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的无底洞

有良心的豆子
2011-09-22 看过
我有一个表弟,年龄不过相差三岁,小时候很亲近。亲近到我们一直到10岁了还在一个浴缸里光屁股洗澡。虽然我男女观念领悟的很早,4岁的时候被幼儿园男生拉裙子就会大哭,但是表弟在我心里从来不属于“男生或者女生”的二选一。他似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横跨了性别,在我们两个光溜溜被打上肥皂泡泡的时候对我咧嘴笑。

话说,我真的对小说的男女主角名字没有爱。夏吹,小米,听上去很像是大饼脸饶阿姨那种NC的“青春疼痛文学”有木有。但是幸好沈星妤没有让我失望,夏吹不是个忧郁王子,小米也不是个叛逆少女。从小米发现那棵樱花树开始,从他们如樱花般绽放的青春开始,他们就一直是克制的,压抑的,理智和情感在天人斗争着。他们内心那种滔天的感情有多强大,他们在心里筑起的理智大坝就有多么坚固。沈星妤的文笔不温不火,恰到好处的带出了这两个兄妹内心的纠葛。

至于配角,则相对有些欠缺。简影,这个爱着夏吹的标准女配,太过工于心计,已经有八点档的水平,不适合放在一个青春小说里。猪豆到底对小米有多深的感情,我总是不能顺服自己,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猪然后对小米死心塌地。不过,在主角超级强大的气场下,这些配角就算再刻画,也无法令人完全满意了。

禁忌恋什么的,从来都是我们忍不住想要偷偷去探索的东西。因为从未被人直接提起,但是却被暗示到过分明显的禁止,它从小就是那个得不到的“终极糖果”。再加上文学作品里常常把它写的凄美无比,更是让人心里很是怜惜。

以前我想,禁忌又如何,只要他们不生孩子,照样可以相爱生活在一起啊,这对社会也没什么危害。后来我发现,除了畸形儿这个显性危害,禁忌对社会制度的隐形破坏才是真正的危害。这时爱情至上理论又说,他们相爱了,是挡也挡不住的。以前看佛洛依德,他说我们的冲动都源自性,甚至早在婴儿时期,我们就对母亲的乳头产生了冲动。当时我觉得这话真心大胆,还要偷偷摸摸的看他的书。我不知道夏吹和小米这种畸恋是如何产生的,也不想探讨。但我想的是,是不是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这么一个不可触碰,不见天日的地方。如果揭开了文明的重重包裹,我们是不是也有像夏吹和小米那样的感情,它被深埋你心里的地下几万里,百分之一的可能在某个梦中不经意出现。

于是我换个思路想,夏吹和小米只不过是两个透明又脆弱的孩子,这些所谓“见不得人”的情感,他们无法深埋,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说到底,让人感到害怕的,必然是我们心里有鬼。那些对这种情感如临大敌甚至恨不得马上消灭的,先小心自己心里深埋的炸弹吧。

再说到我的表弟,好像一夜之间长大,我们都不知不觉的疏远了彼此。因为功课忙很少见面,再见到他便成了一个腼腆安静的男孩。这一刻我真的发现他是个男孩子,喜欢的是恐龙不是洋娃娃。我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把他划分到了“男”那个庞大的分类,从此他和我之间就像隔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去年过年我回家,临走的时候一大堆亲戚送我,挨个和他们拥抱。到表弟的时候,我终于感到这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的身体,肩膀单薄,散发着我所不知道的气息。那一刻我知道,我心中的那个没有性别的表弟终于变得陌生,而在陌生之上,又架着一条血缘的纽带。我们只好走在这纽带上行走,不再去看底下的黑色的深渊。
1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盛夏的樱花树的更多书评

推荐盛夏的樱花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