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武的记忆

紫书
2011-06-07 看过
      大三的时候,开始习武。
   因为我所学的专业的缘故,这门武术课是必修课程,也就是说它跟我的其他课程放在了同等重要的位置。考试不及格是要补考的。全班磨拳搽掌,等待看我补考的模样。
    从蹲马步开始,扎的是四平桩。第一天上课,李老师表情严肃,手持戒尺,稍一站高立刻被打下去。我身怯体弱,半分钟的四平桩扎下去,说结束的瞬间,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而考试及格是6分钟的标准四平桩,至少站够13分钟才算OK,我陡然感到天都是黑的,那天是哭丧着脸回到宿舍的。
    为了不补考,我们宿舍开始了集体扎马步,一早起床,大家都开始在阳台上找个位置扎上,姿态自然是五花八门了。另外还有部分学习内容是腿功。每次出腿的时候,自以为站稳了,李师过来,轻轻一拨,我们便摔倒在地。有一次有个高壮男生过去跟他推手,他手一粘一收一推,男生颓然倒地。
     李老师是少林俗家弟子,当时的省武术队的教练,他手下出过不少省级的武术冠军,表情严肃,传说抓人补考从不手软。我羞于去找他,觉得找他求情也是无用,上届师姐曾经在他眼前哭的梨花带雨,也改变不了她的补考结局,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扎大马步。
     后来他评论马步扎的最好的,居然是我们一个女同学,稳。站好桩之后,用腿试扫之,纹风不动,而我那时候充其量是站着能坚持住就算不错了。刚开始站桩,如万蚁噬腿,后来时间逐渐延长,然而到后期,依旧颤抖不已。我有次请教李师,我打太极拳速度过快,是为何故?他看了我一眼,你不曾静下心来,只顾着套路而已。
     到了考试那天,我战战兢兢,同学在后面给我掐着表,我站够了6分钟的标准桩后,果然在第8分钟开始颤抖了起来,整个桩姿完全变了,逐渐升高,同学在李师身后,不停地给我报时间,还有4分钟,还有三分半,最后13分钟一到,我立刻站了起来,腿一直在颤抖。那日最神奇的是,班长和团支书,一男一女,两个人抗上了,一直站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班长认输了事。女生们纷纷欢呼雀跃,耀武扬威。
     然而腿功我得了个全班最高分,这个是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没有人相信这一点,只有我心理明白是怎么回事情。那天早上,我担心我打不下来,于是泡了一碗人参汤喝了下去(当时我自高中起便经常服用此药,所以已成了习惯),再抓了一把ATP,算是中西合用的兴奋剂。所以那日打拳,唯独我的拳风分是满分。有人不服气,李师安然不动地说,她只有60分的力气,但是她全部打了出来,你虽然有90分的力气,但是你在整个过程中,只打出了75分,你说如何?
      这件事情,李师是没有想到的吧。算是我无形中舞弊了一把。然而习武的那一年,我身体好到几乎不曾用药,步态轻盈。整个班的同学都没有进入医院进行大治。后来课程结束,去见习的时候,我跳过公园的栏杆攀折合欢,真有身轻似燕的感觉。
       从此之后,我才真正对武术有了兴趣。有一次跟家师讨论武术的问题,他说,中国人的血统中,总是对武术有些源流的,所以你若教中国人习武,跟教外国人习武的感觉不一样。老外习武,总是招式对而感觉非。他曾在德国授拳,故有如此之叹。
       我在之后坚持站桩大概站了一两年左右吧,但是离开学校后,自己去扎马步,总有些诡异的况味。后来渐渐就少了。有一次颈椎不舒服,请胡师兄帮我推拿按摩,他说你不若习云手吧。然后反反复复地就学了一招云手,那时才感觉到,什么是腰带身动。此后云手便成了见到师兄的时候必然要演练的一招,每次想到要见师兄之面,赶紧连夜再温习一番云手,以免万一他一兴起,要跟我喂招,招架不住。这两年,他又修习了赵堡太极,想来更是从容了。有时候翻翻他当年专门给我录制的拳术记录,觉得很是惭愧。昨儿跟他说到这本书,他说案头之书,已经熟读了两遍了。
       同学老C还专门去陈家沟习了一年的陈式太极,我看了之后,并不是很喜欢,选哪一路太极,可能还跟心气有关系吧,总觉得陈式过于剽疾了些。加拿大的N师兄,是吴式太极,有时候想,假如还能聚会,大家各自演练一番太极,真是煞是有趣,只是我,估计最多是那个手持录像机的而已。
213 有用
2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9条

查看更多回应(79)

逝去的武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逝去的武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