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失败的合作谈判

Levi'Z
2011-07-07 看过
       “风雨”二字不是为了通过道路曲折而烘托独立的伟大——独立对于新加坡来说是“强加在头上的”,一点也不伟大。这是李光耀在前半生的政治生涯上所努力避免的事情,但最后还是避无可避。

    新加坡的发展是和马来亚紧密相关的,连水都是马来亚给的。李光耀的理想是希望能够和马来亚建立马来西亚,相互合作,使得新加坡能够活下去。换言之,是以一个好的方式延续和发展英国统治时期的运作模式。

   然而,利益、权力和种族问题成为了阻碍这项合作的极大障碍。事实上,就我个人看,新马之间没有真正的合作,只是在谈,从头到尾都在谈,所谓的合并其实也没有开始什么好的项目和计划,只是在延续谈判中没有解决的问题,从未形成合力,然后就在排斥中不欢而散了。

    这其中,利益权力问题以民族问题尖锐的表现了出来。马来人地方大,华人人多,马来人特别恐惧华人会逐渐控制马来亚。就马来亚接受新加坡来说,是出于防共的安全考虑,是个消极层面的考虑居多的事情,而不是积极地看到了能从新加坡得到什么硕大的好处。所以,李光耀可以说是逼迫马来亚两害取其轻从而接受新加坡。也正因为如此,马来亚从来也都看新加坡为一害,来抢地盘抢权力的。

    我相信,如果新马不分家,李光耀一定可以夺过马来亚的统治权,事实上,他也在这么做了:大马来西亚这个概念和东亚共荣圈是有几分相像的,都为外人的进入提供了很好的理论基础——首先一家人,然后当主人。只不过,马来亚不能反对的太厉害,因为这次进来的是华人,而自己国家本来就有很多华人和其他民族的人,不像当年的中国,几乎全是汉人,反对东亚共荣也容易很多。

    当然,我也相信,纵然被李光耀夺权成功,马来西亚的整个发展也是会非常好的,从进步的角度来说,马来人不会吃亏。不过自己的地盘不做主,而是为了些发展的利益而把权力让给别人,这对于东姑来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这是有风险的出卖行为,好处都不是现成的,马来统治者不会这么蠢。

    这就面临一个问题,类似于马来亚这样的民族均势的国家,该如何前进:由于均势,不搞和谐共处,搞民族高低论是持久不了的,被压迫的绝不会久居人下;而要想搞民族高低论,就要破坏均势,让少数变成少数和弱者,加强统治。分裂后的马来亚也的确走上了这一步。

    这也反映出一个无能马来亚政府的问题:民族问题本身的强调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搞经济的不擅长。过多的华人和印度人的存在及其挣钱本事超过马来人的现实,让主人非常头疼——不论问题是民族的还是阶级的,在这样的条件下似乎对马来人都没好处。

     于是,根本上的谈判实质问题就变成了:新加坡的加入必须要能够维持现有的马来人的优越。然而马来人并没什么好优越的,所以马来人的要求实质是让新加坡人自降身份和能力。新加坡的加入的条件势必是新加坡的众多核心权力和利益的想让——直至让马来放心为止。这个想让度在有共同敌人的时候是有利于新加坡的,如共党和印尼的骚扰。而一旦这些问题缓和了,马来亚的态度就会强硬非常。而李光耀又是强人一个,谈判破裂也是难免了。

     总之,我倒也不认为马来亚作的事情有错,只能说合作失败对李光耀来说是件很失落的事情,这也越发让我想看看他是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新加坡经济腾飞的了。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风雨独立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雨独立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