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的梦——《骑誓VI》《天鹅II》

Caliburess
2011-08-09 看过
难得的一个七夕,我就浑浑噩噩的趴在床上度过了(老公我要约会啊!),由于发生了某些杯具,咳咳。。。可喜可贺的是我一口气读完了3本小说《降灵家族》(这本之前已经看了一半了)、《骑誓VI》、《天鹅·闪耀》。他们中间都讲述了莫名的、离奇的、又真挚的爱情,读完《降灵家族》看到主人公永别的时候我哭了,至于其他两本——没有,并不是因为写的不好,具体情况之后我会细细道来。也许我们不会拥有主人公的魔法灵力,但那份感情谁都拥有,谁都应该珍惜,细细品味。

        《降灵家族》是很明显的网络小说,我不知道是该用平易近人来形容它,还是用“这其实没什么”来吐槽它,总之,想看的同学们就把他当没有养分的言情小说看好了,但至于说我为什么会哭,可能就是因为我平时没怎么看过悲剧(我是指真正意义上的)。

        正当我这样想着,我就遭遇了一个无比华丽的阴谋以及悲剧。因为当初的《蔷薇求救讯号》我很看好第六弹的《蔷薇骑士的焚梦书》,而它也的确给了我一个惊喜。不像《蔷薇求救讯号》那样黑暗讽刺,作者用残忍血腥阴谋诡异的笔法处处透漏着光芒的线索,就像那一句“千里的路,我若只能,陪你风雪一程。握你的手,前程后路,我都不问。”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该意识到,无论是花藤,还是逢魔最后都没办法陪在刺罗的身边。

 

———————————————————————我是神圣的分界线——————————————————————

        第壹夜 神州 【花藤】【神州】【灵石】

少年微微昂着头,

银灰色的头发及肩下一些,

打着如同海浪般柔软的轻微卷度,

因为天热,发尾用缎带绑着随意的搁在锁骨边,

额前有几缕发丝半盖住眼睛。

        花藤是神州一个大商贾的少爷,生性顽皮,看到他“作恶”的种种行迹在悲剧中的我都忍不住笑了。他就是一个如钻石一样闪光的无忧无虑的人,这样的人,谁不向往呢?这欢乐的气氛在章末画上了休止符,“天地有一族,名贝都因,自由之子…速生迅龙…”“若生不能与,死不能共,则生又何欢,死又何哀?”这说的不是花藤又是谁?我似乎嗅到了扮猪吃老虎的阴谋的气味,翻开下一页便不能再回头。

        第贰夜 蔷薇国度 【入关】【刺罗】【獬法】【乐曲】【杀人】

        世界观在此展开了,这是每一部奇幻小说所必备的。这个世界观并没有多吸引人——蔷薇国女尊男卑,蔷薇骑士是万众挑一凤毛麟角的辅佐女王的一群人,这些人享有长生的权利。作者在后记中说了故事大概设定在贵族奴隶制时期,而女主角刺罗是一位“革命者”。花藤遇上了追杀人的刺罗,并由此显现出了隐藏的力量【瓦解】(话说刺罗为什么要追杀妃瑶我到最后都没明白,她又不想要长生之术)刺罗觉得他可以利用,这之后便救了他很多次。总觉得花藤的能力跟《魔禁》的当麻很像,不过没关系这不是重点~花藤收服千里的时候跟他说了一句话,我猜那会是“包吃包住”,这也不是重点~这一章第四节名叫《乐曲》,不不,绝不像你想得那样,这是死亡的交响乐——“狂奔、喘息、恐惧跟浓重的血腥味、漫天乱飞的尸块在有限的空间里搅成了一团,变成一首死亡的交响乐。”见识到它有多变态了吧。但《蔷薇》就是这样变态、搞笑、温情三位一体,纠结的我们读者的小心儿 啊…

        第叁夜 红衣 【天守】【帝沃】【面具】【阴谋】【狮蛮】【贝都因】【夜色】

宽大的玄色长袍上面印满华丽妖冶的花纹,

袍子极长,垂坠着拖地,

松垮的挂在纤细的身上,轻佻华丽,

那人倚在门边,形骸放浪,

他一手扶住门框,

有清脆铃声随动作想起,缓缓露出半张脸。

        读过书的当然都知道“红衣”指的就是刺罗啦,这跟我们现世的“XX哥”“XX姐”之类的绰号比较像哈(“红衣”不知道比他们高水准多少倍呢,哼)。其实,我是很不喜欢刺罗的,这是我结局没有伤心的原因之一。骑誓系列里的女主角我好像都不太喜欢,刺罗是众多女主里属性最好的了,但人设很勉强(所以同学们啊,一定不要看带图的人设啊,很扼杀想象力的啊!)红色倒是不错,不过不要背头,不要深V,不要麻花,不要垫肩啊。从后记里看卢丽莉姐姐,好像是把自己marysue成刺罗了吧,那种傲娇胸怀天下的大丈夫性格,那么把卢丽莉姐姐的肖像改一下不就好了吗,那多销魂…好了好了,说回正题。红色是一种热情鲜艳的颜色,这与刺罗的属性似乎不符,不过却可以推断出最终她的心是红色的。红衣之后还提过“白衣”就是重明尔雏,前女皇的公主,刺罗的棋子,因为她所有的软弱得名,与“红衣”对比。不知道为什么,我脑中就浮现了衣服穿白色和服,梳黑色童花头,瞪着kilakila大眼睛的loli形象。结局的时候“白衣”坐上皇位,处死了“红衣”,这一切都错在一个情字。

        第叁夜开篇那段华丽丽的文字描写的便是逢魔,也是封面上的人物(一般封面上的人不都是主角吗?!),我多希望他是主角,他的悲情,较之刺罗,丝毫不减半分。他还有如月的美貌,倾城的舞姿,不堪回首的种族灾难,舍身的爱恋。我最开始看到他,以为他只是刺罗的哥哥一般的存在,当时只注意到花藤为他们二人过于亲密而嫉妒,到后来我才知道,那种爱叫做深沉;我最开始看到他,以为他妖魅的笑容,只是一个阴柔男配角的玩世不恭,但我错了,那其实是复仇与坚强交织的杰作。还有,刺罗被称作“红衣”,逢魔的衣服也是红色的 ,刺罗作为蔷薇骑士,薄刃剑剑柄上才有蔷薇,而逢魔也有,或许这二人的关系不止我们所看起来那么简单。关于逢魔的故事我自不必多说。主角是谁,不好轻下定论,不过没有把花藤作为封面的原因大概是他的阳光与这本书的感情色彩不符吧。

        第肆夜 浮线纹蝶 【雕栏院】【九条】【图谋】【贵族】【福崎】

春霞罩远山,山上樱开遍。花落知何事,花颜行改变。

时至樱花落,人言岂待夸。迟留不肯去,何以是樱花。

樱花飘落尽,造化竟全功。一切人世间,临头总是空。

旅社濒花寝,他乡胜故乡。樱花纷乱舞,归路已全忘。

斯世似空蝉,人间有变迁。樱花开复谢,顷刻散如烟。

    浮线纹蝶是第一公会,后来我们会知道会长是逢魔,他还勾引了很多女人,具体是多少我也不知道,最终会杀掉她们。以前是为了自己,现在是为了自己和刺罗。第三节,图谋,刺罗开始着手实行自己的计划,花藤却怎么都缠着她不放,她要利用花藤的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可花藤仍对她不离不弃,花藤有太多不解,但他只想知道一个答案“你喜欢我吗?”【贵族】是一个小插曲,给了读者一个让他们心安理得的复仇的理由,时代也证明了贵族奴隶制是应该被废除的。花藤在福崎对刺罗表白了内心的想法“我要娶的那个女人是我此生的唯一所有…我要宠溺她,要让她不必操劳忧心,不需仰人鼻息,不用受气受累,只偶尔做做女红下下厨吃吃飞醋…浮华人世匆匆变化,都与我无关,只想为她描眉梳髻,岁月默默,看尽斜阳西下天光初启花开花谢倏尔流年,我要她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能够平安富足,快乐幸福,无忧无虑无苦无痛无伤无寒无委屈无孤寂……”好感人的一段话对吧,总有一个人会这样对你说,总有一个人会这样对你好,对任何一个普通女孩子来说这都是莫大的幸福,包括我。但刺罗,不普通,她要承受的比别人多,她无法迎来幸福的现实,这是花藤给他的一个梦。
第伍夜 莎啰节 【梦魇】【慈光寺】【拯救】

        梦魇里是刺罗的过去,那种过去从你的冰冷神情,结痂的伤口就可以看出。花藤问梦中的她<你冷吗?>,她说<我不冷。><我会活下去。> 她从恶梦中醒来,却坠入另一个梦里。她为了复仇而活下去,而复仇了就不可能寿终正寝。她是想跟花藤一起活下去的,但是这不可能。

        慈光寺是与九条、今出川、大河内并列的四大家族他们占有蔷薇国领土的十一分之九。慈光寺与之前的贵族不同,他在他仅有的一片土地上实行民主共和,但这黑暗中微弱的光芒不显得渺小而可笑吗,更何况他还是仅对原住民共和。

        但不得不承认慈光寺内部的生活还是很融融泄泄的,莎啰节是慈光寺的传统节日,在这个节日里,无贵无贱无长无少,大家一起狂欢。最让我感到惊艳的,无疑就是花藤鼓琴,逢魔曼舞了。两个人都是贝都因人,“自由之子,其颊有纹如血,其貌倾天地,速胜迅龙,风采卓绝,引啸苍天之高远,羁旅天涯之萧索。”不知道这句话是谁写的(我是指lili,还是引用)写的有点不伦不类,但还是恰到好处的表明了贝都因人的特性。我只看封绘我就深深爱上逢魔了,更何况重明尔雏甚至那些达官显贵天真烂漫的小丫头们,对于贝都因人我真是大爱啊大爱,这个设定真是一朵奇葩。而且这段乐舞的描写分明就是现代版的《琵琶行》吗,绘声绘影,精彩绝伦,花藤、逢魔啊想不爱都不行~

        第陆夜 浴血之鬼 【缱绻】【天下】【帝银】【雨夜】【剑】

        “缱绻”是“不离散,情谊深厚”的意思,《诗·大雅》中有“无纵诡随,以谨缱绻。”它指刺罗和花藤自不必言明,花藤会阻碍刺罗的计划,花藤被人追杀,花藤不跟坐骑立契约,花藤是个包袱…但那又能怎么样,我就是想沉溺在这个梦里,我就是想依偎在他怀里,我跟他情深意重,不可分离。这是幻想……刺罗离开花藤了,去完成她的千秋伟业,不仅仅是杀害九条公、慈光寺公,还利用帝银引发自然灾害,挑乱各封地战争。花藤与重明尔雏在骑士学院帝沃修里放风筝,看起来是无忧无虑,他忍不住问她“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时别两月,花藤忍不住去找她,她定下单命契好让逢魔伤不了他,也设下阴谋让逢魔杀了妃瑶。(我还是不知道妃瑶有什么重要作用,唉算了,不管它)

        帝银是个人,一个有着深不可测智慧身世谜团悠久历史的男人,公会雕栏院院长。我看书总有侧重点,这个人不够出众,lili也没有讲清他的谜团的意思,那我就54他好了。做一个简短的结论:这个人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第柒夜 万华镜 【皇变】【公主】

        “谁朝自己笑,谁朝自己哭,谁朝自己伸出求救的手,谁的怨恨,谁的信任,谁以性命交付,鲜血抹上眼球,记忆的残片快速转动,如同光芒流转的万华镜,棱角玻璃映出一个庞大迷幻的世界,好似南柯一梦,梦醒时水波依旧问柔,阳光依旧温暖,河水唱着轻盈的歌。”我很喜欢这个比喻,把回忆与其比作走马灯,不如比作万华镜,既流转,又支离破碎,充满了不真实感。

        第捌夜 梦想之城 【荒王】【条件】【一日】【皇城】

        这是刺罗遇上花藤之前的故事,也就是刺罗和逢魔2人的lovestory,再一次展现了这个妖孽男究竟有多妖孽(沉醉状)。“没有人应该为不是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刺罗说的这句话很对,对到让我不禁怀疑她是不是中二了。他们各自心怀鬼胎,逢魔是为族人报仇,刺罗是为家人报仇,他们要一起建立梦想之城,一起建立全国最大的舞馆。他们当日举旗造反失败了,刺罗没有抛弃没有利用价值的逢魔,亦如今日她没有抛弃“没有利用价值的花藤”,但逢魔为她毁了容,花藤为了她落得死后魂飞魄散的结果,谁能分辨那个爱她多点那个爱她少点。

        花藤答应了帮助刺罗,只为了帮她过一个生日。为了圆她一日的梦,他要在皇城这个无比黑暗的地方呆上一年。

        第玖夜 永夜 【长夜·壹】【长夜·贰】【花园】【离门】【寒】【灰天】

        好乱好乱啊,写到这里,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主观的说是更喜欢逢魔的,但也不希望他跟刺罗在一起。我脑海里总会浮现逢魔在人海里舞蹈般的厮杀的画面,鲜血就如他跳动的音符。他认为刺罗会走到路的尽头,那个共同憧憬的世界,然后欣慰的转身离开了。可刺罗却因为花藤失去了一切,多么讽刺!我还会想到逢魔瞑目端坐于王位之上时,强烈的违和感。说真的我不明白刺罗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不爱他,所以才把一个本该自由的人放在皇位上吗?到后来重明尔雏说她喜欢花藤,喜欢逢魔的时候,我就更乱了,就像尔雏说的那样,如果刺罗离开,她就会放过她,难道她希望自己憎恶的敌人得到自己心爱的人吗?这个问题我有答案,因为对她来说权利和长生比真爱重要。

        刺罗送走花藤的时候,我没有感觉,我下意识的认为花藤一定会留下来,因为他曾经是那个速生迅龙刺罗走到闹他就跟到哪的花藤啊,但是我错了。重温这一段文字,有林宥嘉《说谎》的那种撕心裂肺。花藤为什么不留下来,如果是因为之前逢魔说的“你是她的包袱”之类的保护的话,那有多讽刺;如果是因为时别1年,他心中起了变化,那刺罗也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行刑的时候,刺罗又做梦了,梦见花藤说——

        “我带你走。”

        

        结束啦,这一个梦就结束了,就像lili在【给你的信】里所说,刺罗只要“聪明”一点点,就不会这么悲惨,有多少种幸福等着她,可她偏偏不要。这样一个让人看着心疼的孩子,我也不忍心讨厌她。所以第6弹的名字才叫《蔷薇骑士的焚梦书》重点不是“蔷薇”,是“焚梦”。焚梦的人还有另一解,那就是逢魔,要不封面人物怎么是他呢,大爱啊,其实把逢魔当主角来写效果会别样吧(yy中)。

        这本书的设计很独特,比如说肆意渲染的红色,泛滥(原谅我找不到其他词了)的蔷薇,喜欢喜欢~

        关于《天鹅》的我就到别处去写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骑誓·蔷薇骑士的焚梦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骑誓·蔷薇骑士的焚梦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