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裂历史中的我们

唐山
2011-07-30 看过
从人类学的视角去理解政治,这是当代思想发展的一个重要努力方向。马林诺夫斯基曾说,自由这个词只有从人类学的角度才可能得到完整的解释,而以往哲学的、文化的、政治的、经济学的解释都是误会。

为什么马林诺夫斯基是正确的?因为哲学、文化学、政治学都是从概念到概念建构起来的,然而,几百年的思想实践证明,此路不通。

因为,人文世界未必有物理学那样优美的对称性和规律性,人文是人类创造出来的第二自然,它会随人类思维的变迁而变迁。它是所谓的“复杂系统”,正像我们还无法准确预报天气一样,我们也无法预测历史的走向,无法判断制度的变迁,无法预计科学的进步等等,因为背后影响它的因素太多了,人类的理性还没有把它变得像物理学那样清晰、优美的抽象能力。

这是必须接受的现实:我们有经济学,但无法预测股市变化,我们有哲学,却无法真正把握生命的意义,我们有政治学,却无法建构出最完美的政治制度。

既然概念推演的路走不通,那么就只能回到材料中,通过对材料的积累与思考,来寻找趋势性的东西,因为贝叶斯法则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随着信息不断增加,我们的判断会越来越准确。换言之,总在做好事的人,很可能就是一个好人。在现代社会中,垃圾邮件的屏蔽、趋势的预测等,都采用了这一法则。人类学同样是基于这一法则而展开思考的。

本书试图解答这样的疑问: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为什么不同地区发展高度不平衡,为什么对于有的文明而言,现代化是天使,而对于其他文明而言,它却是恶魔?

约翰•格莱德希尔睿智地发现,在许多后发国家中,历史是断裂的,它们的传统、文化、社会等都被权力所破坏,因为现代化对国家权力有更高的要求,但在不同文明中,权力资源的状况不同,在外部的压力下,如何动员一个社会的权力,并将它们集中起来,有效地加以使用,这决定了不同文明的未来。

现实中不存在着抽象的权力,政治必须为权力加以伪装,才能有效干预社会与文化,然而,在这个假面化的过程中,共识的基础动摇了,那些传统深厚的社会,不得不尴尬地步入了从打碎到重建到再打碎的恶性循环,只有当传统碎片化到足够程度,可以成为构建的新材料时,历史才能步入发展的轨道。

本书最大的贡献在于破解了我们对历史连续性的幻觉,重组与再生,这是每个文明都经历过多次的变迁,我们所谓的传统文化,其实并不存在,它不过是多次被发展打碎并重构后的赝品,因此,从中去寻找所谓发展的基因,无异于缘木求鱼。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权力及其伪装的更多书评

推荐权力及其伪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