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墙内外我们都是红尘中的男女——有关猛虎嗅蔷薇和《冷宫》

K公子
2011-08-07 看过
文 林瀚

 

    读完《冷宫》的最后一页,我知道在我心中煎熬了三日的牵挂终于可以放下了。就像两扇对开的朱色宫门,在我眼底戛然合上,挡住了后面的视野,看不见往后的一切。尽管那一切,也将必定如同我曾在这本小书里见识过的或百转千回、或波澜壮阔一般,成为历史的尘埃,无所谓结局与否。

    猛虎嗅蔷薇风雅精致的文笔,让我从翻开第一页开始,就被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牵入故事的漩涡当中,在那满书俯拾即是的英词丽句中流连忘返,犹如误入了一个瞬间幻化着春夏秋冬的异境,去旁观一段潮起潮落的炎凉浮生。这种来自宫闱文学的吸引力,除了十年前郑重和王要编剧的《大明宫词》,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她如风中桃花摇曳生姿的文字,仿佛真的具有穿越时空的魔力,在花开花落的瞬间,让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故事顺理成章地上演,并在一场场惊心动魄的转折中,让人愈发陷入她用智慧精心编织的华丽的网。在那如迷宫般扑朔迷离的网中,跟着故事中的女子一起经历她的繁华与逃亡。

    以致我在读完这本篇幅不算长的长篇小说后,仍然逃不开想象力的侵扰,念念不忘那个饱经沧桑摧残却依旧如玫瑰盛放的美丽妃子,那个在皇室斗争和爱情抉择中选择隐忍的八王,还有那个叫燕尹的纯真深情得叫人不忍伤害的突厥王子。

    当然,心内放不下念想的,还包括命运漂泊的芷葻公主,甚至还应该有她的哥哥——那个已经端坐在王座之上,若他父皇一般孤而毒的年轻帝王。几乎每一个人物,都会叫人忍不住发挥粗糙的臆想去杜撰他们各自的前世今生。

    但事实上,就算我们能够把任何一个角色的经历想象得一个比一个诡谲奇异跌宕起伏,也难以像猛虎嗅蔷薇本人塑造出来的人物那么血肉饱满栩栩如生,让我不愿那么快就看到这出好戏散场;也难以像她写出来的故事如此柳暗花明层峦叠嶂,让我暗中期盼看到下一个峰回路转。

    猛虎嗅蔷薇是个低调的写作者。

    看网络上的留言,读者多喜欢简称她猛虎。然而我却固执地认为,要这个笔名的意义圆满,不能少了蔷薇。

私心的原因是,称呼一女子为猛虎毕竟有些别扭,气势上是卯足了劲,那温润如玉的气质却被断裂了。我虽与她素未谋面,却着实喜欢她的文字。事实上,不管是读华丽如丝帛的《冷宫》,还是看她更新在博客上的机智精炼的杂文游记,无论谁都无法忽略她和她的文字一样典雅知性的气质。

    所以我几乎不曾称呼她为猛虎。

    另一方面,这个笔名的掌故出自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Siegfried Sassoon)一句颇具禅意的诗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这其中的深意也是为很多读书人所仰慕的一种境界——读破万卷书,精神层面上拥有了猛虎的从容姿态;释放才情时,绝不肆虐泛滥,倒恰似一只屏息敛气的印度虎,闲庭信步靠近花园里新绽的蔷薇丛,吐纳花朵的芬芳而不张牙舞爪,带着点挑逗的诱惑与莫测的神秘,危险而迷人。

    印象中这本小说出版发行之时,不曾听闻图书市场上对它有过卖力的宣传。多数读过《冷宫》的读者和网友,对这部小说的评价几乎是一致赞美。然而除了在晋江文学城网站上自《冷宫》连载之初以来,作者本人凭文章才学积累的可观人气之外,她目前的名气,似乎距离一个“著名畅销作家”应具备的条件,还有那么些世俗上的距离。

    因此,也曾看到有人一边推荐《冷宫》,一边为这本书的境遇不平。我不了解《冷宫》到目前为止的销量如何,但当我看到晋江上数以万计的阅读量和各大购书网站上的网友书评,我知道识货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且不再说那功名利禄的问题,这些方面对猛虎嗅蔷薇来说并不值得浓墨重书,既不是她写书出书的目的,更不是为了赚钱出名。写书之于她,就像在有钱有闲的时候,从上海跑到苏州听一场名家主演的《牡丹亭》,能众乐乐固然好,最重要的是能独乐乐。

    作者在书中多处以不同角色为视角,用第一人称补充讲述未曾来的及讲的,和未来将会发生的事件和细节。

这样的写法无疑是一步险棋,似乎会打乱一个故事发展应有的时空上的线性结构,从而失去了悬念和可读性。然而神奇的是,她却偏偏不断地给予期待,不断地让人失望,再带来了新的希望……直到最后,我怀着对结局的遗憾和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合上了紫色的封底,凝视着那一如作者本人华丽而低调的花纹,敞开千百种对结局另一番模样的构想。

    最令人唏嘘叹服的应该是猛虎嗅蔷薇渊博的才学。

   《冷宫》的写法借鉴了《红楼梦》,没有一个明确的朝代,没有历史上对号入座的人物,更没有大多网络言情小说中力有未逮的穿凿附会。每一个章回的最后都会附上作者亲自编写的附注,解释了文中无数古今中外的典故。有的是关于古代服饰,有的是关于诗词歌赋,还有的是关于宫廷野史。光看这些注解的乐趣,也不比读小说得来的乐趣少。

    要说我对这部小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希望结局不要结束得那么快,那么突然。好像断了线的风筝,抓不住命运的轨迹,唯有回首过往。

    燕尹最后应该是死了,尽管书里没有关于他死亡的任何描写,却用一只突厥人盛放骨灰的陶罐暗示了一场不祥。也许当那个女子策马绝尘而去时,她才终于明了自己对燕尹的爱情,但却不无讽刺地让人又一次对命运心灰意冷。

    岁月总是悄悄偷走了我们最美的年华,在时代的更迭面前,我们都是洪流中的一滴水,瞬间就会被吞没,被蒸发,被遗忘。我们只能等待在能够有所感知的年岁里,命运能够稍微眷顾渺小的自己,不至于最后满盘皆输一败涂地。

    也许在每一次回首时,会发现最可笑的竟然是我们曾经付出的心机。用心良苦机关算尽,终究还是会被归入寂寞的深渊。虽然我们都只能对命运的摆布沉默不语,但我们至少还有选择的机会——争取,还是放弃?

    我愿意相信存在着某些情感值得付出一生去坚持。就像八王对“我”,燕尹和“我”。这样的情感已超越了红尘的禁锢,老去和死亡并不会削弱缠绵的力量。

    也许只有在书里,才会有这么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但于滚滚红尘之中,我们都只是凡间男女,都会遇见那属于自己的电光火石的心动。因此我们不由自主地选择等待,等待冷宫沉重的大门被再次推开的那一刻……

 

                                                                   2009年8月7日于潮州电台


11 有用
1 没用
冷宫 冷宫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冷宫的更多书评

推荐冷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