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只有你最懂

柠檬树下
2011-05-29 看过
世界,从地理学的角度讲,是由时间和空间组合而成的。也就是说,世界是特定的,逝去后难复存,留存下来的唯有记忆。六零后女作家卿卿的新作《你们忘了这个世界吗?》,堪称一本记忆之书,它所记述的那个世界代表中国那段坐标式的历史,绝对不容忘却。它不仅是卿卿耗尽三十年之精力撰写的成长杰作,也是献给所有经历过那场“十年浩劫”的中国人的回忆之作。

卿卿,也就是文中的“我”,以一位八岁女幼童的独特视角,呈现给我们一个疯狂的、无序的世界。书中以幼稚、顽皮的笔触讲述了文革期间,一家七口人,由于父亲被关进牛棚。妈妈携着五个孩子不得不从昆明迁居到湖南老家,那个遥远、偏僻、蒙昧不化,却有着一棵美丽红叶子参天古树的村落-栗山岭。如果“我”的故事是虚拟的,超现实的,那么本书或许还会让人读起来有些许快感。不幸地,那个残酷的世界真实存在过,甚至在那个年代被历练过的人们,至今尚能忆起手持命运号码牌等待判决的时刻,仍心存余悸。尽管女童以诙谐幽默的口吻叙述着珠儿般穿在一起的童年趣事,我却明明透过字里行间,读到了浸满血泪的人间悲剧。

那个十年,是轰轰烈烈的十年,也是颠倒黑白、疯狂迷乱、泯灭人性和扭曲心灵的十年。卿卿将十年的浩劫,浓炼成一家人前后二年间的流离生活,让读者有机会透过动乱对朴素平民生活的摧残,窥视到它的冰山一角。事实上,十年影响的是中国几代人的未来。在昆明时,家中派系斗争严重,父、母与大姐竟然分三派,本书就是以派系的武斗开头的。大姐和二姐都是追求进步的好青年,由于父亲的问题,大姐最终选择了远离家庭,打拼出一条打上历史烙印的人生道路。二姐为了担起缺少父母家庭的生活重任,将自己的身体拖到病残,终生抱痒。酷爱美术,生性潇洒的哥哥,最好的年龄都在栗山岭种地、捉鱼,回城后在理想与现实间做了艰难妥协。在栗山岭,堂哥的命运极具代表性,由于“大字报”事件所受的冤屈,那时的中国何其多也。乡村的愚昧,造成他与缨的婚姻悲剧,又在堂哥的心上披上一层霜,寞落一生。

这里,唯有“我”是不谙世事的快乐,童年的游戏就是用红领巾做手铐,用报纸做高帽的批斗表演。父亲关入牛棚,小女孩儿的内心就像伤口被撒了一把盐,再也无法无忧无虑地享受童年,生活教会了她什么叫忐忑不安,什么叫自我保护,什么叫逆境求生。这让我不禁想起匈牙利小说“恶童三部曲”中的双胞胎兄弟。她和他们的境遇何其相似,都是在颠沛流离中练习生存,不停地负伤与复原。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卿汉禾,这个心智略显低下的同龄本家小叔叔,却似一团烈火,让“我”辈感温暖,为栗山岭的日子增添了不少惬意。与卿汉禾在火车站一别,竟成永别。卿汉禾是为了遵守诺言,去资江边为卿卿放逐漂向昆明的小船时,失足跌落水中丧命的。没人为这个患有癫痫的男子的早逝惋惜,只有“我”心里知道,在她的生命里,只有他曾经走进她的童年的小世界,大声向她告白,不要忘记我们的这个世界!说这话的人不全是疯子。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要面对无数个小世界,现实的和梦想的;熟悉的和陌生的;俗世的和超脱的;别人的和自己。无论如何,他们都在内心深处默默祈求,希望有那么一个人,从自己的生命中走过,轻声说,你的世界只有我最懂。对于卿卿来说,他就是卿汉禾,他们在八岁的花季里,曾经互相拥有过,能够记住的回忆,永远都是那些美好的东西。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你们忘了这个世界吗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们忘了这个世界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