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在当代中国缺乏民意基础

huwd
2011-09-01 看过
我相信,假使有人如实、全面的向公众介绍哈耶克,那么这位学者必定为当代绝大多数中国人所谴责。

以中文网络上的书评来看,这本书的多数读者仅仅注意到了作者对经济控制的批判,以及对社会主义的否定——包括在欧洲大行其道的社会民主主义,而没有注意到他对行业监管、社会保障及福利社会的反对意见。当然,也许这应该怪译者糟糕的文笔,但这并不会影响一位细心的读者。

一个合格的理论家应该能够让他的看法自圆其说,哈耶克的观点足以自洽,那么他就可以被认为是一位称职的经济学家。我不打算讨论他的观点是对是错,这确实超出了我的能力,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目前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不会认同他的学说——如果他们真的知道的话。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2011年中国很多地区的肉价大幅上扬,各种舆论几乎一面倒的希望政府能够介入并操控市场。政府有必要干涉这一市场波动么?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会有不同的观点。

在哈耶克看来,政府显然不应该这样做,这种做法既不合理也不合法,因为政府无权迫使一些公民损害自己利益(利润)去帮助其他公民,这是对他人正当权利的侵害。同时,这种做法必然要求政府拥有更大更多的力量和资源,一个拥有如此巨大权力和能量的政府必将对个体自由构成威胁。所以,应该放任物价飞涨而不加干涉。

是的,自由主义者就是这样想的。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更倾向于社会主义者的观点——政府出面调控市场。中国人在更多的时候只会抱怨政府管的不够多、不够有力,而不是相反。这就是民意,所以哈耶克有时会对现代西方民主制度有所非议,因为民众的意愿必然通过选票影响政府。他甚至在某个场合这样表态:“我个人更愿要一位自由主义的独裁者,而不愿要一个缺乏自由主义的民主政府。”

目前有很多中国人憧憬的西方福利保障体制,但他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个事实——这些是欧洲社会主义者努力的结果,而自由主义者对此往往持否定态度。哈耶克认为,“政府不应该帮助个人对那些生活中的普通意外事件作出准备。”这意味着如果遇到物价过高之类的“普通意外”,人们应该只抱怨自己的钱包不够鼓,而没有理由去找政府的麻烦。

当然,哈耶克并不完全否认某些保障的存在,但这一保障应该很有限,政府可以“确保每个人维持生计的某种最低需要,”而不应该使人们获得“某种生活水准的保障”。看起来,哈耶克所欣赏的保障就是中国政府为城市低保户提供的每月二三百元人民币,而让一个失业者仍然可以过上体面生活的西方发达国家,似乎恰好站到了哈耶克的对立面。

如果一个人完全认同哈耶克的观点,那么他应该同时产生这样一种认识,那就是当自己看不起医生时、找不到工作时、买不起猪肉时、年迈或丧失工作能力没有依靠时、意识到这都是自己的问题,和政府一点关系没有,政府也不应该与这些事情有关——退一万步,就算有关系的话,那么仅仅满足“最低需要”也就足够了。一个试图为全民解决医疗、就业、物价、养老问题的政府必将对个体自由造成严重伤害。

其实往直白了说,什么是社会主义呢?社会主义就是由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解决民众遇到的一些问题,这是实质,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普遍心愿,只要民众的这一心态存在,社会主义就永远不会消亡。这么拥有这一心态的民众到底有多少呢?据我所知在欧洲是大多数,君不见西欧有那么多自由主义者,却一点都改变不了自己祖国那“可憎”的福利制度?同样据我所知,这类民众在中国近乎百分之百——包括很多把哈耶克挂在嘴上的“自由主义者”,他们一样有事先找政府。

我认为,当一个人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他很容易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至少会容易认同社会主义的观念。而在一个相对优越,生活压力很小的环境中,这个人则更容易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因为我发现富豪、炒家、书斋中的学者和象牙塔内的学生比较容易接受自由主义者的观念,而在职场打拼的工薪阶层往往期待政府在很多问题上拥有更大的权力和力量——比如物价——这是社会主义者的想法。

再补充一个事例,2011年11月16日,甘肃发生了耸人听闻的儿童遇难事件。对于这件事情,网络上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意见是一致的。广西等地方政府的应对措施令人遗憾,人们普遍认为他们应该拿出更好的做法。不过总的来说,民众希望政府能够更有力,政府也承认这是自己的责任,并愿意为改善这种情况做出努力。即使有人对“当前政府”是否能做好表示怀疑,但并不认为政府应该在这些问题上缺席。

不过,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们受不了了。

一位叫陈兴杰的自由主义者呐喊道:“公共知识分子很少反对小政府、大社会的理念,但是讨论到具体问题,他们很多人又不自觉地投诚。例如医疗、教育、房地产领域,他们以民生名义鼓吹管制和政府责任,这些呼吁的后果正是政府的臃肿庞大。大政府都是纵容出来的。”“你们的‘最低福利’到底是什么?起初你们说是让孩子吃得饱饭,后来又说让孩子接受最起码的教育,后来这种‘最起码’是九年强制义务教育,后来又说学生必须要有营养早餐,现在还要求要有坚固的校车。什么是最低福利?”

一位叫郑褚的自由斗士也跟着喊:“我认识的公知都告诉我,他心仪的是小政府,大社会,但是他们却不放过每一次为扩大政府摇旗呐喊的机会。”另外一位自由主义者讥讽民众要求政府管理和投资校车时说:“我希望的校车标准是:装甲厚度不得低于100毫米,可以防止核武器袭击,自带125毫米口径炮和并列机枪,用于自卫防止歹徒危害学童。座椅必须符合航空头等舱标准,司机必须安全驾驶30年以上……你要反对,你就是没良心。”

乍一看,在这个问题上似乎自由主义者才是政府的忠诚辩护士——校车是好是坏,儿童是死是活和政府有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就是政府不应该管这件事情,市场会解决的。政府缺位,市场解决的结果就是死了21个人,然后自由主义者认为这事和政府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这些自由主义者描述的现象,与我观察到的情况差不多。很多人煞有介事的大谈特谈什么小政府、自由主义,事实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小政府是什么东西,也不了解自由主义的观点,骨子里还是呼唤强势大政府的社会主义者——即使他们不知道、不承认。

我衷心祝愿这些自由主义者企盼的事情不会出现在中国。
123 有用
5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1条

查看全部141条回复·打开App

通往奴役之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通往奴役之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