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怜男人的荒谬

一棵树
2011-08-12 10:44:11 看过
      最近看到捷克作家Ivan Klima的《风流的夏天》,伊凡君与昆德拉大叔同列捷克文学界三巨头,然伊凡君艰苦奋斗,天天向上,近年来在国际文学界声誉日隆,已有超越昆大叔的势头。此书并非伊凡桑的代表作,但却同样让人如饮甘露神清气爽通体舒泰醍醐灌顶幡然醒悟如拨云雾而见青天。。。(此处省略一万字),让一向怠于读书的我坚持两天,一气读完。掩卷回思,所得匪浅,于是又奋起余勇,打了这么多字跟大家分享。
    小说主人公戴维是一个在研究所任职的副教授。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过的都不错。房子车子票子妻子俱全,还有两个可爱的小萝莉,从事着自己热爱的科研事业,在《nature》上发表文章,还收到了去英国讲学的邀请。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一切都朝着预先设想的方向发展,生活平静安好。然而就在他去英国前的那个夏天,在房东的葬礼上的一次邂逅——不应该用邂逅这么相对“浪漫”的词语,应该是“遇到”,我们(读者和作者)是严肃认真的看待这件事的——彻底改变了他的一切。
    人到中年激情燃尽,对一切都司空见惯疲于应付。戴维就是这样在日复一日公式化的上下班和家庭琐事中逐渐迷茫沦为“迷途的羔羊”,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所在,只能继续漠然的维持现状,并隐隐期盼着什么不一样的际遇。“近来他醒了的时候常常想到,为什么他要这么快爬起来,为什么他需要活着…..他平时不能驱走这种感觉,他太忙了,不允许为自己的感情去折腾。”
    他是从事人类寿命的研究的,科学告诉他的只是一大堆的小鼠数据和实验报告,他渐渐忘却了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目的,或许“人盼望永生是因为没有生命,他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确实如此,但是有了生命的存在就有意义吗?芸芸众生只会“将生命之光驱赶到至今仍在闪烁的徒劳和迷误之光的地方去。”庸庸碌碌,聊过残生。无所求更不知所求。
    在戴维——为表尊重我们应该称之为博士或者教授——36岁,以为人生就是这样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学习表演的女学生。毫无疑问的青春靓丽但却目不识丁,至少比家里整天和他谈论白菜价格以及娘家琐事的太太要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新鲜感和期待。此女跟一个搞音乐时常外出演出的长期男友(除此之外,据此女所讲,遍布欧洲大陆,“有十几个男人愿意为我掏腰包”)住在一起。怎么搭的讪已经不重要,刚开始的时候戴维总是利用中年男子收入稳定,有车有财的优势经常主动搭载女生,毫不犹豫的用将来买房子的存款给姑娘买昂贵的皮鞋和外衣。姑娘也总是投桃报李地对他说“哦,戴维,我爱你,因为你爱我,用车子载我,给我买靴子。”他的妻子却在家省吃俭用,穿着他俩当年谈恋爱时他买的衣服。
    从一开始戴维博士那习惯了理性的逻辑分析和对生活中的一切给出合理解释的大脑就给了他很明确的分析报告:“在她的生活中没有固定的,肯定的东西。她的记忆中的人她分不出谁厚谁薄,没有一种感情能让她格外触动,没有一种思想使她感到鼓舞,所有的人和事,汇成一股流水,从她身边流逝,她却丝毫不为所动。”就是这样一个“她的世界里有做爱的地方,却没有爱的位置,”这样一个“同他出去吃午饭却对他的姓名也不感兴趣”,一个“认为他的殷勤好意是理所当然的事,同别的毫无联系”,一个“死亡和爱情在她犹如葡萄酒的牌子一样”,一个对戴维博士“愚蠢的忠诚的爱(虽然是婚外)感到不妙和害怕”的女人,一个不关心任何和“意义”有关的东西的女人,让我们的在《nature》上发表过论文的戴维博士爱的深沉,爱的纠结,爱的坑爹,爱的悲催!!
    戴维博士那颗终日沉浸在解释人类寿命的大脑却搞不懂这个只关心欲望(身体的和心理的)的女人的感情(或许她根本就没有感情,这个悖论就如同牛顿当初证明不了上帝的存在一样)。他陷入了无限的悲催中。明知道她是那样一个人,明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娶她,也不想娶她”,却还是奋不顾身义无反顾。他开始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患得患失,优柔无断“只希望她爱我,又不希望她爱我”;他开始妄自菲薄顾影自怜“我需要爱,至少需要某人的爱,某人的慰藉”;他开始不再确信一些东西,一些他不懈追求深深渴望并身处其中的的东西“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爱她,我才如此动心,还是因为她让我动心,我才爱她?”。总之,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博士先生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我走出了原来的生活,却走不进你的生活。”
    姑娘给博士带来的是一具新鲜的年轻的肉体,是不停的说“我爱你,小海马”——只要他肯为她花钱。博士进行了无数的正确的实验和推理,然而此刻他判断不出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姑娘给他的又是什么。甚至对于姑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都能忍受,从事人类最高贵的科研事业的博士先生裹着毯子偷偷睡在厨房里守着电话,然后连夜偷偷的出去跟她厮混。他只是已经离不开这样一具肉体,以爱之名。
    博士不停的对妻子撒谎,面对妻子排比句的质问和伤心的眼泪虚弱的毫无还手之力,但却依然在妻子回娘家的时候带着女人去英国旅游,甚至为了和这个“我不知道爱不爱你,但是现在我和你在一起”的女人在一起,推掉了可以是他的科研事业更上一层楼的去英国讲学的机会。
    小说讲的不是一个俗套的坐D301的男人的感情故事,那太落于下乘了。作者借以探讨的是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方向。从一开始我们就看到这样的一个荒谬:一个从来不考虑幸福和悲伤的女人却给别人带来无尽的幸福和悲伤,一个灵魂空虚不管生死的人却给别人带来空虚和灭亡。愚蠢表示缺乏知识,荒谬则说明缺少怀疑。那么这个荒谬的故事里悲剧的人们缺少的是什么样的怀疑?他们没有怀疑自己的存在,存在的意义,存在的目的?他们没有怀疑自己的追求?最终被一个除了存在就只剩下存在的女人毁了一切。他因为空虚而离开了自己的世界(轻率而盲目的),却没有走进她的世界,最终留给他的还是无尽的空虚。“人不可能拥有一切,不可能承受两种彼此相尅的激情,否则人就会被毁灭”。已经找不到激情的戴维博士在偶遇激情的路上,毁灭了自己。最终一个轮回过后,姑娘香消玉殒,割腕自杀,同样是在去给葬礼买花(上次是给房东,两人相遇)的花店里,博士最终把买给姑娘的花转送给了卖花的姑娘。“他转身尽快走出花店,尽管他实际上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他无路可走了。他本以为生活无路可走,于是走上岔路寻找风景那边独好,结果,他无路可走了。
    这是一个讲述可怜人的荒谬的故事。这是一个讲述生活的故事。最后以伊凡大叔深刻的一段直白结束。
“在这个世界,人们至今仍然不可理解地、前途未卜的在生活,相爱,嫉妒,受苦,还有无法预测的失望,绝望和死亡的降临,并不提醒他,那另一个世界,真正的、不可逻辑的、充满激情的世界依然存在,同他本人的世界格格不入,无法是他对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产生怀疑。”
我们都是,迷途的羔羊。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伊凡·克里玛中篇小说卷(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凡·克里玛中篇小说卷(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