醒的认识,而对爱与被爱的热切渴望使得他宁愿一错再错。高老头看似无私的父爱,其实夹杂着自私的情爱。
        客观上来说,高老头的悲剧是资本社会里金钱至上的价值观造成的。从主观上来说,主要是因为他对社会变革的不适应,导致内心及其的空虚和孤独,把全部的情感寄托在妻子及替代人两个女儿的身上。金钱的诱惑与父爱的畸变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高来头的临终泣诉,表现了一个失败父亲的深沉的悲哀。高老头的悲剧印证了先贤的告诫“爱其子,则为之其深远”。
4 有用
1 没用
高老头 高老头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高老头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老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