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A. Schumpeter《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思路

江绪林
2011-07-02 看过
       在序言中,Schumpeter说本书是其对社会主义这一主题近40年反思的结果。他曾在文本中质疑经济学家为何总是拒绝成熟,然而,这一质疑或许也同样可用于Schumpeter本人。 本书具有近乎一种历史哲学的宏伟论述,却又被专业而狭隘的经济视野所浸染。Schumpeter试图说明的是,“社会主义形式的社会将不可避免地从同样不可避免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瓦解中出现”【10】,然而,他仅仅从经济的角度来定义社会主义,“把(中央集权的)社会主义的定义规定为:不是由私人占有和经营企业,而是由国家当局控制生产资料、决定怎样生产、生产什么以及谁该得到什么的那种社会组织。”【25】

    在第一篇“马克思的学说”中,Schumpeter追溯了社会主义的精神先驱马克思。
    首先,马克思是一个先知,在“资产阶级文化落入低谷而机械唯物主义盛行的时代”【46】,其社会主义教义“以当时具有实证主义思想的人可以接受的方式传播开去”【46】:这对于千百万人地内心意味着一道新的光线和新的生活意义,因为它以经得起理性检验的方式系统阐述了挫败和受虐的感情并许诺解救。Schumpeter还特别提及,马克思个人教养极深,在《共产党宣言》里胸襟广阔地赞美了资本主义文明,“不管他可能多像一个咖啡馆阴谋家,他真实的自我却厌恶这类事情”。【49】
    作为一个社会学家,经济史观是其最伟大的个人成就之一。这一理论可归纳为两个命题:1.生产形式或条件是社会结构的基本决定因素,而社会结构则产生各种态度、行动和文化。2.生产方式本身有它们自己的逻辑。经济史观比其孪生的的社会阶级理论更靠谱。
劳动价值理论是作为经济学家的马克思的理论结构的基石,但这个理论工作得不好,因为排除了其他生产要素。与剩余价值理论相关的剥削理论被接纳进科学争论的范围;马克思的积累理论、集中理论都是对当时时代趋势有穿透力的把握;而贫困化理论和经济周期理论则要么失败,要么富有灵感而过于雏形。

    在第二篇“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中,Schumpeter给予了否定的答复“不,我不认为它能存在下去”。【119】Schumpeter的理由是,资本主义的成功将破坏掉保护它的社会制度,并不可避免地创造出资本主义不能生存下去并强烈地制定社会主义为它继承人的条件。【120】
    Schumpeter指出,古典经济学家的深刻洞见,即追逐个人利益并不与社会目标相背离(看不见的手),实际上依赖于完全竞争模型。而Marshall和Wirksell等辨认出的垄断模型则使得适合完全竞争模型下的许多命题失效。这一理论辨析的实践重要性在于:相比自由竞争,或许大企业在创造生活标准上可能起了更大作用。【145】
   
   Schumpeter理论的一个要点是:资本主义本质上是一种经济变动的形式或方法,是一种进化过程,“开动和保持资本主义发动机运动的根本推动力,来自资本主义企业创造的新消费品、新生产方法或运输方法、新市场、新产业组织的形式。”【146】创造性破坏的过程,就是资本主义的本质性的事实。【147】这种替代性的竞争比那种传统的完全竞争更为深刻。这种解释倾向于“使以前环绕完全竞争的光环黯然失色,同时这些事实与论点提出较有利于垄断的观点。”【172】Schumpeter总结说,完全竞争没有资格被树立为理想,而大规模的企业成为进步的最强有力的机器。
   确认了登上历史舞台的垄断控制的现代趋势【178】并予以辩护之后,Schumpeter问:资本主义机器将会一直成功运作么?一种认为资本主义将走向终结的悲观的预测依赖于投资机会消失的理论:投资饱和、人口、新土地、技术上的可能性以及许多现有投资机会属于公共范围而不再属于私人投资的范围。【186】Schumpeter并不认同这一理论。
    再给出自己的预测之前,Schumpeter泛谈了“资本主义文化”。这是一种理性主义文化,而且是经济上的必要性才培育理性态度的。“经济模式是逻辑的母体”【198】“那是由于经济活动领域的极端明确性,和在大多数情况下有明显的量的特性…理性习惯一旦养成,就会在有利于经验的熏陶下扩展到其他领域,是其他领域的人们也睁开眼睛看到令人惊奇的东西---事实。”【199】资本主义发展了理性:把货币单位提升为计算单位;产生了人和手段。“资本主义不仅仅是一般性的经济活动,它毕竟是人类行为理性化地推进力量”。【202】Schumpeter总结说,资本主义文明是理性主义的和反英雄主义的。然而,这一插曲不会永久延续下去。
   资本主义将倒塌的原因有:1、企业家职能的过时:资本家的创新被官僚化,人格和意志力量的重要性降低了,“经济进步日趋于与个人无关和自动化”【211】。完全官僚化地巨型单位驱逐了中小型企业,剥夺了资产阶级。2、资本主义破坏了自己的保护层:那些共生的阶级,譬如君主制结构、贵族分子、神秘的魅力;3、毁坏自己的社会制度结构,打击小生产者的立足点,侵蚀了“财产”和“自由契约”等基础。“资本主义过程以股票代替工厂的围墙和机器、夺走财产这个观念的生命力。”【224】另外,理性主义态度最终在独立的知识分子阶层处强大,继续攻击私有财产和资产阶级价值的整个体制。
这一切导致资本主义文明的毁灭,也是社会主义文明出现的原因。“资本主义过程不单毁灭了它自己的制度,它还为另一个制度结构创造条件”。【251】

    在第三篇“社会主义行得通吗?”中,Schumpeter答复说“当然行得通”。在此,社会主义社会指的是“这样一种制度模式,在这个模式中生产手段和生产本身的控制权都授予中央当局,或者我们可以说,在这个模式中,原则上社会的经济事务属于公共范围而不是属于私人范围”【258】鉴于中央集权式的社会主义实践的失败,Schumpeter此处的论述是缺乏吸引力的,甚至引人厌恶。在解释社会主义的经济逻辑的时候,Schumpeter提及von Mises和Hayek对社会主义的批评,但这似乎只让人更相信Schumpeter在此处陷入了谬误之中。Schumpeter还试图为想象中的社会主义蓝图做些在我看来有点不知何谓的勾勒。

    第四篇“社会主义与民主”中,Schumpeter讨论了社会主义与民主的关系。他问了个有点古怪的问题:“处身于假设的国家,那里以民主的方式迫害基督徒,焚死女巫和屠杀犹太人…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是赞成可以比避免这种做法的不民主政体呢?还是更愿意要产生这种后果的民主政体呢?”【358-9】在这样将民主与实质价值做了分离之后,Schumpeter接着定义说,“民主是一种政治方法,即为了达到政治—立法与行政的---决定而做出的某种形式的制度安排。因只其本身不能是目的。”【359】
    Schumpeter先追溯了民主政治的古典学说,在古典学说中,“民主方法就是为现实共同福利作出政治决定的制度安排,其方式是使人民通过选举选出一些人,让他们集合在一起来执行它的意志,决定重大问题”【370】。Schumpeter说这种定义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不存在独一无二的共同福利;就算是存在共同福利,这也不意味着对各个问题有明确的答案;没有了共同福利,人民意志的概念也烟消云散。Schumpeter说,古典的民主理论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它像宗教一样,得到人们热情的信奉。
   在批评了古典理论后,Schumpeter回到自己的民主定义,这一定义强调程序方法。“把选民决定政治问题放在第二位,把选举作出政治决定的人作为首要目标。”【395】“民主方法就是那种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政治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争取人民选票取得作决定的权力。”【395-6】这样的定义有一系列的优点:提供了有效的标准辨别民主和非民主政府;为恰当理解领导权保留了余地;澄清了民主政体与个人自由之间的关系。“如果至少在原则上每个人都有向选民陈述主张,竞争政治领导权的自由,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就意味着有讨论任何事情的大量自由,特别是它正常地意味着相当可观的新闻自由。”【399】;选民职能中也包括通过拒绝接受来取消政府的职能;对人民意志的新理解。
    在如此定义民主之后,Schumpeter说,“在我们所界说的社会主义和我们所界定的民主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两者之中任何一个都能够没有另一个而存在。”【414】然后,Schumpeter给出了民主方法成功的四个条件:足够优秀的人的政治素质;政治决定的有效范围应该受到限制;民主政府必须能支配训练有素的官僚机构;民主应该能自制(self-control)。这些条件甚至意味着在困难时期,民主将处于不利位置。最后,Schumpeter说,现代民主政治是资本主义过程的产物,不过没有理由相信它将随着资本主义一起消失。相反,社会主义或许可以很好地利用民主这种工具。
   【 第五篇“各社会主义政党史略”从略】

   在当代政治理论中,Schumpeter对民主的薄的理解常常被提及,以与民主的厚的价值理解对参。不过类似的理解早已被max Weber提出,schumpeter的定义不过很精练而已。阅读印象中更重要的是,Schumpeter站在marxism的经济史观之内,依据自己的经济理解给出了一个社会发展的模式,这一模式中,垄断取代了完全竞争成为社会的发展的趋势,而这一趋势也使得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演变无可避免。不乏洞见,然而,历史似乎提示了另外的道路;更不良的是,Schumpeter的论述也浸透着经济学家的粗暴——那种经济知识的娴熟试图越过专业界限,提供普世解释时特有的粗暴。

    附录:Bottomore为1976年版本写的导读:【“社会主义形式的社会将不可避免地从同样不可避免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解体中出现”。三个理由:1、创新机能的破坏,技术进步和官僚式经营使得创新成为日常事务;2、资本主义毁坏保护层、并削弱个人所有权,从而侵蚀了自己的制度基础;3、资本主义鼓励了一种理性的和批判的态度,最终反对自己。但战后30年并未肯定schumpeter的理论。1.富裕社会出现,对资本主义的激进批评从经济分析移向文化分析;2、对社会主义下的定义只作为经济制度,非常狭隘,因为现代社会主义“集中关心的是与社会平等和个人自主与自决有关的问题,而很少有人把社会主义等同于中央集权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4】;3、对民主的理解也狭隘,把民主理解为类似于市场的制度安排,一种选举政治领导人的方法的民主理论。】

江绪林 2011年7月2日
3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更多书评

推荐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