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文章不染尘

SoloJune
2011-08-29 23:43:26 看过
刘绍铭说读董桥的散文要读出味道,“中西文化得有点底子还不够,你还要像他一样对文字迷恋得‘丧心病狂’”。

我自愧资质不够,学养不足,阅历更寒伧,又怕吃苦,也没有决心“以艰难的咀嚼咬穿文化的篱笆”,所以永远只能满足于一知半解,附庸风雅而已。

自一九九年五月七日起,董桥在香港《苹果日报》开设“时事小景”专栏,每日一文,每周五篇,淡墨白描,顺手装点,挥洒自如。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于二OOO年先后推出董桥《没有童谣的年代》和《保住那一发青山》两书,是为“时事小景”专栏小品的完整结集。

在这些小品文字中,董桥写的虽是“时事小景”,但并不囿于“时事”,用陈子善的话来说:“董桥善于透过时事自由挥洒心情,更多的还是写文学、写艺术、写文化,写人文知识分子在科技时代如何自处,写他对中西优秀文化的一往情深,依然是吐古吞今,精致圆熟,颇具冷峭孤僻的幽婉之势,值得一读再读。”

我想这也是这些“时事小景”能够穿透岁月的迷雾,历时数十载依然熠熠生辉的原因。

有读者说董桥写时事写政治像写小说,又说他的文章往往没有斩钉截铁的结论,董桥回答,那是他刻意这样写的,“说得高深些,那是艺术技巧上的‘留白’,说得浅白些,我根本不相信我能够对我提出的疑问下结论做答案。”

其实,用这样的方法去写作是需要有丰富的阅世经验和深厚的文字修养的,董桥因为“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一个字”,终于没有辜负签上他名字的每一篇文字。

米兰·昆德拉曾经对菲利普·罗斯说,他讨厌人们对天底下的事都找到答案,那是人类愚蠢的根源。他相信小说是对天底下的事都提出疑问,那才是小说智慧之所在,“我不知道我的国家会不会毁灭,我也不知道我笔下的人物对不对,我编造故事,让故事冲突抗衡,从中提出疑问”,“小说家教读者用疑问去了解世界”。

看一看我们的周围,一厢情愿的怜悯、盛气凌人的指摘到处充斥着我们的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凛然大义、滔滔不绝的话语和立场还会少吗?

在当下的言论生态中,我想,那种对自我、对世界的清醒认识,那种下笔前的自省和审慎,其实是很可贵的。

董桥写时事,用一种小说的笔法去解构许多事态和人物,正暗合了米兰·昆德拉所追求的lyrical 、lyricism的境界,体现出的是一种“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的温润和舒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没有童谣的年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童谣的年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