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而已

编舟
2011-05-30 看过
最近一周,我匆促上阵,应景式阅读了约瑟夫·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为什么说匆促,因为这样一本经典的著作,花费熊彼特四十年光阴对社会主义这个命题进行大量思考、观察和研究写就的一本书,花上一个月来多次细读也不为过。而我为什么选择这本书?完全是出于一种好奇心的推搡——熊彼特在论证资本主义为何最后走向终结并为社会主义所替代在此书中进行了深入阐述——他所阐述的理由与我们所熟悉的马克思的著说有着截然不同的视角。

这本书1942年在纽约和伦敦出版,是熊彼特生前发表的最后一本书。此书流落到中国,已然是二十年后,彼时,顾准曾经翻译过,当时,在国际层面,资社两大阵营对峙,冷战结局尚不明朗,而斯大林主义却以其对社会主义民主的破坏性,在苏联和东欧国家引发震荡和反思。而在国内,文革前后的各种政治运动,顾准是亲身经历和深受其害的,他于国家和个人的危难之际,翻译了熊彼特的这部备受争议的“异端之作”,同时间撰写了“读希腊史笔记”,所有的思考都涉及“国家政治制度”这个重大问题。

让我们重新回到顾准的内心世界对这些的思索吧,字里行间还留有他思考的余温:

直率地说吧,我认为资本主义还有生命力的原因,在于他们不限制,相反还在发展批判。假如,1929年恐慌时期,那些坚持前凯恩斯的经济学说的政党,下令禁止一切异端的思想,资本主义早就完蛋了。

资本主义不这样做,那里有各式各样的批判——越南战争、吸毒问题、青少年犯罪、种族歧视、水门丑闻、自由放任是恐慌的根源、3000美元或2000美元年收入以下的人是贫穷线以下的人等等。这样,就呈现出一种奇观,资本主义是一大堆罪恶的根源,可是这一大堆罪恶不断地被揭发,不断受到注意,老是在作一些大大小小的改良,于是,它虽然“气息奄奄”了,却老是混下去了,有的时候还显得颇为活跃。甚至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资本主义体系中,也起了一种揭发批判、促进改良的作用。现在英国的和世界各国的历史家对於拿破仑战争时代英国的童工(《资本论》对此作了痛烈的揭露),谈到时还是情绪激越,起码也要讽刺几句。在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家中,《资本论》还是一种重要的经典。不过着重的,总是它的批判部分。

……

可是,批判,归根到底还是在促使资本主义灭亡,不过1970年的资本主义,已经大大不同於1920年的资本主义了。继续揭发、批判、改良,归根到底,资本主义要被批判送终。

我看,资本主义不会通过暴力革命灭亡掉,这是因为它在批判一改良。但是它会在批判一改良中一点一点灭亡掉。

也许这种说法过于武断。那么改变一下:暴力革命也许会有,但那是瓜熟蒂落时期的暴力革命。

(1973年5月9日)

 

不错,我在顾准的这段话里清晰地看到了熊彼特的影子。我没读顾准的译本,有比较者说顾准版更好。关于译本,确实是一个读者能否信赖译者的问题,一个形容词有意无意会表达出某种情绪或者某种倾向,这种情绪或者倾向到底是作者的原意还是译者的理解或者附会呢?商务印书馆的吴良健是这本书的译者,有趣的是,这位吴良健先生还翻译过熊彼特一生的论敌凯恩斯的一些著作。

关于这本书的争议确实很多,毁誉参半。英国第一主流报纸《泰晤士报》曾将这本书列为近五十年最具影响力的百本书籍之一,并推荐为商务人士必读书目;与此同时,这本书批评的声音也不少,在一二三再版的序言里,熊彼特也吃了不少子弹,并忙不停地对这些质疑的观点进行回应。

在这本书里,熊彼特在和他拥有巨大研究兴趣的马克思比赛,比赛着一种预测未来的能力。人类社会未来的蓝图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图景展示在我们面前?现存的两种社会制度到底孰优孰劣?未开发的技术领域,经济和政府部门的不断官僚化,资产阶级道德和精力的逐渐减弱和消失,熊彼特抛出的这些图片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不可思议的前景吗?

一想到这本书发表于1942年,作为预言家,熊彼特在当时的确是无与伦比的。有评论说,当代左派可以作出草率的预测,认为资本主义正在走向灭亡;当代中间派则天真地希望,他们确信适度的政府开支可以立即,并且永久性地解决一切问题;而当代右派则作出凶险的预测,他们认为我们正在走向奴役之路。熊彼特的论断使得所有这些预测相形见绌。

言归正传,熊彼特在这本书里回答了三个问题,这是对于现代社会之演变的三个论断:其一,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熊彼特回答说:不,我不认为它能存在下去;其二,社会主义能行得通吗?熊彼特回答说:当然行得通;其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关系如何?熊彼特哈哈一笑:在我们所界说的社会主义和我们所界说的民主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两者之中任何一个都能够没有另一个而存在。

在这本书里,书的论证体系以一种清晰的逻辑展现出来,尽管这种论辩在最初理解起来比较蹩脚。熊彼特最先将马克思揪出来,对马克思冠以了各种形容词,包括“先知”、“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导师”,用了大概五十页的篇幅,这与熊彼特对马克思的态度是不可分割的,事实上,他看不起与同时代的凯恩斯,而将马克思作为隔着时代对话的智友。

接着,熊彼特将资本主义定义一番,然后指出,资本主义制度在经济上可能是成功的,但是在意识形态上却不成功。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的体系,正是它的成就破坏了维护它的社会制度,同时无可避免地创造了它活不下去的诸条件,这些条件强有力地让社会主义成为第一继承人。比如在经济上,企业家精神的颓失,利润的消弭与消失;最为根源的是,资本主义在意识形态上并不理想。他详细地描述了资本主义沉重身躯解体时候的样子,也正是在这一点上我持有疑惑和保留态度。

1.财产实体的蒸发使企业家和资本家将停止起作用。

2.资产阶级家庭的瓦解消除了对资本主义的支持。

3.反储蓄态度的出现,没有储蓄,资本主义没法生存。

4.没有人认为自己是资本主义的捍卫者。

5.资产阶级体制不再对资本家有意义,在进攻面前,他们会表现谦虚,让步并放弃战斗。

资本主义毁灭了自己。

第三篇里,他接着谈论社会主义。他认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核心在于“生产手段和生产本身的控制权都授予中央当局”,在这种定义下,熊彼特认为,国家和税收这两个概念都失去了意义。而文化体系却有着很大的自由度。在“过渡”阶段,熊彼特展示了他设想中的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进程,由能否通过社会主义性质的宪法而分为两种,当能通过时,这种进程是和平的,新的中央机构会采取赎买等政策渐进的完成资本的国有化。而当社会经济并未发展到该阶段时,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无可避免的要通过暴力手段强行推进。

第四篇里,他谈到了社会主义与民主的问题,应该说民主问题并非熊彼特思想理论的核心,他关于民主问题的探讨是源于他整个理论必须回答的一个命题,社会主义与民主的关系。在这里,他的精英民主理论以及竞争式民主观已成为西方民主理论的经典命题。在这里显然民主的本质也就仅仅是一种政治方法。在这种意义上来比较,古典民主观的追求更多的是“实体正义”,熊彼特的竞争式民主观的追求则更多的是一种“程序正义”。

在最后的篇章中,熊彼特谈论了社会主义政党史略,表现出他理论联系实际的一面,然而有批评者说并没有达到意欲达到的效果,而我对这一章并没细看。

整本书读完,还是觉得有一些收获,至少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最初的好奇心。而我自己的粗糙解读是不是流于一种主观而武断的读书印象,而未能理解熊彼特的心意也不得而知了。罪过罪过。

留此存照吧。
7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更多书评

推荐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