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与新文化

冻豆腐
2011-07-09 看过
      作为一个在历史变迁中主张科学、民主和自由等新价值的旗手,胡适的面目是模糊、不清晰的。因为一个人被这么多空洞、抽象、宏大的价值符号所包裹,其一言一行都会被放大和审视,不免成为一个矛盾的人。而自由主义作为一个权力的反对者,本身就是解构而非建构的,人们可以用自由主义来否定一切权威,但却无法用他来建立什么真正的民主。就像法国大革命最后迎来的也只能是一个独裁的拿破仑。
    在政治上,胡适是一个典型的精英主义者、保守主义者,主张解决问题而不讲主义。在文化上,胡适是一个改革派、激进主义者,主张与传统文化做割裂。这样的归纳也是一种笼统的、习惯性的做法。胡适更多的是站在各种派别的对立面,而自己却渐渐失去了立场。相对孙中山的民族主义,他是一个国际主义者;相对陈李和共产党等马克思主义者,他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改良派;相对于北洋军阀和蒋介石等武夫,他又是一个主张好人政府的文人;相对于梁启超甚至梁漱溟等旧派文人,他是一个反对孔教的西化学者。但从他的政治选择和倾向来看,胡适虽然表面上屡屡与当权者发生冲突,但其骨子里还是一个与权力藕断丝连,保持着暧昧关系的人。就像意大利近代的克罗齐、宗教改革中的依拉斯谟,因为无法放弃自身的精英地位,无法下决心与底层人民打成一片,所以只能声称不关心政治,而致力于在知识分子小圈子和精英中树立自己的学说。
    今人苛责前人总是不恰当的,就像胡适对待孔教的态度。作为一个两千年前的古人,孔子的学说解决不了后世的问题,但人们不能因此埋怨孔子不好。同样,胡适的主张解决不了当时的问题,我们也不能太责怪他。他的声望在于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之一,而这场“中国的文艺复兴”还是很重要的,为后来知识分子参与政治起到了摇旗呐喊的作用。在当时“排一千个字比写一千个字赚钱多”的时代,知识的贬值是严重的,旧文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知识分子的地位也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倡导一种新文化,重新恢复知识的高贵地位是知识精英的必然职责和不二出路,在这场知识与权力的重新博弈之中,须要有这样一个只代表知识的人物,胡适,正是这样一个代言人。而时至今日,这场新文化运动也并没有停止。字价虽然贵了,但卖得上高价的却未必都是那些用了新的字,文化贫瘠不是数量上的贫瘠,而是质量上的平庸。虽然大众都拥有了参与文化生活的资格,但却失去了区分高贵和低贱的标准。一些人贩卖通俗和色情这样的庸俗价值;一些人贩卖民主和科学这样的空洞的普世价值;一些人钻到高深的学术象牙塔里、用别人听不懂的术语来孤立自己;一些人则放弃了用文字来表达本我的努力,书写成了纯粹的谋生手段。在这个世道里,作者何为?学者何为?文化何为?是做权力的婢女?做金钱的奴隶?做精深的专家?做大众的代言?做沟通古今中外的媒介?还是做一种“重估一切价值”的努力?
    我们可以随意地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只有那些真正愿意为之付出的人才能用脚踏实地的行动来回答。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胡适与中国的文艺复兴的更多书评

推荐胡适与中国的文艺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