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偏见与固执——《国家与革命》书评

忒亚
2011-06-28 看过
             
   
    列宁的这本小册子《国家与革命》从写作角度来说思路非常清晰,如果将写作本身也看做是一种革命者行为的话,可以说这本小册子是非常酣畅淋漓,如同一把利剑直插敌人心脏。但是如果单从评论内容而言,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的,本人会做一些批判。先来阐述一下他这本小册子的内容,究竟说了些什么,有何目的。这本小册子总共七章。概括而言有三部分内容,即他在序言之中就阐明了,“首先我们要考察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国家学说,特别详细地谈谈这个学说被人忘记或遭到机会主义歪曲的那些方面。其次,我们要专门分析一下歪曲这个学说的主要代表人物,即在这次战争中如此可悲地遭到破产的第二国际的最著名的领袖卡尔••考茨基。最后,我们要给俄国1905年革命、特别是1917革命的经验,作一个基本的总结。”P110但是其实这本小册子只写了前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内容是第一章到第五章,第二部分内容只涉及第六章。而第二部分内容抨击考茨基也只是第一部分马克思理论的运用,或者说是重申。所以只需将第一部分内容简明扼要的说明就够了。

     一、 关于国家与革命问题的马克思理论以及对其的歪曲
首先,马克思主义对于国家的历史作用和意义进行了分析,即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得出结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而其遭到两方面的歪曲,一方面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于是就悄悄纠正,把国家说成是阶级调和的机关;另一方面,“考茨基主义”则巧妙的歪曲,它既不否认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也不否认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但他却把最重要的暴力革命给抹杀了。
接着逐步论述了国家的本质,在其中提到了国家的公共权力,说明被称为国家的那种“力量”概念,即从社会中产生但有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的概念主要是指拥有监狱等等的特殊的武装队伍。通常它被当做不证自明的,其合理性被说成社会生活的复杂性、职能分化等等,恩格斯批判说“它掩盖了社会分裂为不可调和地敌对的阶级这个主要的基本的事实。”P116不然为何没有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呢?而在每次大革命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这两种武装组织体现的赤裸裸的阶级斗争。其次,指出国家的本质即是阶级压迫的工具。然后,论述了国家“自行消亡”和暴力革命,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被歪曲的最严重。一般被曲解为“似乎变化是缓慢的、平稳的、逐渐的。似乎没有飞跃和风暴,没有革命。”P125从而回避革命甚至否定革命。恩格斯真正的意思是说资产阶级国家不是“自行消亡”的,而是由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来消灭的,但在这个革命以后,自行消亡的是无产阶级的国家或半国家。所以恩格斯不仅没有否定革命,甚至在他的著述中热切的赞颂革命“暴力在历史中还起着另一种作用(除作恶以外),革命的作用;暴力,用马克思的话说,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P126所以关于国家的自行消亡与革命问题最重要的结论是:“无产阶级国家代替资产阶级国家,非通过暴力革命不可。无产阶级国家的消灭,即任何国家的消灭,只能通过‘自行消亡’”P128
       然后在第二章与第三章通过经验的分析(1848——1851年的经验和巴黎公社的经验),明确提出革命的任务——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并概括了以往一切革命的失败原因,“一切变革都是使这个机器更加完备,而不是把它摧毁。”P133而最能体现资产阶级社会国家机器的有两种机构,即官吏和常备军。“官吏和常备军是资产阶级社会身上的‘寄生物’,是使这个社会分裂的内部矛盾所产生的寄生物,而且正是‘堵塞’生命的毛孔的寄生物。”P135所以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就要先去打碎这个国家机器。这是1848——1851年总结的经验,而此时还没有解决应当怎样以无产阶级国家来代替资产阶级国家的问题,紧随着巴黎公社的经验给出了答案。要建立公社,其中有几个要点:第一、废除常备军而用武装的人民来代替它;第二、一切公职人员完全由选举产生并完全可以撤换。第三、取消祝福给管理的一切办公费和一切金钱上的特权,把国家所有公职人员的薪金减到“工人工资”的水平。第四、取消议会制,将代表机构由清谈馆变为“工作机构”。“公社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工作的机关,兼管行政和立法的机关。”P149
       以上基本是马克思理论关于国家与革命问题的论述,其中第五章关于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本人将这部分内容留到本文第二部分批判时再提及。而为什么说考茨基滚到了机会主义阵营,也是由于他将以上基本内容忘却,虽然他声称与机会主义论战,但论点软弱到与机会主义妥协甚至苟同的地步。比如无关无产阶级专政问题,考茨基居然说“我们可以十分放心地留待将来去解决”,还有他认为不破坏国家及其也能夺得政权,将马克思主义的打碎国家机器全忘到脑后去了。还有他犯了对国家盲目崇拜和对官僚制的迷信错误,无产阶级的国家是可以自行消亡的,官僚和公社的官吏是完全不同的,不仅是可选举同时是可撤换的且同工人工资水平一样,并且是议行合一的,这些他都忘却了,却守着资产阶级的议会制官僚制不放。
还有马克思主义常被无政府主义者歪曲,那是没有看到他们的根本区别点:第一,虽然两者都赞同国家会消亡,但是如何消亡两者是有截然相反的观点的,无政府主义者妄想在一天之内完全消灭国家,而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在社会主义革命把阶级消灭之后才可能达到国家消亡的目的。第二,虽然两者都赞同破坏国家机器,但是无政府所以根本没有想过破坏之后的问题,甚至也否定无产阶级专政,而马克思主义者认为要肯定无产阶级专政并且破坏国家机器后用公社去代替它。第三,马克思主义者主张通过利用现代国家来使无产阶级进行革命的准备;而无政府主义则否定这一点。

     二、对马克思理论的批判
     本人在读完这个小册子之后,一方面深深感动于马克思主义的博大胸怀,或者说是对于全人类的爱,但更加认识到人的有限性,之所以此篇文章起名为马克思的偏见与固执,正是因为他对无产阶级的同情或许蒙蔽了他的双眼,刺激了他的神经,尽情抒发了他的浪漫主义情怀,殊不知这种情怀的释放带来多少血雨腥风。
    (一)革命真的是助产婆吗
    恩格斯引用马克思的话说“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多么形像的比喻,但是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助产婆而不是刽子手呢?马克思自己也承认共产主义“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P193那为何不让它自然生产,而偏要用革命的方式剖腹产呢?如果是剖腹产或许还好至少还是能生出个胎儿,就怕是才几个月的胎儿还没成型就逼迫它出来,发育不好估计生出来也是一堆血肉模糊,就还得重新怀孕。历史上的各种革命不就像这样一个怪圈吗,破坏——重建——破坏,而不给一个自然生长期。
    (二)马克思的偏见
    马克思的设想是全人类的解放,即他将共产主义分为低级阶段与高级阶段,最终要达到的高级阶段,“…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之后;在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但设计达到这一完美图景的方式是无产阶级先用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然后再经过无限不确定的时间最终达到。马克思鲜明的站在了无产阶级的立场,而彻底否定了资产阶级。而现代社会资产阶级达到了福利国家,是马克思远远不能想到的,而现在马克思主义面临的处境却是,人民的福利提高了,不愿意革命了。最终如果都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证明未必要通过暴力血腥的革命之路才可以达到,说不定少数人也可以带领多数人平稳走向共产主义。
    (三)自由何所安
    恩格斯在给倍倍尔的信中,提到“当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本身就不再存在了。”P168这句话说的多么有预见性啊,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是一个漫长的时期,而这段漫长时间都将是无产阶级专政,列宁也在这本小册子中描述过社会的状况,“当大多数人对资本家(这时已成为职员)和保留着资本主义恶习的知识分子先生们开始独立进行和到处进行这种计算即这种监督的时候,这种监督就会成为真正包罗万象的、普遍的和全民的监督,对它就绝对无法逃避、无处躲藏了。整个社会将成为一个管理处,成为一个劳动平等和报酬平等的工厂。”P202这些论述不禁让人想到奥威尔的《1984》,是的“老大哥在看着你呢”,难道为了遥不可期的自由就要牺牲眼下吗?马克思教育民众不要为了一碗红豆粥而忘却了自己当主人的权利,但他给民众的是什么呢,画一个大饼充饥吗,而且还不止如此,为了这个还不知道是否真实的“饼”,先得去当炮灰。列宁自己在书中也承认“但是无论是谁都不仅没有许诺过,而且连想也没有想到过‘实施’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因为这根本无法‘实施’。”P199如果说没有最终为了人类的幸福许诺,无产阶级有反抗的权利,资产阶级也有镇压的权利,责备人民在资产阶级下为了一碗红豆汤而放弃当主人的权利苟且偷生,如果最终的自由是更大的奴役,无产阶级又为何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去革命呢?更何况马克思承认社会主义是从资本主义产生出来的,历史有自身的规律,作为个体为何不能坐在历史车轮上前进,而偏要以血肉之躯去推动历史车轮(或许推不推的动都是一个问题)被它碾碎,而放弃此世呢?马克思主义可能最难让我接受的就是将人的存在可能性只是限定在政治单一的维度内。
  



12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国家与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家与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