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书评 只是读书笔记《何枝可依》

Young_To
2011-07-06 看过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节选自曹操《短歌行》
    曹操以酒解人生几何,在低吟浅酌的微醺中迷蒙着双眼,叩问人生的意义。从宁曳尾于涂中的庄子,到行吟泽畔的屈原,再到逡巡于野草间的鲁迅,中国的骚客最喜仰望青天,问一个为何:人生为何?但他们只是发问而不曾作答,弗兰克似乎给出一些答案,但或只是自己的体验与生命感觉。
    弗兰克的《活出意义来》不似马斯洛的《人性能达到的境界》那般盛气凌人。马斯洛似乎永远凌驾于读者之上,用所谓人本主义的观点来剖析、认定,外加上陕西师大出版社那近似于畅销书的封面,让我难以靠近与倾听。弗兰克更亲近,更感动。我一直认为,若人肯把自己的创伤与疤痕揭开给人看且不希冀他者的怜悯时,此人必是处于一种沉静的高姿态中。《活出意义来》中,弗兰克用自己的集中营回忆加上自己的心理分析,以平实的语气向读者叙述,但似乎并不要求读者一定得接受。这种单向性 (或称“一厢情愿”),便增加了我对他的信任。 既然是读书笔记,我以为大不需要掉书袋,不如真诚地谈些我的体验与我的“意义”。
    若我将弗兰克的意义分析法定义为“苦难心理学”不知是否恰当。弗兰克如是说:“一个人若能接受命运及其所附加的一切痛苦,并且肩负起自己的十字架,则即使处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照样有充分的机会去加深他生命的意义,使生命保有坚忍、尊贵、与无私的特质。” 弗兰克确是尊重生命之人,但他所言活着的意义更多是寄托于他者而非其自身的内在世界。
    法西斯、奥斯维辛这类词汇大概是出生于上世纪30、40年代的犹太人心中挥散不去的梦魇。弗兰克在第一部自传性的描述以及自我生存意义的追寻让我不自觉回忆起电影《美丽人生》。片中爸爸为了让同被抓进集中营的七八岁的儿子不被集中营里的死神带走,编织一连串的谎言让儿子相信营里发生的一切只是爸爸与他做的一个游戏,游戏的胜利者将赢得一架坦克。直至最后爸爸为到女营中营救妈妈而被杀,儿子却最终见到爸爸的谎言中只属于胜利者的坦克(其实是法西斯份子投降,反法西斯联军进入集中营所开的坦克)并存活下来。片中永远脸上挂着微笑、对着妻子嚷着“早安,公主!”的父亲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是妻儿的安全,妻儿的生命。据弗兰克自述,他在集中营中生存下来的所依赖的意义是他的第一本书的初稿。而许多其他人活着的意义或只是为了明天的面包,或是在家等待自己的妻儿的一个拥抱与亲吻。可所有的这些意义,却都来自于外部世界,是自己在外在世界中的他者身上寻求自己生存下去的理由。
    一直以为这是一个难以索解的问题:不自信是否是人类骨子里的本质?人在决定自己的死生大事,竟然却以外部世界的他者作为决定依据,而不是自己的内在价值。 余华曾说“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而不是活着之外的其他意义或价值” 。这种自指性与弗兰克所言迥乎不同。
我常想,有时若把“意义”放在自己身上,在自身的内在世界中寻找意义,我们是否会活得更好?
    弗兰克在书中谈到一个病人,在三月初梦见在三月三十日的时候战争会结束,自己将走出集中营重获自由。但当三月二十九日到来并还看不到任何战争结束的迹象时,那位病人终于难以忍受,离开人世:正是三月三十日战争会结束这个意义让他离开!在我的生命中,也的确有这样一些外在的意义结果了他者的生命。
    在我17岁那年,姥爷去世。和姥爷关系最好的二姥爷紧接着1个月后也离开人世,妈妈说:“他一个人孤零零,跟你姥爷做伴去了。”——姥爷是我二姥爷的生命希望。
    姥姥在姥爷死后却丝毫没有随姥爷西去之意,至今仍然十分满足地与我们大家族生活在一起。她是一名基督徒。她的乐观也许是因为姥姥相信世界上有上帝与她同在。我有时会想,若我一本正经地告诉姥姥,其实没有上帝或上帝死了,姥姥该怎么办?——上帝是姥姥的生命希望。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当解放军把一位怀孕在身的母亲从废墟中救出,在经过几天的救治,母亲脱离危险,但腹中胎儿却难当大难。可不久,这位母亲也辞世——孩子是母亲的生命希望。
    更多屡见不鲜的殉情例子也已经无需赘述了吧。
    我的生命里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但这些破碎的惊鸿一瞥却又总让我思考,在这虚无的世界上,值得相信的活着的意义究竟该是自己还是他者?何枝可依?
    历史虽不容假设,但如果我的二姥爷、姥姥、地震中的母亲单以活着为理由而活着,结果会不会大不一样?《活着》中的福贵在经历中国最动荡的几十年,若他以妻儿、家产为生命意义,他是否还能撑到那个书中讲述自己人生故事的年龄?
    以前读萨特的《存在与虚无》,服膺于那句“人是痛苦的,因为人是自由的。”在本就虚无的人世穿梭,自由就更将人置于无境之境。尤其在现世一片荒原(T.S.艾略特)中,人应该怎样实现自己,超越自己?何枝可依?
    相信自己还是相信外部世界,这是一个问题。
    我向来喜欢老庄之学,且老庄之中更喜庄子,他虽不曾解答生命是什么,或为什么要好好地活,但他心斋、坐忘的高蹈出世姿态的确让他在这虚无的世界上活得坦荡潇洒。他并不刻意追求意义,他活着的意义不是外部世界的强加的规则或自己于土坑陷阱之中强行寻找的枝桠,他的活着,更是一种生命的完成与顺其自然,他的活着本身即是活着的意义。
    我更倾向于凡事不必刻意去追寻一种意义,生命本身的价值本不在其长度,而在其广度与深度。既不可把自己的生命完全维系在他人身上,又不可偏执于自己的伦理困境。顺其自然自有生命的坦途。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活出意义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出意义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