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异议

麦冬
2011-08-12 07:55:44 看过
        这本书里收录了部分国内外研究者对陈染的访谈,或许因为陈染以往的作品透露了强烈的女性意识,数位采访人在对话里都提到了同性恋这个话题,尤其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桑,在采访之初就开门见山,阐明了自己的中心话题是当代中国的同性爱文学。

          对于这位教授所关注的议题,我持有保留的态度。并不认为一部作品描写的是同性之爱,它就有多么的与众不同和先锋前卫,非常赞同陈染的观点,爱情这个东西,无论是发生在异性之间,还是发生在同性之间,其实都是一样的,正面的爱恋牵盼,负面的猜疑嫉妒,直至身体的需求和渴望,两者都别无二致。以同性爱文学为议题,本身就将同性之爱放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所以质疑这些研究者秉持的立场,表面上是对该人群的关注和尊重,骨子里仍付之以另类的眼光。翻看了一下访谈发生的时间,是在一九九八年,当年从这个角度切入中国文学,也许还能算是一个新锐的视角,因此怀疑一些人做学问的出发点,是真的想为同性爱文学著书立传,以唤起人们的理解与关注,还只是为寻得一个容易取得突破的角度,博取眼球,很难说清。

          提出这样的议题,私下觉得访谈者在意识上是有些狭隘和落后的。在中国,同性爱与异性爱自古以来都有存在,只是文学当中描写同性爱的作品近些年出现地更多一些,但这种爱情题材上由异性到同性的转变又能说明多少问题呢?所以当桑整篇访问都围绕同性爱展开时,陈染反复重申,这个话题只是她作品的一个点,涵盖不了全部,她的创作更为宽泛,关注的是更为普遍的人性问题。

          在书中,陈染还表达了对女性之间友谊的怀疑,她认为纯粹的友谊在女性之间是比较脆弱的。对于这一点虽不完全赞同,但也确有体会。回顾和N相处的几年,最初感受到她的不快也是因为一件我不曾在意的小事,其后两人的交往,我是有些小心翼翼和如履薄冰的,但也许是缘分使然,我对N确是怀有一份更为深切的挚爱心情,所以即便需要小心翼翼,我也不以为意,依旧守候着两人的情谊。而之所以能和L做这么多年朋友,很大程度上因为我们的思维都偏于理性,并且个性里都带有一点男孩子开阔的气质,所以少了许多女孩儿之间的摩擦和龃龉,应该说和L在一起,两人会有更多的理解与默契。

          而对于异性之间的友谊,陈染认为更持续长久一些,不仅仅在于异性相吸,也在于异性之间更容易相互包容。但实质上异性也有另外的问题,从朋友变质为恋人生活中并不少见,所以异性之间的友谊也未见得会更加长久。如此说来,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于左于右,要保有一份纯真稳固的友情都不容易。然而,在爱情之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除了友情和亲情,我们还能再期盼什么呢?所以,即便不易,友情与亲情也是我们最后可以选择的情感归宿。

          有过婚姻,最终离异,单身,和母亲一起生活。即便独立如陈染,也认为一人难以孤身度过此生,所以她说人生必须守住一些人,用她的话来讲,亲人和密友就是她百分之九十的家乡。
1 有用
0 没用
不可言说 不可言说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可言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可言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