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对新纪元抱有期待。

延毕多年的175
2011-06-20 看过
      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书,也是一本非常著名的书。由伟大的革命导师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即列宁)写于1917年8月~9月间。

       本书的写作目的是“从思想上武装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向他们说明在即将到来的革命中应当做些什么”。

       本书分为6章,一下是简单的笔记。

       第一章,解释什么是国家及其政府机构、武装部队。揭示国家消亡说和暴力革命论。

       第二章,1848~1851年经验。这部分引用了不少马克思的原句,以还原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不但重申了无产阶级要掌握政权,而且指出无产阶级不能简单的利用现有的国家机器。

       第三章,巴黎公社经验。这一章重点指出“工人阶级不能简单的掌握现有的国家机器”,指出要用“公社”代替已经打碎的国家机器。

       第四章,一些具体问题的阐述。比如《住房问题》,对第二国际的批判,民主的消除。由于对于第二国际不了解,这章很多部分没看懂。

       第五章,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本章刻画了一个共产主义世界的轮廓,对“日常问题”的一些解释。

       第六章,批判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这章有的地方也不懂。

----------------------书评分割线------------------------------------------------

       第二次再看《国家与革命》后终于对这本书有了大致了解,补上了第一次看的一些遗漏的问题。

       对于本书,除了左派必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评价,可以算是列宁主义者的“圣经”了吧。

       自从在初中三年级的一个政治课堂上,突然觉得共产主义行得通,我就从未放弃过对这个美好世界的期待与憧憬。

       每每在电视上看到因钱而产生的一幕幕人间悲剧,我就更加期待这样一个能够消灭贫富差距的世界。

       虽然这样的世界也不可能消灭人世间的所有悲剧,但至少,不再会有人为了几张或者很多花花绿绿的纸而堕入黑暗。

          这绝对可以称为人类的新纪元,因为人类终于可以终结数千年的统治与被统治历史。

       在这个很多方面被钱支配着的世界,想象一个完全没有钱的世界,多少有点乌托邦。列宁也说“没 有 一 个 社 会 主 义 者 想 到 过 要 “ 许 诺 ” 共 产 主 义 高 级 发 展 阶 段 的 到 来 , 而 伟 大 的 社 会 主 义 者 在 预 见 这 个 阶 段 将 会 到 来 时 所 设 想 的 前 提 , 既 不 是 现 在 的 劳 动 生 产 率 , 也 不 是 现 在 的 庸 人 ”

       就像中世纪的人们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君王、宗教的世界一样,我们无法想像共产主义世界也并不奇怪。

       曾看过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友邻说的:马克思可以算是人类史上最不幸的思想家了,所有以之为名的实践,要么失败,要么转变成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原文已和谐,凭着记忆复写)。

       在走向这样一个美好世界的路上,人类付出太多了。明明早就知道现在的世界不对,却难以到达正确的世界。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会让人类的新纪元显得更为珍贵。在这个摸索过程中,人类总能充满希望的前进。

       引用2段文字为本文结尾,一是来自《唯有进步值得信仰》

“从来都没有什么终极目的,有的,只是社会的进步。
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一种主义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一种主义值得你去放弃自身的判断力。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一种主义能够替代进步本身。”

      另一个来自 战国的本书书评《我们都是夏虫》

     “ 夏虫不可以语冰。
      我们都是夏虫。”

----------------Q&A分割线-----------------------------------------------------

和 战国在书评《我们都是夏虫》中讨论了一些小问题,顺手整理下。有的问题第二遍看的时候,答案有了变化。

1.Q:按照列宁的说法,我们的“按劳分配”符合共产主义要求么?

   A:符合,但并不满足共产主义高级发展阶段的要求,而是在走向这个过程中的一种分配形式。

2.Q:我们的社会主义的警察司法系统为的是打压哪个阶级?

   A:“我们的”和列宁所描写的社会主义不是一个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镇压的是“确认事实上的不平等的“资产阶级权利”。”

3.Q:将来如果国家消失了,政府也会消失么?

   A:是的,国家消亡,社会并不需要政府来处理矛盾,(注,并非是指社会消灭了矛盾,只是没有激化到需要一个政府来处理矛盾)

4.Q:如果劳动平等报酬平等,激励如何来之?从西方经济学的观点,如果没有激励,又哪里有劳动?

   A:列宁指出那时”“劳动变为“生活的第一需要”。对于这种问题,我曾用“需求理论”加以解释,不过,在共产主义没有真正到来今天,说清这个还是有点困难。

5.Q:住宅问题
   A:书中介绍了。

6.Q:从经济学的角度,每个人的工资应该和他所产生的价值相等。马克思说其中被抽取了剩余价值,但是我想的是资本家也是竞争关系,在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环 境,剩余价值应该无限趋向与0才对,从这个观点我又觉得国家垄断的全球化的资本主义也是一种社会主义??但是本文说的是资本主义的最终阶段是在民主外壳之 下议会制度?为何?

    A:需求不是无限的,换句话说,工人充分就业的可能性不高,(况且还要定期发生经济危机)。

7.Q:完全民主从何而来?在存在国家也就存在阶级压迫的情况下。
   A:书中所说公社制度(但公社制度不等于国家制度)。书中原文”民主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是一个东西。民主就是承认少数服从多数的国家,即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一部分居民对另一部分居民使用有系统的暴力的组织。“(这个问题双方都语焉不详了,因为民主并不是共产主义的目标,共产主义是要消灭民主的。注,本句请不要断章取义。)

8.Q:共产主义真的能在存在人性的情况之下诞生么? 我觉得人性本生是贪婪的,懒惰的,自我的,但是共产主义认为人人都是自由的,以劳动作为乐趣,吃穿无忧却勤劳无比的,所以我认为和人的“本性”矛盾。
   A:共产主义不反对人性啊。人的本性说有很多理解,有善有恶。列宁指出那时”“劳动变为“生活的第一需要”“。

也指出” 伟 大 的 社 会 主 义 者 在 预 见 这 个 阶 段 将 会 到 来 时 所 设 想 的 前 提 , 既 不 是 现 在 的 劳 动 生 产 率 , 也 不 是 现 在 的 庸 人“

从我们的生活中也可以多少看出一点痕迹。社会上的确有很多人工作不是为了钱。

那些研究古人类学等几乎没有经济效益的科学家。

那些投身慈善事业的义工。教徒,尤其是穆斯林和清教徒。这些都是人善本性的一种表现。
另外,在国家与革命中也写到,那时不是不存在矛盾,只是不需要专门的国家来调和。

9.Q:现在的资产阶级,有可能用革命打碎?乔治。威尔士《1984》那样?在揭竿而起的年代已经远去的今天。

   A:有可能,近期中东爆发的各种事件已经说明了。

       而且,恩格斯也认为,”在 有 共 和 制 或 有 充 分 自 由 的 国 家 里 , 和 平 地 向 社 会 主 义 发 展 是 “ 可 以 设 想 ” 的”。(这里的理解有点复杂,因为恩格斯也说“一 到 有 可 能 谈 自 由 的 时 候 , 国 家 本 身 就 不 再 存 在 了”)对于这个未来,我们可以抱有希望

10.Q:我现在觉得马列的社会主义应该是一种究极体状态下的社会福利制度,不知道这样理解是对的么?

   A:是一种社会形态,包括经济、政治、家庭观等等了。比如要消灭传统家庭制。

 

---------书摘分割线-----------------------------------------------------

民 主 意 味 着 平 等 。 很 明 显 , 如 果 把 平 等 正 确 地 理 解 为 消 灭 阶
级 , 那 么 无 产 阶 级 争 取 平 等 的 斗 争 以 及 平 等 的 口 号 就 具 有 极 伟 大
的 意 义 。 但 是 , 民 主 仅 仅 意 味 着 形 式 上 的 平 等 。 一 旦 社 会 全 体 成 员
在 占 有 生 产 资 料 方 面 的 平 等 即 劳 动 平 等 、 工 资 平 等 实 现 以 后 , 在 人
类 面 前 不 可 避 免 地 立 即 就 会 产 生 一 个 问 题 : 要 更 进 一 步 , 从 形 式 上
的 平 等 进 到 事 实 上 的 平 等 , 即 实 现 “ 各 尽 所 能 , 按 需 分 配 ” 的 原 则 。
至 于 人 类 会 经 过 哪 些 阶 段 , 通 过 哪 些 实 际 措 施 达 到 这 个 最 高 目 的 ,
那 我 们 不 知 道 , 也 不 可 能 知 道 。 可 是 , 必 须 认 识 到 : 通 常 的 资 产 阶 级
观 念 , 即 把 社 会 主 义 看 成 一 种 僵 死 的 、 凝 固 的 、 一 成 不 变 的 东 西 的
这 种 观 念 , 是 非 常 荒 谬 的 ; 实 际 上 , 只 是 从 社 会 主 义 实 现 时 起 , 社 会
生 活 和 个 人 生 活 的 各 个 领 域 才 会 开 始 出 现 迅 速 的 、 真 正 的 、 确 实 是
群 众 性 的 即 有 大 多 数 居 民 参 加 然 后 有 全 体 居 民 参 加 的 前 进 运 动 。

没 有 一 个 社 会 主 义 者 想 到 过 要 “ 许
诺 ” 共 产 主 义 高 级 发 展 阶 段 的 到 来 , 而 伟 大 的 社 会 主 义 者 在 预 见 这
个 阶 段 将 会 到 来 时 所 设 想 的 前 提 , 既 不 是 现 在 的 劳 动 生 产 率 , 也 不
是 现 在 的 庸 人 , 这 种 庸 人 正 如 波 米 亚 洛 夫 斯 基 作 品 中 的 神 学 校 学
生 一 样 , 很 会 “ 无 缘 无 故 地 ” 糟 蹋 社 会 财 富 的 储 存 和 提 出 不 能 实 现
的 要 求 。

 

最 后 , 只 有 共 产 主 义 才 能 够 完 全 不 需 要 国 家 , 因 为 没 有 人 需 要
加 以 镇 压 了 , — — 这 里 所 谓 “ 没 有 人 ” 是 指 阶 级 而 言 , 是 指 对 某 一 部
分 居 民 进 行 有 系 统 的 斗 争 而 言 。 我 们 不 是 空 想 主 义 者 , 我 们 丝 毫 也
不 否 认 个 别 人 采 取 极 端 行 动 的 可 能 性 和 必 然 性 , 同 样 也 不 否 认 有
镇 压 这 种 行 动 的 必 要 性 。 但 是 , 第 一 , 做 这 件 事 情 用 不 着 什 么 实 行
镇 压 的 特 殊 机 器 , 特 殊 机 构 , 武 装 的 人 民 自 己 会 来 做 这 项 工 作 , 而
且 做 起 来 非 常 简 单 容 易 , 就 象 现 代 社 会 中 任 何 一 群 文 明 人 强 行 拉
开 打 架 的 人 或 制 止 虐 待 妇 女 一 样 。 第 二 , 我 们 知 道 , 产 生 违 反 公 共
生 活 规 则 的 极 端 行 动 的 根 本 社 会 原 因 是 群 众 受 剥 削 和 群 众 贫 困 。
这 个 主 要 原 因 一 消 除 , 极 端 行 动 就 必 然 开 始 “ 消 亡 ” 。 虽 然 我 们 不 知
道 消 亡 的 速 度 和 过 程 怎 样 , 但 是 , 我 们 知 道 这 种 行 动 一 定 会 消 亡 。
而 这 种 行 动 一 消 亡 , 国 家 也 就 随 之 消 亡 。
关 于 这 个 未 来 , 马 克 思 并 没 有 陷 入 空 想

 

 资 产 阶 级 需 要 国 家 不 是 为 了 自 由 , 而 是 为 了 镇 压 自 己 的
敌 人 , 一 到 有 可 能 谈 自 由 的 时 候 , 国 家 本 身 就 不 再 存 在 了 。

 

恩 格 斯 在 这 里 特 别 明 确 地 重 申 了 贯 穿 在 马 克 思 的 一 切 著 作 中
的 基 本 思 想 , 这 就 是 : 民 主 共 和 国 是 走 向 无 产 阶 级 专 政 的 捷 径 。

 

恩 格 斯 在 给 倍 倍 尔 的 信 中 很 好 地 阐 明 了 这 一
点 , 他 说 : “ 无 产 阶 级 需 要 国 家 不 是 为 了 自 由 , 而 是 为 了 镇 压 自 己 的
敌 人 , 一 到 有 可 能 谈 自 由 的 时 候 , 国 家 本 身 就 不 再 存 在 了 。 ”

 

然 而 , 对 真 正 的政 党
说 来 , 名 称 总 是 不 完 全 符 合 的 ; 党 在 发 展 , 名 称 却 不 变 。 ”

 

辩 证 法 家 恩 格 斯 到 临 终 时 仍 然 忠 于 辩 证 法 。 他 说 : 马 克 思 和 我
有 过 一 个 很 好 的 科 学 上 很 确 切 的 党 的 名 称 , 可 是 当 时 没 有 一 个 真
正 的 即 群 众 性 的 无 产 阶 级 政 党 。 现 在 ( 1 9 世 纪 末 ) 真 正 的 政 党 是 有
了 , 可 是 它 的 名 称 在 科 学 上 是 不 正 确 的 。 但 这 不 要 紧 , “ 可 以 过 得
去 ” , 只 要 党 在 发 展 , 只 要 党 意 识 到 它 的 名 称 在 科 学 上 不 确 切 , 不 让
这 一 点 妨 碍 它 朝 着 正 确 的 方 向 发 展 就 行。

 

恩 格 斯 非 常 谨 慎 , 没 有 束 缚 自 己 的 手 脚 。 他 承 认 ,
在 有 共 和 制 或 有 充 分 自 由 的 国 家 里 , 和 平 地 向 社 会 主 义 发 展 是 “ 可
以 设 想 ” ( 仅 仅 是 “ 设 想 ” ! ) 的 ,
3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国家与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家与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