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兹曼看现代性

乔大路
2011-06-13 看过
  统观现代的大多数作品,其核心思想不外乎放在“对抗现代性”问题上,而大多数作品,像现代诗、小说、电影多把侧重点放在对“社会现代性问题”的讽刺和警示上,而波兹曼则从现代性的最根本问题————“技术变革”来批判,从技术变革来划分时代,由“口述文明”到“铅字文明”再到“娱乐时代”,由时代变迁看人是怎样被现代性一步步套牢的。

娱乐至死
  由“口述文明”到“铅字文明”的进化中,人摒弃了集体,消解了团结,也学会了独立思考,从15世纪到20世纪前叶,“铅字文明”促生了太多的大家,这段时间几乎是思想史上的百花齐放的繁盛期。
  而使这种现状急转而下的无疑是电报、电视的诞生,即由技术变革带来的文明演变在不知不觉中瓦解了“铅字文明”的庞大帝国。人类社会也真正的进入了“娱乐时代”。
  “娱乐时代”的特点极好辨认,即一切以“娱乐”为核心,各种片段式、表象化、娱乐至上很快就替代了铅字文明中思想的严谨、整体性,一个政治核心的首脑不再是对政治保有独特见解,理想崇高的人,而是能在电视机表现的潇洒、机智、幽默的能言善变的人,而且娱乐时代的思想方式是片段的,跳跃的,由“减肥药”到“中东战争”再到“超市大减价”,信息之间丝毫没有思考间隙,一切新闻都只在是新“闻”,他丢弃了信息的内核,成了且只能是表象化的,聊天的谈资。
  而上述的这些现象无疑就是现代性的问题,波兹曼忧虑于在娱乐时代的人将渐渐被技术所囚禁,人不再是产生思想的机器,而成了承载新“闻”的容器,这种现象若不加节制,未来世界便真像赫胥黎《美妙的新世界》里所描述的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的文明并没有被电视所终结,我们迎来了“网络时代”,可惜的是这个时代依然是娱乐的时代,浮躁、乌合之众和SNS对生活的投射只是娱乐时代的衍生品,而且其几乎涵盖了人类的所有生活,那些被QQ,人人,微博捆绑的人,那些本该用来学习、思考的时间也被看同学、朋友毫无意义的心情所占据,而网络对人最大的影响无疑是破坏了思想体系的整体性,那些道听途说的道理、那些成片段的“真理”比读书思考要快的多,也中听的多,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读书将不再是一种技能,而成了一种怀古的手段。
  当然,我本人对网络时代还抱有希望,在那些来自个体觉醒的人看来,网络是一个更大的资源,和更好的社会,网络时代摒弃了电视时代的局限性,从中,愚者见愚,智者可见智。网络时代的未来不定性太大,至于未来如何不可妄下断言,就且行且观吧。


童年的消逝
  我们可以在回到现代性的问题上,童年的消逝无疑是现代性问题的一个表象,波兹曼把童年的消逝归结为成年与幼年间神秘性的消失。
  在看书过程中,我多想的是现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和乡镇的非主流、杀马特文化,虽然看似两者毫无瓜葛,其实他们都是时代的产物,我一点也不担忧波兹曼对童年消逝的预言,因为孩子还是无知的,他们不需要必须限定在某一特定环境,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文化,我的爷爷和爸爸从不会说因为战争或者文革,他们的童年就有多灰暗,相反,他们反倒觉得自己的童年比我们一代要有意思的多。
  再说这个时代产下的畸形文化,那些留着奇形怪状发型的非主流们其实就是那些在对抗现代性上迷茫的少年,昨天再次看了一边贾章柯导演的《小武》,心里便一直有一些角色定位的疑问,我在豆瓣的短评写道”那些在社会现代化过程中看不到未来的年轻人,那些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来面对中国前程的人,或者说小武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类人,甚至一代人,那些迷失在现代化进程里的带着浓浓乡愁和倔强的小伙子成了铐牢和被围观的对象,基于此他不知道命运这辆没了轨道的战车开往何处,就像我们的国家“,看完波兹曼,我总觉得有个问题的答案似隐似显,为什么会有小武,或者非主流群体的存在?为什么在对抗现代性问题的过程中形成了很多”垮掉的一代“、”迷茫的一代“?当然这个问题也回到的对抗现代性的最核心问题,如何对抗现代性问题?
  我个人以为,首要的是个体的觉醒,即个体先认识到现代性问题,要意识到不要让技术囚禁住个人,再者就是追求自由的方式,他不是单纯的追求个性和自由,而是一个反思的过程,这不是顿悟,而是一个个体与社会磨合、接触的过程,在看清技术进化与社会、制度的关系后,在说自由与个体解放。这虽说起来有点形而上,其实就是一个由现象看到本质,再有本质投射到现象的过程。

                        2011.6.13

http://hi.baidu.com/%E4%B9%943%E5%B0%91/blog/item/ed4dd798761599106e068cfc.html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