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不尽的历史,抹不去的叹息——评《高岗传》

23号的脚步
2011-06-05 看过
                             流不尽的历史,抹不去的叹息
                                ——评《高岗传》

    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一直认为,历史其实一直有多种存在形态,大致可以看作“记载的历史”和“客观的历史”。两者的关系非常诡异,客观的历史若是没有记载,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历史的真实或许就被湮没;但记载的历史又因为各个时代的叙述者的各自利益的缘故,会被有所保留、有所纂改,甚至会被清弃。而顾说,对史料要“作严密的审查,不使它僭冒,也不使它冤枉,这便是我们研究历史学的人的任务。”而手头上这本《高岗传》其实正是在一种语言环境空气的转换下的产物,对于历史真相的尝试性拯救行动,对于未知者的责任性告知举动。
    隐而不告但却终又重显天日的历史,总是沉重的。而翻阅这本《高岗传》,我的心情也是如此。
    高岗的一生,其实与中国革命相连,其革命经历大致有几个节点非常注目:21岁(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36岁(1941年)荣升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40岁(1945年)奉命赴东北任北满军区司令员;44岁(1945年)后任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政府主席、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47岁(1952年),10月奉调进京,11月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主席并兼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49岁(1954年)2月在七届四中全会上受到揭露和批判,被控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8月17日,高岗自杀身亡;1955年3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全国代表会议通过决议,开除高岗的党籍。
    假如撇开革命这个字眼,只从他一个政治人物来看,47年的积淀,位至国家第五号人物,集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主席、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于一身,说他无功,那是很难得到他人认同的。但短短2年,却从巅峰跌至谷底,连《开国大典》画作中人物形象也被屏蔽,教科书中更是对此隐而不叙几十年。命运真是吊诡的神手,覆手为云,翻手为雨,只让后人唏嘘不已。
    戴茂林、赵晓光的这本《高岗传》,对于他一生中的最后两年,是采取一种理智而又稳妥的操作方式的,就是只尽可能地罗列所有能查找到的历史记录材料,不作妄评,不作生发性演叙,让读者自己去做一评断。但我却对于水落石出的那一刻表示淡然,是的,从巅峰到谷底,从被人追捧到万人指骂,这种失落、无助、恐惧,是会让人拿起那把指向自己脑门的枪的(高第一次自杀没有得逞),是会让人在严密监视下秘密攒集安眠药吞服而亡的。但问题是这恶果形成的因在哪里?他以前有过错误么?什么时候高岗开始有这样的种子,而这造成悲剧的种子又是如何生根发芽的?对此,我带着一种更强烈的好奇从书中反复回溯。而在这过程中一个与高大人物相悖的黑点越来越明显——高岗是好色的。
    其实从野史中,早就有这样的影子了。在2006年6月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马畏安的《高岗饶漱石事件始末》就早有章节流露:“50年代初期的东北,在一般干部和群众中,对于高岗私生活的腐化堕落,如果不是尽人皆知,也是流传极广的。高岗喜欢跳舞,喜欢在女人中间混。高岗善于也敢于向女人调情。高岗对女人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他的桃色新闻很多。一见了女人,尤其是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高岗的眼睛就放射出淫邪的光芒,在她们身上的女性特殊部位扫来扫去。”而进京之后,高岗并未对此有过分收敛。高岗在他的住地——东交民巷8号,经常举办家庭宴会和舞会。他的宴会,带政治性的居多,而舞会性质如何,从周恩来拒绝参加可见一般。据坊间传闻,高岗一进京开始搞家庭舞会的时候,总要让秘书通知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务必请总理光临。周起初是欣然前往的,但后来就再也没有参加过。至于原因,是对高岗在舞会上的低俗表现愤然。而在本书的一些散落的地方,读者完全可以找到对以上猜测的引证:一是“1934年1月初,高岗在正宁南邑堡战斗结束打扫战场时,见一窑洞内有一妇女,便上前调戏。此事恰好被红四十二师政治部主任黄子安发现,报告师党委”(书P46),被撤销师政委职务;二是在1952年全国“三反”期间,东北局相应毛泽东的号召大张旗鼓反贪污打“老虎”(贪污一万元旧币以上的就是“大老虎”),“高岗经常借到大连、哈尔滨等地检查工作之机,以工作为由找女人寻欢作乐。当时在东北育才中学工作的妻子李力群发现高岗有不正当两性关系后,多次对其苦口相劝。但频繁地在各种场合教育别人的高岗却并不能严格约束自己,他多次与人发生非法两性关系,在党内外产生了不良影响”(书P236)。
    而这样的情况,毛泽东并非不了解,当时“三反”期间,原鞍山市委书记和原东北党校教育处长以“东北一党员”名义向中央写信,反映高岗及东北个别干部贪污腐化、铺张浪费问题。接信后,毛只是把这封信在很小范围内进行传阅,并无任何实质性举动。看到这些我不禁深叹不已,或许毛是认为当时国内并未平稳,社会主义的建设处于关键时刻,高在西北、东北的威望无人可代,只能对此事隐而不发。可是这样造成的后患是无穷的,是不是也正以为生活中的随性无人监管,没有任何的惩戒警示,所以才会酿成后来高岗进京后乘南下修养之机而与林彪、陈云等私下谈心拉拢,酝酿与刘少奇的政治夺权斗争,这样的恶瘤后果呢?欲望是要靠约束的,而约束的方式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来自于内心的道德自制,一种来自于外部的因素他制。而将一位如此权力的高官仅仅指望他内心道德的约束自制,无非就是把他置于人性本能搏斗的角斗场,但我们都知道在人性面前,微小的个人往往是落败而逃的多。而外部因素的他制,当时靠的是什么?其实更多的就是长官意志,说得直接点到高岗这个官职级别的程度上,处罚与否其实也就是毛的个人意志。但问题是,当时的中国其实已经应该大踏步奔向法制社会的进程了,蒋介石的人治后果其实已经路人皆知,高岗的问题展现其实是个很好的转变人治观念、促进制度防腐、促进高官自律的极佳机会,但历史在这里打了个盹,于是高岗也在罪恶的欲望牵引下被推下了万劫不复之地。
    根据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的文章披露,毛泽东在得知高岗自杀的消息后,十分震惊和痛惜。毛泽东还对叶子龙说,本想让他(指高岗)还当个省委副书记,去陕北,保留党籍、中央委员,让他回延安工作,他也会愿意的,可是,迟了一步,没来得及讲。如此结局,我觉得遗憾。这事怪我啊!
       毛是在遗憾对于高岗的个人命运的处理,但如今,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更多的遗憾在于历史进程演进的一种痛惜。雅克•勒高夫说过,“拒不思考历史的民族、社会和个人是不幸的。……丧失往昔的人是不幸的。世人应当认识和尊重过去,以便建设符合情理的未来。”如何从这本展现个人命运的书籍中读到更多的对于现实的启示,并为现实做更多的改变,才是历史交给我们的真正的一种力量。
20 有用
2 没用
高岗传 高岗传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高岗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岗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