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论《孔乙己》

SeaHoney
2011-06-06 看过
    鲁迅提过“余裕”这个词儿,而“余裕”则是日本近代文学巨擘夏目漱石的文艺理论关键词之一,王向远教授在他的《中日现代文学比较论》中对二人的“余裕”观做了比较,认为夏目漱石的“余裕”论具有佛教禅宗哲学的唯心论性质,夏目漱石完全没有看到“余裕”作为一种精神心理状态与客观环境和物质条件有什么关系;而鲁迅认为“余裕”取决于社会环境和物质条件——概而论之,漱石之“余裕”偏精神面,鲁迅则更看重其与现实的关系。但是,二者共有的特点是“把主体置于一种自由自在的精神的优位,对于客观的描写对象,既能入乎其内,又能超乎其外,不急不躁、游刃有余地审视、解剖和刻画对象,从而显示出一种潇洒自如的艺术风范来。”
    通俗点儿说,这个“余裕”就好比大师的“悠着玩”,大把可以自由发挥的空间,好似在进球前先在中场慢悠悠盘带十分钟……我之所以先扯了这么多“余裕”,其实是想提醒各位注意鲁迅写作时的“心境”,他的叙述进度在最开始时是多么缓慢而绕曲啊。
    “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P37)
    中间插入的“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一句于孔乙己的悲剧似乎无甚影响,但它对于全文的叙事基调来说却十分重要,这句话似乎更适合出现在散文中,这一句的存在对于小说的内容来说无足轻重,但却将叙事者悠然的心境展现出来,这是种聊天式的语气,仿佛叙事者一边呷酒一边和你攀谈。再往下看——
    “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温酒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P38)
    连续出现的“无聊”“单调”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只有无聊没事儿做,叙述者才能有一种“余裕”去观察别人,若是每天忙得跟苏州同里古镇河边的小饭店的老板似的,哪会有心思去体味闲人孔乙己的悲凉人生呢!鲁迅让“我”得了闲职是有目的的,为的就是空出一种“余裕”的心境去细致地观察孔乙己。

    鲁迅并不掩饰自己的情感倾向,但这种情感却披上了一层“零度叙述”的外衣,就如同在刚出炉的烧饼上抹一层冰激凌,这是一种“杂混”。同时,叙述者的冷静与读者的同情随着阅读的推进而不断发生碰撞,随之而来的是读者情感的“杂混”,读者被夹在冷漠和激动、冰与火之间。总之,叙述者超然的口吻、小说的悲剧性故事与读者对小说人物的哀怜之情,这三者间的“杂混”构成了小说独特而复杂的魅力。

    关于孔乙己形象的解构——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P38)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P42)
    鲁迅最开始极力突出孔乙己的“非主流”形象,将他与众人区别开来,写他的unique;但越往后,孔乙己在现实中的重要性就越发减弱,人们对他的冷漠、忽视和嘲讽在不断地解构孔乙己最初那看似不可替代的形象。从“唯一”的自我尊大的文人到无人理会(掌柜的只关心钱,而不是真的在乎孔乙己这个人)的落魄者,鲁迅先将孔乙己架上高空,再渐渐撤下支柱,使得孔乙己由高空直落泥沼,鲁迅的“撤力”过程以及这过程中显示出的巨大差异构成了孔乙己悲剧的重要侧面。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鲁迅自选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鲁迅自选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