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的精神法则

荒诞王
2011-09-04 看过

搏杀和取胜是习武者的第一要务。对最高武功的追求是武人的本质追求,它使“胜利”变得唾手可得。因此,每一个习武者,不管身负着怎样的武艺和欲求,都会在秘籍或绝学面前低下自己的头颅,膜拜于地。在小说中,被驱逐到海上,侥幸从海难中逃脱的一个老太婆,万老夫人,当听说荒岛上的铁船舱里收藏着紫衣侯的武学秘笈的时候,即刻便忘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也忘了自己身处孤岛绝境中,而为得到秘笈费尽心思。这是武林芸芸众生的真实写照。
其实至高的武学,不是招式、不是法度,而是一种境界。这是优秀武侠小说家们的共识。但古龙是第一个在文字间彻底抛弃招式或套路描写,直接言说气场和境界的人。后期的古龙所惯于营造的紧张比武氛围,给读者带来了强烈的阅读快感,形成迥异于路数描摹大师金庸、梁羽生的别样美学趣味,自成一家。在《浣花洗剑录》里,古龙虽没有完全摆脱传统窠臼,依旧大量描述了动作、招式和套路,但还是通过最顶尖的高手传递了“神”胜于“形”的武学奥义。
武学的最高原则(武道)首先是宇宙论的。“武道法自然”,“武道中最最深奥之精华中,也断然必有生生不息之玄机存在”,“自然之现象,实是天地间最博大精深之武学大宗师”。宇宙世界的循环往复、自在生灭,是人类不可凌越的生命法度,也是再强大的武功也颠覆不破的至理。
在宇宙中,武道是一粒微小的智慧果,等待觉者的摘取。这枚诱人的永恒之果,不仅有着自然的肌理,同时,它也有着人类理智的内核。没有对人性和人道的觉醒,武道是不可能的。因为“武”是人的行为,它的发动必须建立在先行的人的某种意念或思维之上。意念是武功的始基,它催动了武者的肢体,才能发出招式。可以说,意念的高低上下,决定了武者在比武中的地位,也影响了武者的发挥。再好的招式,如果意念不及,就无法将威力发挥至最大,也就无法立于不败的境地。所以,优秀的老师教给学生的,首先会是意念的训练。
“武功以力取,武道以意会,力拙而意巧,力易而意难”。对武者而言,练“力”就是练形,掌握的就是武功的表现,即每一招的形式,以及它们彼此连贯成一体的法则。武之形式可以通过模仿前人而学会的,但推动一切武功法则成立的先验逻辑的获得,则是无从模仿的。因为它不是死的、形象可见的具体的物,而是活动和千变万化的,只有仰仗主体自身的参研、悟会,方能成为可能。
“要练一套武功,是何等容易,纵是十分年轻之人,若是以勤补拙,也可练成,但若要由自然动静中悟出万物变化之理,自万物变化之理中悟出别人剑路之破绽,这却是何等困难之事,若非具有绝大智慧之人,纵然勤练百年,也不可成。”古龙所说的武道的习得,和禅道的参悟工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是中国哲学最精微和诡妙的精粹所在。借此,古龙向古典传统发出了邀请函,让这些“文”的至理在“武”的世界里同样成为最致命的极限。
武道自意始,而意又开始于定。顶尖高手的比武,开始于寂静。这种寂静,不只是语言、行动上的停滞,更是一种精神状态上的安宁。在杀机重重、波谲变幻的决斗场上,所谓的寂静,更多是心灵内部建构的一个晶莹、澄澈的空间,它的平静和安稳为武者营造了封闭的港湾,为即将出鞘的剑刃提供了临界的安宁。这种寂静,滤掉了会影响心灵的杂质,那些日常的、欲望的、情感的黏液,留下一片纯粹的净土,等待心神全然凝聚到比斗的唯一焦点上。对高手而言,再精湛漂亮的技艺,也要在寂静的场域中方能发出致命而突然的一击,“有生于无”,才是大有。
至高的武道,是无法将自身的武艺训练成完美无缺的。人类的世界本不存在没有一丁缺点的至善。再完美的事物也终有不完美的微小瑕疵。从这个意义上说,天下不存在不会被击败的武功。而根据辩证法的相对原理,击败所有对手的唯一可能,就是迅捷地抓住对手的破绽,一招击中命门。
在方宝玉和白衣人的巅峰对决中,后者看似达到了武学的至高境界,不仅进攻的招式必杀,而且防守的阵式也似乎毫无破绽,简直近乎完美了。但他却被方宝玉丑陋无比的伏地一招所败。这个诡异无边、毫无美学价值可言的招式,完全是针对白衣人的武功而特别设计的,它在短暂的一瞬间抓住了白衣人全身唯一不设防的弱点,也是所有人类无从防守的死穴,那就是人的足底。所以,白衣人的失败,不是败在他的武艺还不够精深,而是败在了自然的铁律下。所以他才会在行将死去的时刻,仰天大笑,发出“好妙的一剑……当真妙绝天下”的感慨来。
可以看到,在古龙精彩的叙事中,武功最终获得了玄学的支撑,但那绝不是道学家陈腐的老生常谈,而是一种穿透技术至上的神秘主义的变通和灵活。武道的法则,就是它没有法则,随机应变。武道觉悟者所拥有的观察和思考能力,实则是一切“道”的共通原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浣花洗剑录(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浣花洗剑录(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