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的危害

庄常飞
2011-07-24 看过
Naomi Klein的The Shock Doctrine不是一本新书。它在数年前一出版时我就因为《纽约时报》的书评知道它,但直到今日连中文版和电影都出了之后我才读它。

之所以放着此书不读,很大原因是早期此书的电子版无法找到,于是我先买了一本Klein的No Logo看看此人水平怎样。看过那本书之后,我对The Shock Doctrine就不太期待了。虽然《纽约时报》和亚马逊对Klein的风评颇佳,而且No Logo一书确实颇有养分,但Klein的书思想倾向太重,而我向来不喜欢这样的书籍。

虽然我知道自己也颇有偏见,而且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真正的“客观事实”,但我秉着“莫以善小而不为”的原则,还是希望能够先是实事求是,之后在根据事实得出结论。在这一点上,Klein做的很不好,因此她写出来的东西时只会挑那些符合她思想的事实。而且,Klein的思想极为简单激进,这使得她很难去理解和描述一个事物的复杂性。

由于这两个缺点,我后来虽然拿到了The Shock Doctrine也一直没读。虽然我知道《纽约时报》对其评论甚佳,书也大卖,而且此书关于“资本主义借助各种灾难征服世界”的论调也很吸引我。直到最近,我为了获取一些资料时,才翻开了这本书。

正如我预料的一样,这是一本非常让我失望的作品,也应该是我读的最后一本Klein。和No Logo一样,The Shock Doctrine也有文笔流畅、内容丰富的特点,但其缺点甚至比No Logo更甚。由于Klein的著作都是长篇大论,这部一开始可读性颇高的书读着、读着让我颇为反感。

那么,The Shock Doctrine的问题究竟有哪些呢?在我看来,这首先源自于Klein必须把一切问题简单化的必要。虽然我有一门课程专门讲拉美,看过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数本书,通过其他经济书籍对于The Shock Doctrine中提及的国家或多或少都有了解,但我最熟悉的国家无疑是中国。恰好,The Shock Doctrine有一段专门讲中国的,而在我看来,这段文字是Klein的致命伤之一。

中国的问题相当复杂,要说改革开放就不得不提民国时的中国、新中国前三十年等时期,而且改革开放本身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其中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方面。至今为止,我尚未找到一本书籍可以全面的介绍这一时期,这点很容易理解,毕竟我们就生活在这一时代,而写自己生活的时代是不符合历史的本质的,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我们无法挑出重要的前因后果来打造一个叙事。正因为如此,连我极为推崇的美国牛津史系列也是写美国近代史写的最不好。然而,在Klein笔下,这一切复杂性都可以一笔带过,因为她需要的只是中国发生的多如牛毛的诸多事件中符合她本身命题的几个。

在我看来,这样解读中国的历史是不负责任的,也是以偏概全的。但对于Klein来说,这样做是必须的。当然,The Shock Doctrine涉及数十年全球各地的历史,所以概括肯定要有。但是,Klein所做的并非仅仅是概括,而是在一个非常复杂的事件中挑出那些符合自己命题的,然后对于那些不符合自己命题的事实避而不谈。

而Klein的命题又使得这一问题变本加厉。Klein的thesis很简单,资本主义为了征服世界,在那些不服自己的国家造成了一场又一场的灾难,然后趁虚而入,在为当地人民造成苦难的同时大发横财。如果仅从表面上来讲,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话题,也是Klein能够大卖的原因。遗憾的是,这本书不止有一个宣传语,还需要有内容。此时,Klein就需要用事实来支持自己这个命题,不然的话她的整个论点都会土崩瓦解。

Klein的问题正是出在这里。我读她这本书越多,越觉得她极度缺乏逻辑。这不仅体现在她认为心理医生虐待病人就仿佛美帝国主义虐待穷苦人民,还体现在她的逻辑甚至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样很基础的问题。

比如,Klein一个最基本论调就是资本主义国家处心积虑在世界各地造成灾难,使得当地进入休克,然后向当地输出自由资本主义等当地人民本来誓死不会接受的经济体系。Klein认为,这是Milton Friedman和他的属下的一个阴毒计谋。

然而,Klein似乎忘了Friedman是在70年代才开始大行其道的。在此之前,自由经济主义并不受待见。Klein并没有问,为什么之前自由经济主义会不受人待见呢?之后又为何大行其道呢?如果对70年代之前的经济体系有了解,我们就可以知道Friedman并非万能,他的理论能够兴起不是靠他一个人步道,而是有其必然性的。凯恩斯主义在60年代达到巅峰后在70年代出现了问题,各国经济开始衰退,这才造成了自由经济主义的复苏。

当然,你从Klein的书中得不到此类信息。在Klein的笔下,凯恩斯主义时代就是天堂,如果不是Friedman篡位那么现在我们还会生活在天堂中。但这明显是不尊重事实,凯恩斯的出现又是因为20年代时自由经济主义出现了问题,所以30年代大萧条时各国不得不病急乱投医,这才纷纷投到当时唯一还在步道的凯恩斯门下。

那么,如果Klein的逻辑能够得到延伸,我们是不是要说一战、大萧条、二战都是凯恩斯这样的新资本主义以及社会主义思想的阴谋呢?因为如果没有世界大战和全球经济萧条这样百年不遇的巨大灾难,习惯了自由经济主义的人们绝对不会接受社会主义思想。对于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洲人来说,纯粹资本主义才是天堂,如果不是出现大问题,他们是断然不会接受社会主义的。

正是这样的不尊重和简化历史才使得Klein漏洞百出。为了提倡其本人的社会主义思想,Klein不惜重写历史,引用的也全是符合自己逻辑的“专家”,将整个世界数十年的进程简化为“居心叵测的少数不良分子蒙骗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用这种心态去写书是写不出好东西的,因为这个世界太多复杂,任何解读本身就肯定会有不少疏漏的地方,何况作者还要有意为之,用阴谋论这种只有在幻想中才会出现的论调来解释一切事情。

如果读了任何一本更为客观的书籍,我们都会发现,再伟大的人也不过是一场狂风暴雨中的小船,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造成了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风平浪静或狂风暴雨。一本好书应该做的是尽量让读者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每走一小步、也有新高度。Klein的初衷也许如此,但其思想偏见使得本书对于一般读者来说误导性极强,对于略有知识的读者来说养分比误导少,对于非常有知识的读者来说纯属浪费时间。
15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The Shock Doctrine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Shock Doctrin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