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志愿者的快乐与悲伤

水湄物语
2011-06-06 看过
他在具有虔诚信仰的家庭中长大,他具有虔诚的信仰。他在大学里学文学,他痛恨文学被可怕的教育体制和文学评论撕裂和肢解,失去了原来的优美。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作家,但是在此之前,他想看看遥远的国度,也想为了他的信仰做一些工作。于是他选择作为一个志愿者,登上了去往遥远中国的旅程。
我想在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都是那么美妙。在电视里曾经看到过的美好山河,奇异风俗,善良热情的人们,以及为理想所燃烧的激情。
但是,如果真的开始了,也许又未必那么美丽。和平志愿队的1个月中文突击训练,他只能认识十几个字,校园里的人们热情而疏离,没有汉堡包,每天充饥的是奇怪的食物以及辛辣的味道。最糟糕的还是周围的那群人,他们围着他,注视他,嘲弄他,像围观动物园里的奇异生物。
但是,他还是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随着适应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乐趣。他终于在中国一个偏远地区的学校里,找到了莎士比亚和他所热爱的诗歌存在的意义。在美国,每一个关于那些熟悉的诗句,都肩负着沉重的历史和社会意义,而在中国,它们只是一些优美的诗歌,他们完全没有那些负担,自由自在地舒展它们美丽的存在。
最初围观他,并怀有一丝敌意的人群,也慢慢都变成了他的朋友,这种朋友当然不一定能够心灵相通,但至少相互理解,并且,在各种可能的尴尬和矛盾中,相互体谅。
当然,还有他的学生们。他通过自己的行为,影响学生,而他的学生们,也将会通过成为老师,影响更多的人群。这个国家或者有很多问题,教育或者有很多偏颇,但是人们从教育中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
然后,他再一次遭遇瓶颈,当他在掌握了一定的语言能力,生活习惯也有巨大改变的时候,当他想要更进一步理解这个陌生国度的文化、习惯、体制以及人们的思维时候,他再一次遭遇到了各种问题。他发现他的行为被政府监视和记录,他发现他的志愿行为遭到有些人的误解,他发现他的学生承载得太多压力,而远非他所能改变,他发现他仍然是一个外乡人,并将永远是一个外乡人。
这是文章在三分之二左右所叙述的,也是让我最动容的一些内容。那个一个满怀理想的人,遭遇 现实挫折之后,对自己和环境真正的反思。他在内心会问自己“这是环境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何伟还提到中国人的这种劣根性,例如文革期间,很多人会觉得自己不够革命,是自己的问题。这种性格是中国人的巨大适应性表现,但也永远妥协于现实)。
但是当何伟说中国人的时候,他也无可避免遭遇这些问题。是努力地与现实抗争,还是混完这2年的生活。他的选择是“适度的抗争”,这也是他所学到的中国式的智慧。
这种智慧是否正确,我也不知道。在中国,你对环境和体制的抗争永远可以让你头破血流,甚至不复存在。但是,永远屈服于现实又真的是解决之道吗?

这大概是所有满怀理想的志愿者都曾经遭遇过的事吧。在何伟的描绘中,我当然也看到许多以他的视角所解读的不同的中国。例如中国人早已熟悉的,宣传口径跟实际行动的背离。口头的集体主义和实际利己行为的矛盾等等。
但我看到更多的,则是一个满怀着理想出发的人,怎样在现实中消磨他的雄心,而又怎样在现实中找回理想真正的意义。
正如作者何伟自己所说的,涪陵作为他在中国的一个家,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完美,但是,也没有他中途所感受的那么糟糕。志愿者的生活,原不如他原来预期的可以改变这么多人,但也远远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关于这本书我可以说很多,但是我只想说这么多。
何伟是一个和平志愿者,何伟来到遥远的中国(涪陵即便对上广北的人来说,也绝对是一个穷乡僻壤),何伟一个月只挣1000元,何伟被中国强大的污染空气弄得百病丛生,何伟做了很多事情但还是被“组织”所不信任,何伟有很多朋友但是他内心仍然很孤独。
但是何伟他学会了中文。何伟他在思考,不但思考他所不理解的中国,也反思他所习惯的美国。何伟他在涪陵有他的玫瑰花(参见《小王子》),以后,无论在世界任何地方,在米兰,在罗马,在吉隆坡,只要有人说,“老板,来碗抄手”,何伟就能接上暗号,引其为同志。何伟实现了他的理想,虽然不是当初的那个单纯而完美的理想,但现在这个似乎更加坚强有力。
我觉得这就够了。作为一个满怀理想的志愿者,这就够了。
27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消失中的江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中的江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