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悲怀 遣悲怀 7.7分

帶上錯頻發報機趕着去死

[已注销]
2011-08-25 看过
身處巴黎的文藝女青年嘗試着去探訪邱妙津的自殺細節,從所住街區至寵物屍首埋骨地點,最好還有木地板上的剪刀擦痕,除了這夥人,也沒別的傢伙對蒙馬特高地的這次慘案有興趣了,靠,自殺的人何其多,巴黎鬼故事是某世紀小報上面持續數十年的連載。

從文字的蛛絲馬跡出發,拼湊作者全貌總是件愚蠢的事,上下兩冊的日記甫一出版,就被我等八卦群體盯上,連越洋郵費也再所不惜,拿到手,複印出的原始痕跡上標明書寫人和我們一樣,日日夜夜為長居,水電,法文,學校,學位擔憂,一筆一筆的明細賬,TMD老子也算過。

除此之外,滿篇的愛,求救,責任,喂,我搞不懂她為什麼會去死,也搞不懂我之前某個遙遠的朋友為什麼會去死,一言不發,屍體一週以後才被房東發現,好在是冬天,否則必定慘不忍睹,反正你們已經掛了,身後事什麼都早已不在乎,好看難看都是一回事。

駱以軍卻偏要避開臉色(死人沒臉色,女同志們有臉色),把屍身挖出來,陪它走一段,與其稱之為運屍人,不如稱之為趕屍人,他要挖出靈魂的殘片,驅趕自己前行。

王德威認為遣悲懷是第一佳構,我不這麼認為,駱曾經說過寫完一本小說,就像洗掉硬碟似的重新來過,我也沒看出來。小說無疑上佳,但內核永遠是一樣破碎的故事(世界都被死炸掉了),有道聽途說,有新聞八卦專欄,有被篡改的童年記憶,還有亦幻亦真的私下經驗,浮現奇異的張力,讓小說沉浸於完整的,連續的氛圍裡面。但掰開了看,是一段模糊又錯誤的電碼。

翻譯出來,是駱對自身的質問,而如此質問,他猜想作為同代人的邱也有。

反正對接不上也無所謂,再也尋不到破譯程序,就看情節如數字一般兜兜轉轉。是向死去的邱傳送訊息,向過去的駱以軍傳送訊息,也向未來的我們轉達愛與傷害的困惑。

可惜頻率完全錯了。
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遣悲怀的更多书评

推荐遣悲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