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question of upbringing

Donald
2011-08-09 看过
Privilege: The Making of an Adolescent Elite at St. Paul's School

Shamus Rahman Kha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January 2011

向来对社会学的书籍比较感兴趣,加上个人口味诡异,对社会等级和流动性的研究抱有偏好,少不更事时,翻过一些Bourdieu的作品(如Distinction, The State Nobility等),目前已忘了不少。所以前两天碰到一本讨论美国寄宿学校的著作时, 不免购得翻了一遍。当然,也是夹带私货的,因为认识若干位从该校毕业的友人,想看是否有些有趣的八卦。

通篇读毕,除了迎新仪式的部分陋俗,逸闻倒是不多,却解释了该校友人的一些脾性,觉得还是颇为有用的。身为外人,在东北岸的学校里徘徊,此类学校的校友比比皆是,其遗风仍可在大学间体察到。较为有趣的是,书中强调在此类学校里,过于传统或明确展示精英主义的行为,已经被边缘化了(想想《社交网络》里的两类主人公,其中Zuckerberg从Phillips Exeter毕业,可谓新人翘楚,而Winklevoss伯仲所擅长的,则是赛艇…)。此类学校培育的学生,已热情地吸纳了美式的勤奋工作观,认为自己的成绩源自个人努力,并刻意泯灭家庭背景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与此同时,旧式表面的种族歧视业已荡然无存,相反,学生们能够积极的保持政治正确,包容少数族裔和性向的同学。这一切听起来挺好的,不过呢,也是有诸多前提的,其中一条,便是必须接受极为强力的文化同化性。

去年作为助教时,曾旁听不少本科生的研讨。当时便觉得,尽管肤色不同,背景迥异,可是本科生们的言谈举止几乎同出一辙,衣着品味上也颇为相近,实在还是很令人叹服的。相形之下,大洋东岸的学校便做不到这点。恰恰是因为此类寄宿学校能够兼容并包,对高雅与大众文化一视同仁,方能使其学生能在不同的文化与社交场合下应对自如,也恰恰因此,才使得其校园文化带有强烈的同化功能。作者注意到,在当今社会,获取大量知识本身并非难事,但如何能达到触类旁通,对贝奥武甫和斯皮尔伯格同样熟唸,则是上述寄宿学校所需教授,并最终以此在本科招生时,排斥较低阶层学校的竞争对手。(其实这也是《历史男孩》所揭示的,只不过英国更强调古典文化内,不同学科的交织。)

作者认为,在当代美国社会中,他们能言会道,令新旧知识融合于一体,长袖善舞,游弋于文化种族之间,加之能够刻苦努力(或至少显得在努力),通过这样的方式,既消磨却又巩固了社会的阶级划分,只不过之前的较为露骨,是因为他们的财富,目前则是他们最有才华,并最能融合各类文化元素。反而是穷人们(还有一定程度上富裕的少数族裔)无法跨越文化和种族的鸿沟,显得固步自封,使社会阶层的僵化更为合理。其实信笔至此,本书对我国现状的启示也不言自明了。

顺便说一句,窃以为我国最需关注的,倒不是农村教育的问题(环顾列国经济史,这个问题只能依靠巨额的公共财政补贴,以我国现状,非继续增税则不能至此,不知网上诸公乐意否。),而是家境小康,虽无靠山却教育良好的高校毕业生,为什么有那么多一去不归,为美国培育下一代的Paulies。
11 有用
1 没用
Privilege Privilege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Privilege的更多书评

推荐Privileg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