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者的信仰——人性至善

[已注销]
2011-08-26 看过

如果恶是现世的写照,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何以在现世活得足够好而不至于郁郁而终?对于无神论者来说,这是个问题。回过头去匍匐在某个神的脚下祈求指引,是倒退;跌入恶的泥潭一蹶不振,是自弃。读完《乌托邦》我似乎找到了答案,没有信仰的灵魂终究不安宁,不相信神,那就选择相信存在于未来世界的至善,不管它有多么遥远。

在政治教育中被提及数次,读过之后才发现这本书的理念自成体系。它不是维护统治的宣传词,也不是巩固宗教信仰的赞美诗,它只是一个善良的思想家对现世丑恶的颠覆。托马斯•莫尔的思想建立在中世纪手工业基础之上,固然跨不出时代局限,但其伴随着智慧和美德而具有的超强洞悉力却突破了时代局限,与每一个善良而仍旧心怀希望的后人产生共鸣。

莫尔生活在16世纪英王亨利八世专制统治下的都铎王朝,政治黑暗,民不聊生。国王是个刚愎自用的暴君,只知横征暴敛,动辄施以极刑,日后也是这位国王要了莫尔的性命。而他的贵族们疯狂投入资本原始积累,圈地养羊,将农民逐出家园沦为流浪者,甚至为生活所迫沦为乞丐盗贼。对此莫尔毫不客气地诘问“你们始而纵民为盗,继而充当办盗的人,你们干的不正是这样的事吗?”专制君主耐心有限,不会给那些可怜之人以谋生之道,使他们不至于冒始而盗窃继而被处死的危险,君主所做的只是披着法律的外衣,镇压刁民。对于时代的种种丑恶,莫尔挖掘出了万恶之源,他的结论是跨时代的,即私有制是罪恶的根源。而对于如何消灭私有制,莫尔认为是物资的极大丰富。这些结论后来得到很多思想家的引用,包括马克思。

我想赞美的却主要不是莫尔的先进思想,而是其对人性至善的坚信。乌托邦国民并不是与世隔绝,他们的邻国有的贪婪,有的嗜血,种种丑恶他们看在眼里,却不受熏染。他们保持勤劳、质朴、善良、无私的美德,乐善好施,不与人为难。从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到莫尔的人道主义思想,比如战争观。遇到非打不可的战争,乌托邦人勇往直前,绝不畏缩,对于俘获的敌军俘虏,他们待之以善,因为他们知道,普通人民不是自愿走上战场,而是被国王的疯狂所驱使。这就讽刺了当时欧洲各国毫无意义的混战,为争夺领土而让普通人民白白送命。有趣的是,比起互相厮杀,乌托邦人更喜欢使用韬略和收买敌人之类的方法取得胜利,在外界看来这或许是狡诈,但乌托邦人认为这样可以使敌我双方大批无辜人民不至于陈尸疆场,兵不血刃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一个要依靠人民作出过多牺牲才得以建立或维持的政府不是好政府。

最喜欢书中一句话:“一个人可以仰视星辰乃至太阳,何至于竟喜欢小块珠宝的闪闪微光。”经济学上都说金银货币的出现大大便利了商品交换,从而促进了人类物质文明的进步,但金银给人性带来的负面影响却丝毫不亚于积极作用。有的人以积聚财富为乐,宁愿把金子藏起来永不使用,也不愿意施舍哪怕一丁点给穷人。还有的人喜欢炫耀财富,穿金戴银,珠光宝气,自以为美。而现代经济危来临时,物资持有者宁愿将大批物资销毁也不愿降价贱卖给穷途末路的平民,只为保持货币不贬值,不伤及自身利益。这些例子都昭示了金银财富怎样将人性扭曲。莫尔对其所做的颠覆是,金银在乌托邦人看来是可耻的标志,不是用来制造粪桶溺盆,就是用来做犯人的枷锁。而物资是按需分配的,在全民参加劳动的情况下,物资极度丰富的情况下,不会有囤积居奇,也没有人会因为物质上的缺乏而走向犯罪。

环境因素对人性的影响着实很大,饥荒年代有“易子而食”的悲剧,而私有制带给不同利益派别无止境的纷争。也许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未来,人性中善的本质能够得到最大发挥,而恶的因子因为环境的优裕而受到抑制,这就是理想的社会吧。

对于越不习惯的东西,人们越是不信。其实道理很简单,和任何宗教一样,心诚则灵。

10 有用
0 没用
乌托邦 乌托邦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乌托邦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托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