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从的江湖

朴素
2011-07-27 看过
《不服从的江湖》(王怡著·上海三联书店2003年8月第1版)
王怡笔下的“江湖”,按王怡自己的说法就是:“所谓江湖,不过是一个远离庙堂,又脱离了‘差序格局’宗法势力范围的社会空间。”王怡的“江湖”背后隐然包含着“法律”的眼光。在第一辑里以颠覆武侠小说为乐事,文字自由开放,无拘无束,然其根本理念仍然是自由主义的“说教”。譬如王怡不喜欢古龙的小说《大人物》,其原因所在就是《大人物》的主角杨凡“绝对的自命不凡以及他的道德优越感和绝对的自信。”从“郭靖的信仰危机”之中挖掘出理想主义的危害性,提醒人们注意完美乌托邦所带来的“恐怖”。正如钱钟书先生说的那样:“上帝要惩罚人类,有时来一个荒年,有时来一次瘟疫,有时产生一个道德家。”在一个貌式风花雪月的时代里,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会被表面的假象所迷惑,他们从静态的社会现实中看到动态的危机,看到价值的崩溃,冀望“走出珍珑棋局”。然“苏星河为一盘棋皓首穷经三十年,却一无所得。”凭什么相信现世的人能够“走出珍珑棋局”?像虚竹(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主角)那样歪打正着的奇遇可谓是“千年等一回”,如此“走出珍珑棋局”岂不成为水中之月、镜中之花?虚幻而不可亲手触摸。人既然不能成为上帝,我们也不用奢望“走出珍珑棋局”,还是寄希望于“漫漫”的改良与进步,寄希望于“生在大粪中,依然可以开出鲜花。一朵有臭气、但是会思想的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服从的江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服从的江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