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的羊皮卷”之三:“因我受造奇妙可畏”

蠟筆小希
2011-09-05 看过
除了唯物质主义之外,现代人也常走另一个极端,即跟随柏拉图哲学,认为身体是灵魂的牢笼,于是贬低肉身,仿佛物性的身体一无是处,只有灵性的事物才是美好。问题在于,我们太容易只看到身体恶的一面,却忽略它作为上帝受造之物的美善。杨腓力和保罗•班德所写的《神的杰作:身体奥秘的发现之旅》,或许有助于我们重新看待这实际上奇妙非凡的肉身。
本书初版于1980年,它主要是班德医生这位在印度研究麻风病的开路先锋、世界级的手掌手术专家,对其毕生医学实践的神学反思。从细胞、骨骼、皮肤、肌肉这四个方面,班德医生发现,医学上的每个有关人体的发现,都极为奇妙,并且均能够类比基督信仰的真理。在班德医生和杨腓力看来,“上帝创造了万物,祂把祂伟大的、创造性的自我,投资在这世界,特别是在人体的设计上。我们能做的不多,但我们至少可以感激祂”。
作者首先观察的是生物体内抵挡外来侵略者的武装部队、细胞中的一类:白血球。当身体遭遇攻击,譬如绿霉球菌侵入,白血球会用自己的身子把入侵者包裹住。因白血球含有带化学性炸药的颗粒,罩住绿霉球菌后,那些颗粒就会爆炸,摧毁侵略者,余下一个个发胀的白血球;最终,这些白血球在自卫反击战中,为了有机体平安地活下去的缘故,而英勇捐躯。
身体就是由各种各样的细胞组成,它们都如白血球一般,在正常的情况之下各司其职,缺一不可,为的是使身体健康运转。班德将身体比作社区,而社区中的个人则好比白血球等的单细胞。细胞和细胞只有相互协作,才能确保一个较大有机体的维系。
使徒保罗在《圣经•哥林多前书》12章中以人体来比喻基督的教会,我们耳熟能详。班德医生则根据显微镜的发明而洞察到的人体细胞的知识,为保罗的譬喻作如下补充:
“身子是一个,却由许多细胞所组成。细胞虽多,却仍是一个身子……设若白血球说,我不是脑细胞,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若肌肉细胞对视神经细胞说,我不是视神经细胞,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若全身都是视神经细胞,人怎能走路呢?若全身都是听觉神经,人又怎能看呢?但如今神随自己的意思把细胞安排在人身上。若都是一样的细胞,身子在那里呢,但如今细胞有许多,身子却是一个。”
这一有趣的类比,不过是该书诸多极富洞见的身体类比之一。读完全书,我们也许对诗人早就发出的赞叹有全新理解:“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圣经•诗篇》139章14节)
而这本书的英文名,直译的话,的确就是《受造奇妙可畏》(Fearfully and Wonderfully Made)。

2011年9月5日星期一
3 有用
1 没用
神的杰作 神的杰作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的杰作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的杰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