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泛黄时

冻豆腐
2011-07-09 看过
      读的这本是从单位的阅览室里借的,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版,定价九毛七。里面除了大希庇阿斯篇,其他都读过2、3遍了。但借书读书的过程仍是幸福的,因为它勾起了我那段泛黄的年少回忆。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学业枯燥,对读书由爱转恨,总想象着:上了大学就好了,再不用读学习的书,倒是可以在图书馆里坐在心仪的女生旁边,安心欣赏她读书的样子。
    谁知上了大学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书还是要读,习还是要学,却日渐没了兴趣。四年下来,每天都在磨洋工,要么就是踢球,但求考试通过就好。直到大二刚开始的时候,偶然得到一个在图书馆的兼职工作,每周两个下午,在那里帮忙整理图书。还书、上架,还干过移库的重活。现在想来,倒是一段很好的日子,也正是在那里,我又重新发现了与书的亲近感。
    原来自己不理解的那些编码,慢慢都知道了他们所代表的意义,知道了图书分类的规则。从之前的晕头晕脑,到后来可以很快找到那本书应该在那里。能迅速的提借阅者找到他需要的书,是一种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而移库则很累,需要把整架整架的书搬上搬下,书库里非常闷热、气味难闻,有时简直想逃走不干。最厚重的就是字典和百科全书,简直能把人累死,一次只能搬几本。每次工作结束后,我们还会讨论今天遇到了一本什么什么书,有多重。偶尔自己也会挑选感兴趣的书借回去看看,也不会觉得有多麻烦。而图书馆里最大的秘密,就是借书卡。就像《情书》里面的情节,借书卡上面,承载着校园里那些陈年旧事。那些久远的年份,甚至在我出生之前,那些陌生的名字,不知道在何处肩负着何种使命。将他们整齐有序地罗列在一起的,正是同一本书。他们的生命未必会有交集,也可能会有交集,可能在某一刻在校园里擦肩而过,甚至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同事、朋友。总之,就在借书卡上歪歪扭扭地书写着的岁月里,正是他们在阅读同一段文字,尝试理解同一种感受、获取同一种认识、寻找相似或不相似的问题的共同经历。可能他们带着同一个问题,在书中得到了不同的答案,可能他们带着不同的问题,得到了相同的答案。总之,在读者求知的路途上,也是人生的路途上,他们的阿里阿德涅线团就在这张小小的卡片上缠绕在一起。一个多么令人惊奇而又有趣的发现啊,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注意到。后来毕业前为了写论文,自己也借了很多书。因为在图书馆打工,所以有方便条件,可以直接到库里挑,要知道,这是博士生凭着介绍信才能有的福利啊。
    一转眼离开学校已经六年了。工作后读了不少书,一是因为工作的缘故,二是因为学业的缘故,三是因为人生的缘故。也常常感叹自己曾浪费的光阴,今天却常常没时间弥补。读着、看着,也在良师益友的引导下,慢慢有了自己的价值取向和标准,也对读书和生活都有了新的认识。偶尔还会到阅览室借书,第一个习惯还是打开最后一页,看看借书卡上的名字和时间,看看某年某月,是谁在陪今天的我一起分享这段泛黄的时光。猜想也许熟悉也许陌生的名字今天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也回忆在他们与黄卷青灯相伴的时候,我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是否依然无忧无虑,是否曾经虚度光阴,是否为人生的困惑不解黯然神伤。时至今日,借书卡早就没了用处,借还书的记录变成了电脑程序中的几个数字符号,我们也更难去作类似的猜想和回忆,或者这种尝试本就是一种自欺欺人。因为,我们共同读过的那本书也只是万千拷贝中的一本,那些借书卡上没有的名字,反而可能同我们有着更为一致或相似的精神体验。
    读书,因为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寻找答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艺对话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艺对话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