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阿笃
2011-06-19 看过
当安妮法迪曼的《书趣》中文译本还是newly published的时候,我因为封面和书名买下来,事实上那一整套书都很漂亮很讨人喜欢。书里第一篇essay就是 书的婚事 。我不记得那本书上留着我当时的什么感想,但此刻我觉得,那描述的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二十多年前,我爸爸和我妈妈,他们决定组成一个家庭。他们在两张红纸上分别贴上彼此的照片,照片上的爸爸很文气温润如玉,妈妈很阳光充满活力。他们接受亲朋的祝福,把衣柜并在一起,把椅子放在同一张餐桌边,买来一张双人床,把自行车停在一处。最后,他们共享书柜。

爸爸的书装了好几个箱子,是跟随他走过很多个城而壮大起来的藏书。相比之下妈妈的书就没有那么多,但很多有被细心地包好书皮,甚至还有手抄的本子。在这些书里,有他们读书时随手写下的感想,有夹进去做书签的票根,有随意标记进度的折痕(这个继承下来的习惯我几年前才改过来)。渐渐地,这些书混合在一处,不分彼此,并且不断接受新成员。当然,你还能从择书的口味上看出男女主人的分别,但是本草备要和活动中的幼儿,他们可以和谐地并肩站在一处。假如你翻开某一本书,说不定还能碰巧看到两种不同笔记交织的观感。

二十多年,当年的藏书翻了十倍,我爸爸估计的数目是五千,这些书不再是“他的”或者“她的”,而是“他们的”。我跟我爸爸说,你找找我的书架上,有一本书叫《书趣》,你找到它,读读里面的第一篇。其实我爸爸妈妈或者是不能了解我对这篇文章带起的共鸣和期待的,毕竟这是那么自然的一件事,书的婚事。可是我不能想到比这更浪漫的事了。

将来的某天,我希望能有这么一天,我会带着我从我所有藏书里挑出的,承载我最多感情跟随我走过很多城的书,在一间房子里安顿下来,和选择我的我认定的那个人分享生活。我们说不定会有同样的书,它们在印刷厂曾经打过照面,在书店曾经并肩。我们或者不必合并书柜,我的书柜可以靠窗他的书柜可以在对面那面墙。我们分享和书有关的故事,分享书页间的情感,想来还会有一些书,它们联系着我们彼此的感情。而将来,我可以没有顾忌地用瞬间的感受标记他书本的边边角角,他说不定也会好奇我的口味并且在我的书上留下他的字迹。终于有一天,我们的书也不分彼此,我们为我们的书,也为我们的关系提供一个长久的,安定的屋檐。会有我们的小男孩或者小姑娘,从读图到识字,到养成自己的口味为自己挑选精神食粮,我们可以看着ta带着自己的藏书,走向另一个屋檐。

这样一说,好像就又成了慢慢变老的意思。那么这样讲,我能想到最完美的慢慢变老,包含一场书的婚事。

读《书趣》时的摘抄倒是在手边,有一句很同感:一本书该是一块公共园地,每一位拥有过它的人都在上面留下印记,汇在一起就是关于这书的一份温暖记忆。我喜欢这句话。我喜欢和亲密的人分享。
2 有用
0 没用
书趣 书趣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书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