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约翰·克利斯朵夫》

海扬尘
2011-10-11 看过
 诚如傅雷先生所言,它不止是一部小说,而是人类一部伟大的史诗。

 对于心里充盈着柔弱的幻想的年轻人来说,它很容易使你陷入心灵的苦恼之中。六年前我在台灯下偷读《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时候,激情,矛盾和痛苦,它们在我的心中激荡碰撞。

 现在很少有什么书能够打动我了,但我还是会看很多的书,我会说:“这本书用来消磨时光蛮不错的。”“嗯,这本书多适合消遣。”“这本书写得真有技巧。”只是它们不会在我心里留下痕迹。但还有一些书,它们像一条河流一样,静静地从我心里流过去,时不时发出潺潺的回响。

 傅雷先生说:“战士啊,当你知道世界上受苦的不止你一个时,你定会减少痛楚,而你的希望也将永远在绝望中再生了罢!”我在少年时看到这句话,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感动。我记得《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扉页上写着:“而你,正感受着与他同样烦恼的善良人呵,就从他的痛苦中汲取安慰,并让这本薄薄的小书做你的朋友吧,要是你由于命运的不济或自身的过错,已不可能有更知己的人的话。”这个世界上不止我一个人在受苦!不止我一个人在孤独!而现在我却无动于衷了。我总感觉自己已经很老了,他们也笑着说:“是啊,你该领退休金了。”

 现在我再一次捧起这套书,书里的警句太多了,铅笔划了一道又一道线,笔记本也抄了洋洋洒洒的一大篇。但我停下来了。醉心于这些表面的句子是不好的,虽然随便哪句话里都饱含着人生的哲理。但我已读不出新的真谛来了。

 和他青年时代的高歌狂飙相比,我现在更喜欢最后一章里的约翰·克里斯朵夫了。对传统的反叛和蔑视,必须建立在对传统极深的了解和反思的基础之上的,克里斯朵夫反对的正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盲目的狂热,正如他二十岁做过的那样。而这也正是克里斯朵夫晚年的转变,这个时候的他最有资格被称做圣者。

 我感受到了这个不断审视自己的英雄的心。一种博大,纯粹,宽容的精神。但我自己永远是个懦弱的小虫。高歌猛进的狂飙!斗争!怒吼!它们六年前曾在我的血液里沸腾。而现在,对那些矫饰和伪善的,使人的天性变得拘谨和畸形的东西---我已经懒得反抗了。

 “我什么都不想隐瞒,无论它的罪恶、它的道德、它那深刻的悲哀、它的狂妄自大、它的英勇努力以及它在一项超人任务的重担下所感到的彻骨的筋疲力尽;整整一个世界——道德、美学、信念、人道——都必须改造。我们得重新做人。”

 政治投机和腐败渗透了社会的每一方面,但他们保持了自己精神的纯洁,不肯背叛自己的良心去适应“节场”上腐朽的世界。在普遍衰落和道德沦亡的泥潭中,这是一场为了保持人性而进行的斗争。“我们得重新做人!”

 我想我不会再去翻它了,我已经是个老年人了。

 “我曾经奋斗,曾经痛苦,曾经流浪,曾经创造。让我在你的怀抱中歇一歇吧。有一天,我将为新的战斗而再生!”看到这句话我的眼睛又湿了,和六年前一样。只是那时的是欣喜和激动,现在是感伤和绝望。

 不朽的偶像约翰·克利斯朵夫。你是内心的强者,你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我们的时代需要你,可有谁胆敢像你一样站出来,他会被撕得粉碎。

 天快亮了,四周寂静无声。我默默地敲着键盘。亲爱的,不知道你的灵魂是否也和我一样。

于2006-08-11 05:36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约翰·克利斯朵夫(两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约翰·克利斯朵夫(两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