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儿 月牙儿 8.7分

读书心记

她沿着沙滩走
2011-07-12 看过
读完老舍的《月牙儿》已经好几天了,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从何说起。我首先庆幸自己终于可以静下来读一读《我这一辈子》这样的作品了。一年前我同事要在《小说连播》栏目里播讲这个中篇,委托我写个作品介绍的片花,可我当时并没有通篇阅读而是到网络上踅摸了点资料蒙混过关了。电视剧我也从未看过,不过两年前看石挥自导自演的电影,倒是真正被震撼了。老舍写小说,就像他写创作谈一样,永远那么“俗”和“白”,而且西方小说中的那些手法,在他这里也全都有,但是意境又完全是中式的。大胆却隐晦的性自然有,《城南旧事》般的清澈也当然有,以《月牙儿》为例,完全是按照电影的手法来写的,切换得那叫一个流畅与高超,文字背后的潜台词简直一车一车的,但和老舍的文字比起来,当年的宋丹丹尽管演得可圈可点,但仍然只是及格之作而已。

看《月牙儿》的时候,几次想起张爱玲的炫技经典《金锁记》,我忽然理解为什么我身边的若干师友更喜欢赵树理而不是张爱玲,更喜欢老舍而不是钱钟书了。对作家来说,读者在阅读上的喜新厌旧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这里的新旧是指阅读能力的提高后对作品的甄选,无关乎作品出品的先后。我想起朱天心在此次香港国际书展时接受采访时说的话,记者问她这么多年写作之路下来有没有人的作品对她影响特别大的,她说“一路都有诶,而且还很多人。我也不习惯把名字讲出来。因为也很残忍的,我曾经这么热烈喜欢他们,可是就会喜新厌旧,遇到更喜欢的人就把他们抛在一边。人的进步成长有时候就是很残忍的,你会很贪婪地把你喜欢的作家吃干抹净,‘我会了’,然后就转向另外一个。说出来这个名单好残忍的。”我不是写家,但是这种感受我是熟悉的。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买过一些港台女作家的散文集和诗集,现在想得起来的,有爱亚的《这是一个故事》和《蓉子的诗》,当我进入大学中文系之后,这两位作家的书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但是在那阅读完全没有方寸,属于瞎猫撞上耗子的年代里,这两本书却几乎被我翻烂了。我还记得爱亚讲了一个至今都令我印象深刻的千斤顶的故事。大意是一个人在开车走夜路的时候坏了轮胎,于是停到一个村庄旁边寻求帮助,看谁家有千斤顶。后来他在一个修车铺模样的屋子前停下来,他设想着怎样去敲门,措辞如何把握,但那毕竟已是深夜,想必会招来这家男人的一顿臭骂。他觉得自己非常可怜,迫不得已才会这样搅扰别人,那万一他们怀疑他图谋不轨怎么办呢?就这样,他陷入了深深的臆想情境中:自己如何低三下四好声好气地去借个千斤顶,然后屋主开门后恶语相向,他再三恳求,人家依然不为所动——他觉得自己遭受了莫大的委屈,尽管这一切全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最后,他实在忍无可忍,捡起地上的砖头就朝这家人的玻璃砸去:“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借个千斤顶嘛……”这个像寓言一样的故事从今天的眼光去看,也是很有意思的。蓉子的诗我记不清了,总之是很简洁的文字、简单的情怀,我对诗的鉴赏水平本来就有限,大概那个时候也就只能喜欢这样的作品了罢。

怎么会一说就离题那么远,呵,我想说的其实是两点:

我们嘉宾袁老师经常说:“有什么新东西么?”当我们走进书店,看见满架子的书,慨叹印刷业的繁荣时,真的有令人惊喜的新东西吗?人生短暂,还是要多读经典。

因为当过五年的高中语文老师,还是忍不住要总结一番:其实阅读这种事情,父母和老师不必引导得过于精准和专业,仿佛要将所有的企图都寄托在里边似的。再好的作品,在他还不能欣赏的年纪,也就是一堆纸而已。孩子和这个世界的恁多缘分,如果完全掌控在长辈的手里,他的人生该多么无趣啊!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月牙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牙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