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物》的读书笔记。

入川
2011-07-20 看过
这本小说读起来并不愉悦,两个主人公思绪杂乱,文章结构也乱,阅读的过程就像玩拼图,费了了很多时间整理。但因为从两个主人公身上看到很多自己的影子,总觉得它能够帮助自己更好的认清自己,因此读完它借此反思的意愿就极为强烈。

这本小说的翻译龚觅写了一篇《译后记》,里面对于小说的结构,主人公的各个侧面、《物》的历史地位和意义、佩雷克的个人经历以及他的写作目的和态度都做了非常详细的描述,重复的话就不说了。

一、 关于主人公的日常生活:

“热罗姆”和“西尔维”出身在小资产阶级家庭,身处法国60年逐渐繁荣的消费时代,大学肄业后便做着一份广告公司调查员的临时工作。

1. 主人公的经济情况:他们缺乏经济基础和稳定的生活保障。现状不算贫困,但绝算不上富裕,既没有稳定的工作,也没有遗产和积蓄。
“经济问题有时耗费了他们的全部精力。”
“他们的品味、心思、创意和口味在相同的自由中常常难分彼此,但这样的时刻并非生活的全部,更多的场合他们也会争执:一发现有超支的迹象,他们就会互相指责对方。他们为了一点小事,为了多花的一百法郎,为了一双袜子和没有洗刷的餐具而发火。”
“身无余财的他们将会无依无靠。他们预见到一连数月都失业的可怕前景,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接受最可笑的工作,四处借贷、乞求。”

1. 工作:当广告调查员,并不是他们的主动选择,是出于生计的需要。他们的工作是临时性的,常常面临失业的风险。这种临时的身份是主人公的自己造成的,他们希望在年轻的时候享受到更多的自由,他们不想服从于社会为他们设定的角色和发展轨迹,努力工作,变得世故圆滑,然后升值加薪获得稳定的职位和身份,他们不想落入成为“决意首先挣钱,把自己“真正的”人生计划留给致富之后的将来的人”的窠臼。但是同时他们心里又清楚地明白,享受生活依旧要以生活为基础。对待工作的模糊状态,是他们散乱的思维方式的延续,在面对“工作和生活” “手段和目的”等等矛盾的时候,他们依旧没有调和的能力,缺乏决断和行动力。他们只能一次次地用逃避的方式来寻求心理安慰,“时间将会替他们解决所有的问题,对可能出现的世界他们总会想象出一些看上去振奋人心的图景。”当然具有反思意识的他们,又总能发现“这是一种他们一致认为鄙俗不堪的自我安慰。”

2. 政治态度:主人公的政治立场依旧是杂乱无章,缺乏根基的,而且相对于工作和生活中其他问题和焦虑来说,政治信仰和政治参与并不是主人公生活的主要问题。在空虚迷茫的日常生活里,当重大的社会事件发生时,他们采取的态度即有对“乌合之众”的鄙夷,对身边积极参与的同伴的不理解,也有随大流参与游行,当然当他们反思起参与政治的动机时,依旧是一团乱麻,更不用说在将想法与行动进行统一,政治对于主人公而言,依旧是其寻找自我体验和临时身份的众多手段和工具之一。
3. 娱乐:
《快报》是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媒体,作为消费社会文化传播的渠道,如译者在译后序中写的一样,表面上看来,报纸上的观点表面上是对“消费者个性的极力尊重和引导(实则是对欲望的控制和再生产),这本来就是当代生产方式的核心,但重要的是这种差异并非源自真实的自我,而是受控的,被消费社会从外部生产出来的。”他们一方面接受着《快报》提供的标准和象征意义,又常常对它的矫情虚伪感到厌倦,就在这样的自我消耗中,主人公作为一个消费社会里缺乏自我价值标准的普通一份子,根本摆脱不了《快报》的熏陶。
“《快报》为他们提供了关于舒适生活的一切标准和象征:宽大的浴巾、引人瞩目的揭秘案、时髦的海滩度假、外国风味的烹饪、各种有用的小诀窍、通透的分析、名人轶事、便宜的居所、关于某事的众说纷纭、新思想、小孩穿的连衣裙、速冻菜、优雅的举止细节、得体的愤慨、各种最新的建议。”
“他们毫不隐瞒,自己是《快报》的忠实的读者。也许他们需要让自己的自由、智慧、快乐和青春,随时随地地呗恰当地指示出来。他们一边翻阅这份杂志,一边低声抱怨,把它揉做一团,扔得远远的。他们往往会没完没了的对杂志的可耻感到兴奋,事实上他们在阅读中深受它的熏陶。”

电影是他们娱乐生活里及其重要的一部分,这种通俗、便捷的方式,不仅能够给予主人公强烈的参与感,看了一部电影就如同被带到另一种生活,完成了另一种体验。而且针对电影的品味和批评,又一次将自己从人群中区分开了,这种刻意的差异性亦给了主人公存在感。

4. 物:
作为消费社会提供的消费品,除了商品本身的使用价值以外,他们大概还有两层功效,一是作为消费者与人群进行自我区分的符号,比如在完成购买的行为时完成成为品牌宣传中特定人群的幻想,买个精工表就成为金城武了,买个奥迪车仿佛就成了个事业有成的低调沉稳的男子,买了个大别墅就成了这个城市最顶尖的一群,人们需要借助购物来完成自我与他人的区分,通过彰显和标榜自我,达到寻找存在感的目的。二是消费品本身被赋予的意义,仿佛购买行为的完成便能通往一个更加宽广独特的世界,这种由外部消费社会提供的价值标准,为消费者提供了一种更加便捷的逃避自我焦虑的方式。

5. 精神出逃
篇末主人公决定离开巴黎,逃亡突尼斯的一座城市生活。但是这种完全寄希望于外部环境的尝试,注定是要失败的。从绝望的既有生活环境,逃亡到在孤独荒凉的北非城市,他们切断了和之前世界的联系,如果说之前的价值标准是混乱和外部强加的,那么现在则是彻底的空虚,自我建设这样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他们是在没有毅力完成的。出逃很快变成了流放,在北非的日子他们甚至连外部的救命稻草都没有,很快他们回到了巴黎。当这种年轻的自我反思,很快就因为缺乏意志和行动力,以及外部消费环境提供的庇护所而相互抵消了,当他们无力挣扎的时候,剩下的只有随波逐流。

二、痛苦的根源:

如果说主人公的精神状态充满了混乱和无力,他们的精神是痛苦的。那么他们眼里什么是幸福?原文中说“他们固然念念不忘追逐与财富相关的幸福,但对于还不算贫困的他们的眼里,幸福主要不是物质的,而是代表的是“一种充实的,理想化的精神状态,应为只有幸福的人能够身心合一,悠然自适,无需心力交瘁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寻找脆弱的平衡。”

他们所缺乏的是能够由内而发的,自给自足的真正的内在的快乐。他们似乎也清楚这种快乐的获得首先要建立在清晰明确的自我意识之上,即不断地探索真实的自我,并自主地建构起一套自足的价值标准,并用行动践行这套标准。

然而这样的自我塑造从来都是无比艰难的,主人公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并不具备超人的意志,他们畏惧行动,作为身处消费社会背景中的现代人,消费社会为他们提供更加丰富的面具用于遮蔽自我,在工作、交际、娱乐、购物过程中,主人公借助其中的象征意义好像就能够把握自我,而作为拥有“反思能力”的现代青年,他们亦能够发现期间所营造的自我,其实只是受控的,他是被消费社会从外部生产出来的,只是一个用来压制和代替真实自我的虚假身份。
在薄弱的意志、缺乏行动力的自我和符号化消费社会的内外夹击下,尽管他们在一片坍塌的精神废墟中对自我身份进行持续的追问,但主人公的一切自我批判只能相互抵消。他们甚至无力走出面对真实自我的第一步,更不用说建立起自足的价值标准,再用行动去争取自己的幸福。

三.怀疑自己的人生
1.虚无由内而发,亦要从内解决。精神和谐的前提是有一套能够自足的自我价值标准,任何外物和环境只能提供一种临时的替代省份,他们救不了你。

2.建立自足的自我价值标准,是一项艰难的事,如果你没有值得继承家训,如果你对社会上明的暗的主流的非主流的价值观都不能真心认同,如果你拒绝了继承爸妈和社会提供的坐标和身份,如果你不愿像他们说得一样简单实在地活,如果你决定独自上路,那么请想清楚,是否能够以半吊子的身份承受种种外界的诱惑和自我的颠覆、怀疑以及各种精神摧残。

3.当今的社会周围,临时性的面具更多了,人生的池塘里全是密密麻麻的救命稻草,一根接一根地抓恐怕也能活,要是不想着这些救命稻草,那就抓紧时间专心致志的学游泳吧。

4.感谢老吕送我这本书。
7 有用
0 没用
物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