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歌 月明似玦

Apeach
2011-10-09 看过
很少小说会让我记得每一个角色的名字。
很少小说会让我一而再再而三为那些风流人物死去而流泪。
很少小说会让我忽视某些人人都爱女主角以及女主角是万能这两个雷点。


《帝凰》便是以上的表表者。


原谅我要以如此俗不可耐的开场白。只因我真心害怕别人会错过这个好故事。


印象中看见《帝凰》的简介时,并没有太大的期望,反而是阅读了两三章之后,被作者那绮丽的文笔所吸引,从而仔细阅读起来。
作者的文笔几乎是毫无瑕疵,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她并不是写小说,而是写散文,甚至,是在写诗赋。
骈散相间,据说里面的对联诗词都是她自己写的,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及后到第二卷用的文字却没有第一卷华丽雕琢了,许是因为金戈铁马的沙场战争,载不起太华丽的文字,倒是多了几分平实之感。
这倒更好,人物倒是更有血有肉了。


人物。
这个故事里的人物似乎都各有其抓人眼球之处。


秦长歌。
女主很强大。真的很强大。
她在第三世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眉眼自是一股风流态度,单是站出来就已经气势万分,让人不得不折服于她。
她视人命如草芥,除了她在乎的人。
她会使心计耍手段,却从来不会伤害对她好的人。
这般女子,实在是强大得有点令人接受不了,但似乎又是情理之中。
六国乱世中的那一抹绝代风华,似乎又真的应该是这样。
有时候我总觉得她是爱自己多于爱任何人,可是正正是因为她爱自己,才会使那么多人爱她罢。
因为,那么爱自己的人,永远都是最缺乏爱的。



萧玦。
不像帝皇却又是天生的帝皇。
此生心心念念的,从来只有一个长歌。
他为天下而生,却只为长歌而死。
看的时候对他并不是有着很强烈的感觉,彷佛他并不是男主。
对他深刻起来,往往是在于阅读没有他参与的情节的时候。
他是个执着而单纯的男子,爱习武就一根筋坚持到底,爱长歌也是永生永世矢志不渝。
有时会觉得他很可怜,明明捧上一片真心,却总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有时候又会觉得他很孤单,妻子若即若离,儿子更爱干爹,他好像很富有,又好像很贫穷。
肩负着天下苍生的人,怎生不孤单。



楚非欢。
人生,终究到底不过是一场是非之欢。
他心中的是,是对长歌好,是看着长歌能好。
他心中的非,是长歌的泪,是长歌的叹,是任何伤害长歌的人。
他一生彷佛只为着一个人而活着。
楚非欢是一国的王子,可是他对秦长歌的爱,却是低到尘埃里的爱。
从来不求回报不求执子之手,只求能身旁默默守候,他知道她不爱自己,可他仍心甘情愿为她做任何事情。
很多时候都不喜欢跟男主争女主的男子,可是这样的楚非欢,又怎么能让人讨厌他呢。
这样温润如玉的男子,一生一心只向一个人,甚至连半分半寸也没有留给自己。
眼看着他被兄弟冤枉却毫无辩白之意,眼看着他默默忍受着残疾之苦又毫无怨言,又怎能令人不心疼。
他死的时候,又叫人怎样不流泪不难过。
是非之欢,但愿来世他心中的是非之欢,是属于他自己的。



素玄。
几乎是贯穿整个故事的人物。
很喜欢这个天下第一高手,不单是他那股笑傲江湖的风流态度,而是他总是眉宇之间的那份淡然。
明显他是个生性淡薄的人。
为秦长歌复仇,他从未大张旗鼓,面对水灵徊的爱慕,他只是淡然处之。
直到水灵徊的死。
实在不知道素玄是否爱水灵徊,但水灵徊真的很爱他。
当素玄抱着那单纯的女子的遗体步向山林的时候,我彷佛看见他每走一步,心就枯萎一分。
并不知道他的结局会是如何,或许他会终生不娶,又或许,敌不过时间的流逝,把对那女子的歉意束之高阁,再与他人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水灵徊。
她不是主角,但我私心想把她跟素玄放在一起。
看的时候从未想过她会死,因为我总是觉得她会是跟素玄同偕白首的那个姑娘。
因此我看《帝凰》时的第一次流泪,是为了她。
她的死似乎是天生注定的悲剧。
终究还是活不过十六岁。
善良,痴心,单纯的女子,她用了自己的方式让她最爱的人记住了她。
尽管不知道这样会否真的让他记住,但至少那是她能做的唯一的事。
为他而死。



白渊。
估计有很多人讨厌他。
然而看到最后一幕之时却无法对他讨厌起来。
到底死在自己最爱的人之手是如何感觉?
是悲,是伤,抑或是喜。
曾经我有想过柳挽岚爱的是他,或者不必说爱,只能说有着情愫绕于心怀,但终究她爱的只是司空痕。
不知道她心中的白渊是如何,可能是丑陋,可能是卑鄙。
但终究我觉得她是知道他的爱。
无法承受,也无法接受,更何况她还爱着另一个人。
向好的方向想就是,我不能爱你,但我能阻止你错下去──
我可以跟你死在一起。



玉自熙。
匆匆的惊鸿一瞥,却一眼万年。
看上去最多情,事实上却是最为专情。
人生只若如初见,可是他们的初见,却是悲剧的开始。
只是相见相遇一次,却彷佛相知相伴了一世。
或许,与神女长眠于冰山,未必不是他最好的结局。
至少,他是笑着来到冰山,与她永世相伴,一切美好如初。
又至少,神女走火入魔也是因为当年的遇见吧……



萧琛。
或许每个人都觉得这俊逸无双的贤王,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可又有谁想过,他只不过是一个人。
喜欢谁是不能选择的。
谁喜欢你也是不能抗拒的。
他喜欢他,而只不过,他刚巧是一个男人罢了。
何罪之有?
没有人了解他的心,除了他自己。
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水镜尘。
很不喜欢此人。
此人如同他的名字,水镜中的一颗尘埃,明明是平静如镜的清彻水面,那颗尘埃竟是如此的碍眼。
斯文──败类。



阴离。
从未想过如此阴狠毒辣自私的人,也会懂得──
爱。
班晏是个好女子,尽管她跟他一样毒辣。
徐娘是半面妆,可她却是半面人。
但她从未怨过他。
痴情的女子似乎都有个毛病就是一定会奋不顾身为爱人而死。
班晏又岂会例外,只是她是幸运的,
因为阴离在最后的一刻,终于懂得了爱。
那是班晏以死换来的爱。



还有很多人想写,还有很多事想写。
包子,祁繁,祁衡,容啸天,纯妃,魏天祀,蕴华,班晏,元颜才人,青杀……
每一个人都有着一种独特而顽强的生命力。
我猜,大概也很难能从我的记忆中抹走他们了。
2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帝凰(上中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帝凰(上中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