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投资者,你可以不用看这本书了~

伊卡洛斯
2011-06-08 07:32:02 看过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很有耐心,非常谨慎,循序渐进,筹划周到,行动机敏。他们做正确的事情—为了他们的组织,为了他们周围的人们,也为了他们自己—不动声色,毫发无伤。

清点你的政治资本,小心地加以利用。如果你所处的环境捉摸不定或者危机四伏,在有所行动前先想办法争取时间。不要把时间花费在说教和鼓吹上,而应该深入钻研你所面临问题的技术方面和你所处情境的政治关系。努力设法寻找使规则得以变通的所有富有想像力的可能性。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不要贸然激进、仓促行事,而应该试着去投石审势,轻推渐进。最后,不要忽视、排斥妥协的解决方案—沉静型领导者把创造性的妥协视做无价的实用艺术和尽职负责的领导之道的基本因素。

沉静领导之道并不仅仅是一些极其实用的策略,它也是一种对人、对组织、对有效行为的思考方式,它还是一种理解事物发展进程并选择最好途径以追求卓越的办法。并且,从小的方面来讲,沉静领导之道也还是一种信念—一种对于被史怀哲先生称做“细微而模糊的行为”的基本力量充满信心的表示。

沉静型领导者是现实主义者。他们努力看清楚世界的本来面目。现实主义既不是悲观主义,也不是犬儒主义。现实主义创造了足够的空间,来接纳所有现实—不管是多么令人惊奇、诧异、愕然的人或事。

沉静型领导者重视信任,但他们也没有忘记信任可能会多么脆弱。他们虽不愤世嫉俗、怀疑一切,但也不会对其他人—或者他们自己,抱过太高的、过于理想化的期望。他们敏锐地觉察到权力的局限性和微妙性,即使是那些位居要职的人也不例外。

沉静型领导者们不会忘记,这个世界分为实力在握的圈内人和雄心勃勃的局外人—圈内人警惕地守护着他们的利益,而局外人则试图通过竞争挤进内部圈子。这些都是沉静领导者在解决棘手问题时步步为营、循序渐进的原因。

如果我不为自己打算,谁会来为我打算?如果我只为自己打算,那么我又算是什么呢?

小事并不好做,而且往往是见真章的地方。

抨击一个人的品德,往往相当于连带着指责了他的朋友和支持者的品格和判断力。

需要运用沉静领导之道来处理的局面往往是复杂的、动荡的、危险的。摆脱并控制这种局面的关键在于实事求是,而不是夸大你对事态了解的程度。

观察人事遵循的4项指导原则:
1)你并非什么都知道
2)你会惊讶(已知的未知因素与未知的未知因素同时存在)
3)时刻注意内部人
4)信任,但选择对象

隐藏在未知的未知背后的逻辑关系,只有在回顾和反思的时候方才露出庐山真面目。我们可以通过回顾过去来理解生活,然而,若要真正生活却必须不断前行。在回顾中,我们经常会找到为什么有些事会发生,而另一些没有发生的原因所在。但真的面对问题的时候,同样需要我们向前看。往往会有许多不同的因素和力量在事态发展中起作用,很难说哪一种是影响最大的。

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是断续的、延迟的、间接的。利己主义、利他主义、混乱迷茫、贪婪欲望、机会主义、奉献精神,以及理性思考,这种种因素所形成的合力偏向何方、强度多大都是我们很难预料的。

组织内部划分为地位相对安全的圈内人和地位岌岌可危的局外人。换句话说,组织内部系统的运行就跟太阳系一样,有些人处于离其核心较近的位置上,而其他人则远远地徘徊在动荡不定的外围轨道上。

对沉静型领导者来说,信任就像一块美丽的水晶制品,得之不易,价值不菲,脆弱不堪。沉静型领导者并不愤世嫉俗,但他们在付出信任时是相当谨慎的,不会当它是一种随便丢出去的零钱来对待。他们努力赢取别人的信任,希望得到相同的回报。有时候,他们察人观物,断定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毫无价值,而后便会谨慎从事。

现实主义者深深懂得,那些不愉快的意外往往或多或少都会不请自来,而谨慎的警觉、必要的勤奋和循序渐进的计划不仅有益,有时更不可或缺,但它们并不能够确保事情一帆风顺。

犬儒主义把问题过度简单化了:灰色眼镜和粉色眼镜扭曲现实的程度是一样的。事实上,犬儒主义者往往相当天真—他们实际上认为自己可以预言人们的行为,只要近乎机械化地断定人们的行为都基于狭隘、自私和普遍低级的动机就可以了。相反,现实主义者能够面对万变挑战—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是高尚的还是邪恶的,是鼓舞人心的还是令人沮丧的。对于意料之外的情形,他们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去接受。

犬儒主义者们相信人们之所以会无休止地工作,建立新的公司,是由于他们贪得无厌,想要发财。现实主义者们承认金钱的力量,但考虑到了其他的动机:兴奋刺激,热爱挑战和渴望创造,以及取得人生成就。

现实主义是导致沉静领导所作所为的大部分原因,但不是全部。许多人看待世界的观点也是直面和正视,既不感情用事也不愤世嫉俗。他们悟出无论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也的确发生了。但是在面对困境的时候,许多人什么也不做:他们看见了,他们了解了,但就是不采取行动。现实主义给他们充分的理由来作壁上观。沉静领导在对世界的认识上没有自己骗自己,但是他们对人、对组织、对生活充满偶然性的清醒认识并没有让他们斗志尽失。

潜在的领导者们需要从众多动机中汲取力量—不论这动机是高尚的还是平凡的,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是利他的还是利己的。他们面对的挑战不是如何压抑利己的念头和平凡的动机,而是协调、引导和控制它们。

由于种种原因,混合的、复杂的动机正是沉静型领导者成功的关键所在:
首先,如果他们的动机不是混合的,如果他们只是一味的利他或一味的牺牲自我,他们的努力不会那么持续,也不会那么卓有成效。
其次,他们需要有一个健康的关注自身利益的意识。必须要保持警惕,保护他们的恰当位置,保有对于决策的发言权,从而才能继续他们的领导。
在外部环境和内心世界里信奉复杂性的人,往往比那些试图粉饰这些难对付的事实的人,更有可能战胜日常的挑战。

找碴儿:在考虑高尚的动机时一定要扯上低俗的动机,看到善举时一定要联想到恶行。考察一个人的动机不是看他的动机是否纯粹,或者是否有英雄气概,而是它够不够好。

在开始改变世界的艰苦努力之前,即使只是小小不言的尝试,人们也必须确定他们到底有多在意这件事。关键的问题往往并不在于是非对错。换句话说,道德上的权衡是必要的,但还远远不够。关键在于一个人能不能充分地把某个问题当成自己个人的事来解决,来坚持,来承受,并持续下去。

我们往往应该为自己那些高尚行为感到无地自容,如果它们背后隐藏的全部动机被公诸于世的话。

这个世界常常表现出无从预料的、令人迷惑的一面,当信任脆弱不堪、许多人将生活看做一场游戏的时候,只有那些动机强烈的人才有可能真正取得成就。要想对实现他们的目标抱有任何希望,他们的动机就必须有足够好,并有足够的强度。

混杂的动机是长处而不是弱点。它们实际上给予他一种分清轻重缓急的能力,一种谦逊而警觉的态度,并帮助他在一个危险地带小心地穿行。

沉静领导之道的缺点之一就是谨慎的人不得不克制自己,只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但这往往无法完全实现他们的希望和抱负。

当问题暧昧不明、变幻莫测,当它在实际和道德方面都模糊不清时,复杂的动机就展现出重要的优点。也就是说当人们面对挑战,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不应该认为自己糊涂了或是无能的。动机复杂往往说明一个人真正了解了事态的发展,而这些动机可以帮我们指出前进的方向。

杰出的管理者的行为形容为“具体行为中相互冲突的力量、本能、利益、处境、职位和理想的综合体” 。能直觉地感受到周边环境的复杂性、细微差别和不确定性的人,往往会更好地控制局面。

对于那些想要在艰难的、动荡的、混乱的环境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的人们来说,有四条原则是非常清楚的。
1)做事要有主见,不要被混乱的动机弄昏头脑。
2)不要因为你的动机是混合而复杂的,就认为自己不能胜任,或者可以躲避领导的责任。
3)相信自己,也相信自己的动机,尤其在它们让你觉得无所适从的时候(内心的矛盾冲突往往告诉你一些重要的东西)。
4)在迎接一个严重的道德挑战之前,确保你自己的安全。

时间使湍急的水流变得平静而澄清:时间使人们与别人一同讨论他们的处境,然后自己把事情仔细地想个明白;时间使人们有机会去评价、认知自己的真正责任,使他们内心深处的本能浮现出来;时间给了人们观察和学习的机会,使他们理解人与事物之间相互作用的细微之处,在事态变化中寻找模式和机会。

卓越的领导者把纷繁复杂视为人生的真谛,并不急于求成。他们理解那句俗谚“人生如同战场,捷径即是雷区”的道理。因此,他们在做出决定或采取行动之前,通常会设法准备好一片缓冲地带。但这祥做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往往要求的是结果,是立即得到的结果。

负责任的管理者们经常玩的游戏可分为两类:权宜应急(Quick Eixes,以风险很小的代价争取到很少的时间,但这些时间刚好够你用)和战略拖延(Strtegic Stalljng,例如把所有人都卷进来和情境想定方案,这样争取时间会很多但是有风险,所以即使拖延不能使事情得到更有效的解决,也必须要有效减缓事态发展的速度)

在这样一个变动的世界里,有时候事态的发展瞬息万变,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供争取,而这就使有限的片刻变得更为珍贵。所以,一旦沉静型领导者得到了些许喘息之机,他们就会行动起来——克制地、谦逊地、耐心地。

沉静型领导者们在他们采取有风险的、不确定的行动之前,这些领导者们会做一件令人惊讶的事:他们会计算自己究竟掌握了多少“资本”。他们统计的并不是现金,而是一些更复杂、更重要的东西——政治资本(主要是指一个人在工作上的声誉和群众关系)。政治资本大部分的内容取决于别人心里的看法。由于没有人能够准确地计算它的数量或是将其放人金库,政治资本可以说是组织生活中的硬通货。当沉静型领导者们对某一棘手问题采取行动的时候,他们会非常关心他们在这件事上到底冒了多大的风险,大概能得到多少投资回报。

他们的想法更像是一个投资者,而不是一个想要成为英雄的人。

风险回报的方法包括提出和回答三个问题:你有多少组织资本?你拿其中的多少去冒险?对你和其他人而言,可能的回报是什么?
为了实现负责任的领导而采取的风险回报方法有两个缺点:一是它容易被人嘲笑和驳斥,二是它很容易被误解和滥用。

在大多数情况下,把整个团队的最高利益放在一个人的自身利益前面是正确的做法,即使这样做的风险可能是巨大的。在人生中,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必然需要担当一定的风险,但是这些风险是可以控制的。如果一个人有谨慎地渡过难关的勇气,就像我讲述的那样,他个人得到的潜在回报将是巨大的。

大多数英雄式领导的故事都遗漏掉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去掉这个因素,故事的叙述会更简洁,更生动有力,但代价是失去了现实意义和实用价值——跟你手头上要处理的那些事情联系不上。这个遗漏掉的因素,就是现今生活和工作中无处不在的技术上和组织上的复杂性。

他们之所以深入一些问题,是因为他们把那问题当做自己的事情。他们有所行动是因为他们非常关心,即使身处逆境,他们也会坚持到底。他们从不打算袖手旁观,把问题交给什么专业人士去解决。但是他们也谦虚谨慎:他们知道自己对哪些东西不了解,而且也并不打算用道德上的热情来代替复杂的事实。

复杂性制造出了一个精心策划的迷宫,并使它变成了藏污纳垢的场所。

当责任与复杂性错杂缠绕时,牢记一下4条训诫:
1)牢记你的责任(别让问题的复杂性模糊了你的责任,否则, 就会带来许多风险, 表现形式虽然各式各样, 但程度都很严重)
2)观察你的鱼(当你不放过任何细节和所谓“辛勤的、持久的工作”,你会有更多的发现)
3)不要孤军作战(避免在充当英雄的冲动下独自解决复杂的问题,再多的“观察那条鱼”的行为都无法替代训练、经验和专业知识)
4)不要害怕后退(如果你的头脑乱作一团的话就应该向后退,等待时机,争取更多时间,并且设法让恰当的人接手)

出现以下4种情况之一,说明你已经“深陷其中”需要迷途知返了:
1)你从咨询他人意见中找不到任何方向
2)无法用简单的、非专业人士都能听明白的语言来概括问题(一项有效的实验是拿出一张纸来。试着用一两句话来描述问题的基本要素。因为动笔——与讨论和沉思相反——使人不得不做到清醒和精确)
3)相互矛盾的直觉
4)那些有不断出问题的细节,就像拼图里老是拼插不进去的一块

中途放弃和不断深入钻研之外的其他选择
1)变通规则
当沉静型领导者遇到复杂的伦理困境的时候,他们遵循两个准则。其一告诉他们要严肃地对待规则。另一个则告诉他们要充满创造性和想像力地找出办法.既遵循规则的内在精神,同时又对其加以变通。
在困境中,这两条原则都很重要。只遵循其中的某一条都可能导致严重的问题(比如由于过分重视规则而逃避责任或者把过分寻求转圜腾挪的空间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
对沉静型领导者来说,严肃地对待规则并不意味着对它们逐字逐句教条地遵循。在复杂的情况下,沉静型领导者发挥主动性,相信自己的创造力,努力创建转圜变通的空间。他们处理伦理问题的时候,扮演的是创业者而不是办事员的角色。沉静型领导者处理问题的时候,抱持的信念是从现实出发的创造力,往往可以为负责任的行为创造出新的可能性。对于伦理上的两难境地,一种有想像力的、创业者式的方法往往能够帮助人们避免心痛如割的抉择,使他们能够实现所有他们珍而重之的信念。

2)投石审势,轻推渐进
沉静型领导者并不是对很长的一套步法和对方的应对手段智珠在握、了然于胸的聪明棋手。他们会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饱受不定因素之苦。但是他们在对待这些不定因素的时候采取的是一条特殊的途径。他们喜欢更谨慎、更有节制的思维方法和行动方法。他们不会充满自信地搜寻正确的答案,而是更关心如何能够找到最终得到合理的、可行的答案的途径。他们乐于把时间用在投石、观察、筛选和回应上面。在采取行动之前,他们会设法对某个环境有一定感觉,对事态发展有一定概念。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会逐步地推进。对他们来说,领导之道是一个过程,往往漫长而曲折,而不是一个戏剧性的或者英勇的事件。

3)妙手妥协
价值观很强的人是不会在原则问题和深厚信念上摇摆不定、做交易的。
道德原则是不可分割的。它们应该被英勇而坚决地捍卫,而不是被拿来“砍价”做交易。
他们把妥协视为对他们的想像力和独创性的挑战,视为艰巨的、严肃的努力。他们相信妙手妥协通常是一个学习和实践务实智慧的宝贵机会。在他们的概念中,最成功的妥协,与简单的调和分歧以及出于实用的考虑而牺牲重要的价值观之间,并不相干。相反,它们是持久而实际地保护和显现重要价值观的有力途径。

那些努力地对两难困境进行重新构建和组合的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假设。他们倾向于认为没有任何东西会像它最初看起来那么简单。 如果用足够的努力和想像力来处理一个问题的话,它的复杂性会显露出来,而随即其中隐藏的机会也会展现出来。他们会在事态的发展中寻找机会。他们会争取时间,明智地利用他们的政治资本进行投资。总之,他们会遵循前面章节中讨论过的大多数或者全部的准则,来达成妥协,表达和捍卫他们珍视的价值观。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就达到了领导之道的最高境界。

有一些如此深刻和基本的价值观,是永远不应该拿来进行牺牲或妥协的。

在某种程度上,沉静领导之道,可以看做一套工具,看做一些有效策略的集合,而以上提到的所有工具都有被滥用的可能:
1)把世界看做一个复杂不定之所,可以被当做不用心思考重大问题的借口;
2)变通规则可能成为逃避很明确的责任时的遁词;
3)争取时间和深人钻研则可能演化成拖沓和懦弱;
4)某些让步妥协出卖了基本的原则;
5)而一些人太过谨慎地使用他们的政治资本,太过缓慢地推进,到头来他们基本上一事无成。

而我们应该透过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来观察他们是什么人。
因此使用以上手段,必须要从三种不怎么起眼的美德:克制、谦逊和执着来出发。每一种美德都是一种思维和行动上的习惯,都能帮助沉静型领导者尽职尽责而卓有成效地使用手中的工具。
相反,克制、谦逊和执着这些美德看上去都太过寻常了。但是事实上,这正是它们的价值所在。它们是人们可以做到的美德。它们是人们思考和行动时熟悉的、自然的、合理的方法。最终的结果。
重要的美德是反复的、细微的努力累积起来的成果。

克制:
自我克制决不仅仅只是帮助人们避免出错。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高度的耐心和自制就很难有沉静领导之道。停顿和等待给人们时间去学习掌握,去发现分歧,去钻研复杂的问题,从正确的方向去接近事物。它们使人们倾昕直觉和良心的沉静声音,而这声音是极易被急迫的要求和强烈的情绪淹没的。
自我克制往往是寻求以创造性的方式解决难题的先决条件。它使人们有时间充分考虑问题,甚至为它们全神贯注、夜不能寐——而不只是运用头脑中一小部分的分析能力——去努力思索事情的真相和能够做的事情。解决难题的创造性的方法不会在管理者的头脑中像花朵一样自然盛开。它们往往是经过一段长期的努力的结果,需要人们去理解、计划,对一系列不断演变发展的、经常出现不测的事件加以利用。
沉静领导的克制是积极的、警觉的,而且往往是有创造性的。

谦逊
沉静型领导者是现实主义者,不会抬高他们的努力的重要性,也不会抬高他们成功的可能性。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争取时间、深入钻研问题,并且循序渐进地推进。对于他们知道的东西和他们在整个系统中扮演的角色,他们的态度是谦逊的。他们深知,事情最终的结果往往是许多力量共同作用而成。
个人的努力往往只是局势中的一个因素,即使在小事上取得进展也常常需要人们去奋斗。
对于“成功”和“胜利”的概念,沉静型领导者是表示怀疑的。他们认识到,许多值得去做的事情就像在沙滩上留下足迹一样,既不伟大,也难持久。他们很清楚地知道,最周密的计划也并非无懈可击。沉静型领导者倾向于用一种非常实际的、着眼当下的方式来迎接挑战(我们应专注眼前的工作,不要只顾远眺模糊的未来)。
我所努力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沙滩上留下一个足迹罢了。

执着:
人们真正关心的东西之间的差异很少是随机的或者突兀的,它们是个人化的、根深蒂固的,而且能够告诉我们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执着是重要的,因为沉静型领导者们常常会面对艰难的战斗,而在战斗中他们的力量相对薄弱。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独来独往的、被人孤立的,而且必须通过长期面艰苦的努力才能得到他们认为重要的东西。总之,他们的奋斗更像是一场长期的游击战争,而不是一次光荣的骑兵冲锋。
他们之所以行动是因为他们在乎。而他们之所以在乎则是由于强烈的动机——这促使他们前行。

沉静型领导者们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变通规则的途径,而不是打破它们。其他人则通过妥协的手段,在敌视的、疏远的群体之间架起了桥梁。这些不仅仅是认识到什么是正确的事情,然后付诸行动的做法。在这些行动开始的时候,正确的事情还并不存在。它需要孕育、创造,慢慢地通过长期、艰苦而执着的努力来构建。

每一个人都在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日复一日地通过无数细微的、常常不为人知的努力。
39 有用
1 没用
沉静领导 沉静领导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沉静领导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静领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